搜索 解放軍報

家里的有位愛藏軍功章的老兵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張修山責任編輯︰趙鐳餉
2020-11-26 12:41

休假離隊前,我小心翼翼地將疊好的軍裝和三等功獎章打包到行李箱內,準備回家時向家中的老兵們匯報。家里人算上我,總共有6個人當過兵,姥爺則是我們中兵齡最長的老兵。

姥爺參加過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抗美援朝戰爭。我從小听母親講姥爺是上過戰場的英雄,得過許多軍功章,但我從來沒見過那些勛章。姥爺把它們藏得嚴嚴實實,紅布包著、箱底壓著、櫃子鎖著。每當我央求他想看軍功章時,他總是慢慢卷起褲腿,露出兩條烏漆的小腿,說︰“這就是我最好的軍功章。”

1950年臨近冬天,姥爺跟隨志願軍第一批入朝作戰部隊,從江浙水鄉來到寒冷的鴨綠江邊。戰事緊急,姥爺和戰友們穿著單衣匆匆奔赴前線。在長津湖的冰天雪地中,姥爺和戰友們一動不動趴在密林積雪中,等待沖鋒的號聲響起。

姥爺的雙腿便是在那時凍傷的,除了烏漆的皮膚,他的小腿走路時也仿佛和腳踝固定在一起,僵硬得像木頭。平時,他穿長褲遮蓋住小腿,或是把襪子提得很高,鞋子的前腳掌總是比後腳跟磨損得厲害。

戰爭永不磨滅地印刻在了姥爺的腦海里。如今,93歲高齡的他,雖然有些糊涂,但說起參加過的戰役時,他能將時間、地點、人物、經過講得清清楚楚。

“當年為什麼想著去參軍?打仗不害怕嗎?”我曾問他。

“當時,村里人都積極報名參軍,我也不能落下。那會兒,我還在上學,我就逃學去找部隊。1942年去了一次,沒找到部隊,被老師領回家了。1943年我又跑去找部隊,總算找到了……”滿頭銀發的他,說起往事,眼角噙著淚花,目光卻格外堅定。

2008年,我追隨父輩的足跡來到軍營。在這些年的軍旅生活中,我無數次閱讀過那些艱苦卓絕又偉大輝煌的歷史,也多次作為教育者為他人講述過那些浸染著革命先輩們鮮血的故事。我時常想起姥爺那雙烏漆的小腿,內心滿懷敬仰。

不過,自始至終,姥爺都沒有把他的軍功章拿出來給我看。

2015年,為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姥爺所在的干休所組織拍照。他將那些軍功章拿出來戴在胸前,在鮮艷的五星紅旗前,努力挺直佝僂的脊背。年輕時像松樹一樣魁梧的他,隨著年歲增長,身體越來越瘦削,老軍裝穿在身上顯得空蕩蕩的。他精神矍鑠、目光深邃地看向鏡頭,相機仿佛變成了穿越時空的隧道,讓他重新回到了風華正茂的年紀。遺憾的是,由于當時我正在參加集訓,沒能親眼看到他的軍功章。

等到再次休假回家時,我對姥爺“死纏爛打”,他總算答應。那天,他從衣櫃最深處拿出那些紅布包裹著的、帶著一絲斑駁但耀眼無比的軍功章。當十幾枚大大小小的勛章整齊地排列在我眼前時,我曾在腦海里預演了無數遍興奮激動的樣子並沒有出現,而是安靜地一枚枚拿起它們,仔細端詳……

前段時間的一個周末,我一大早接到姥爺打來的視頻電話。視頻里,他穿著軍裝坐在輪椅上,特意把胸前一枚金燦燦的勛章拿到鏡頭前晃了晃。我定楮一看,紀念章上刻著“中國人民志願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周年”字樣。

姥爺又獲得了一枚紀念章!

今年年底,我因為在艱苦邊遠地區長期服役,將獲得一枚衛國戍邊紀念章。看到姥爺興奮的樣子,我笑著對他說︰“您有我也有哦,以後咱倆比比,看誰的軍功章更多。”

視頻那頭,姥爺開心地笑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