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臥底趙煒︰一道假命令改變東北戰局

來源︰人民網作者︰趙煒 康狄責任編輯︰王春艷2014-12-18 13:25

人生觀慢慢改變

畢業後,我作為少尉見習官,被分到了第五戰區的湯恩伯部的第31集團軍下屬的13軍獨立團機槍連訓練新兵。我和另外一個同學被選為代表,去見了第五戰區司令長官李宗仁,給他送了一面錦旗,並向第五戰區長官部報到。李宗仁住在老河口一位平民的房子里,房間很簡陋,沒有地板,鋪了一層蘆席,擺了一張辦公桌。李宗仁非常和藹可親地和我們握手,勉勵我們,他寒暄了幾句,讓我們和他一起照了張相就讓我們走了。李宗仁沒有架子,令人親近。

我工作的13軍獨立團實際上是補充團。我所在的機關槍連按理說有三個排,可是實際上只有一個排,全連也只有兩挺馬克沁重機槍。我在連里的職務是排長,可是我這個排有兩個排長,我是大排長,還有一個二排長。我的見習期滿了,正式升任中尉排長。我到了補充團半年後,一直沒機會上戰場,覺得待在補充團沒有意思,就和在三連當排長的同學一商量,兩個人決定脫離13軍,到陝西去投奔我們桂林分校的學生總隊的總隊長,他在陝西當師長。沒想到,我們千里迢迢趕過去投奔,卻被他狠狠訓了一頓。我們很喪氣,就又回到了河南老河口第五司令長官部所在地。我找到了同學、好朋友——在第五司令長官部當參謀的朱建國。因為我沒有工作,西北軍系統的池峰城的30軍正在招人,我準備過去當排長。朱建國把我勸住了。朱建國說,你不要去,就在這等著,等我給你找份好工作。于是我就在朱建國的住處住了下來。

朱建國在五戰區管參謀處綏靖組,這個綏靖組是專門對付共產黨的。雖然是國共合作時期,國民黨對共產黨還是有防範的,朱建國的綏靖組繳獲了很多中共印制的宣傳小冊子,有什麼艾思奇的《大眾哲學》、毛澤東的《論聯合政府》等。我閑得無聊,就看看這些書。朱建國下班回來後,我常常和他聊時局,聊人生。當時我還不知道,朱建國已經接受了中共的主張了。朱建國看中共的書看多了,就信服了中共的宣傳和理論。這段時間,我的人生觀也發生了很大轉變,也寄望于共產黨了。

李克農批準我的代號902

抗戰勝利後,我從國民黨第五戰區日僑戰俘管理處轉到國民黨東北保安司令部當少校參謀。我從上海取道天津趕赴東北。在天津我見到了在國民黨第十一戰區長官部當作戰參謀的朱建國。長談之後,我決定為中共做情報工作。朱建國讓我到北平見中共的情報員。

1946年3月份,在北平石駙馬大街89號,一個姓王的朋友家里,一個中等身材戴灰禮帽、穿灰布棉袍、穿圓口鞋、右手拿著一張報紙的男子來找我。他就是李克農手下的大將“石堅”,我倆在四合院的南房客廳里會面。他的面貌沒什麼特殊,平常人的樣子,穿戴像個商人,你根本看不出他是中共的地下黨員。

“石堅”問我,你打算怎麼辦?我說,我要參加共產黨的工作,請求上延安。“石堅”說,你現在到延安不可能,延安那邊也在打仗,即使你到延安參加軍隊,頂多當一個營長,你最多帶一個營。這次談話時間不長,大概也就半個鐘頭。我被“石堅”說服了,“石堅”說我應該向朱建國學習,留在國民黨軍隊內部搞情報工作。“石堅”最後和我約在西單附近的西黔陽飯館見面,然後他就走了。

第二天上午我早早地到西黔陽飯館找個包間,等待“石堅”的到來。我們利用吃飯作為掩護,進行了第二次談話。這次談得比較具體,主要是“石堅”給我交代工作︰你到東北應該怎麼樣工作,黨組織怎樣派人與你聯系,你怎樣把需要的東西交給情報員,等等。“石堅”向我強調︰做情報工作最重要的是“注意嚴守秘密”,一定要和自己的上線保持“單線聯系”,對任何人都不能泄露自己的身份,哪怕是自己的家人。

第二次談話,我們也只在一起三四十分鐘,就匆匆分開了。分手之前,“石堅”與我約好,明天上午在宣武門澡堂子見面。澡堂子叫什麼名字,我記不得了。第二天上午,我又早早地去了,與“石堅”見面後,要了個單間。脫衣服洗澡的時候,“石堅”指著身上的傷痕對我說,“這些傷疤是我在上海做地下工作的時候被國民黨特務逮捕後,他們打的,拿烙鐵烙的,革命者要有氣節,絕不能出賣同志。”我特別感動,當時覺得“石堅”真是共產黨人的楷模,我要向他學習,好好听他的話,以後一旦被捕,也要像“石堅”一樣堅貞不屈,不能出賣自己同志。

與“石堅”見面三次後,我成為了中共地下情報員,雖然當時我還沒有入黨。“石堅”上報李克農,李克農批準我為代號“902”的情報員。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