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臥底趙煒︰一道假命令改變東北戰局

來源︰人民網作者︰趙煒 康狄責任編輯︰王春艷2014-12-18 13:25

在東北保安司令部的日常工作

1947年3月初,“石堅”派地下黨員袁澤到沈陽與我取得了聯系。此時,我已成為國民黨東北保安司令部機密室的主管少校參謀。當時國民黨東北保安司令部佔據了沈陽繁華的商業街太原街西頭的一座五層樓的建築。我在二樓辦公,宿舍在三樓。為了防止國民黨沈陽公安局晚上查戶口,我把袁澤帶到了東北保安司令部的宿舍里過夜。國民黨警察是進不了東北保安司令部宿舍進行搜查的。

我除了主管機密室,還負責標示國民黨軍東北保安司令部參謀長辦公室里的東北作戰態勢圖。我每天要在地圖上標明中共和國民黨軍的佔領區域——用大頭針和藍色、紅色的閃光紙做成小旗子(藍色的小旗子代表國民黨軍團以上的部隊,紅色的代表中共軍隊團以上的部隊),把這些小旗子插到東北地圖上,整個的東北軍事態勢便一目了然。

我還負責編訂國民黨軍團以上兵力的駐地表,每個月要編一本,上面有國民黨軍團以上主官的姓名、代號、番號、駐地等。我打電話要某個部隊的時候,不說部隊的番號,只說代號,代號是使用數字表示的,有些時候會更換。這是國民黨軍保密的需要。該兵力駐地表由我每月印發給長官部各處室及國民黨空軍、兵站總監部及其所屬師以上部隊,屬于絕密。我現在還記得當時的國民黨軍的軍級部隊的番號——新1軍、新6軍、13軍、52軍、53軍,60軍、71軍、93軍。

第一次送出情報立下大功

我見到袁澤的頭一天就提供了一條重要的情報——我將國民黨軍第四次進攻遼東的詳細作戰計劃向袁澤和盤托出。新1軍22師︰“杜聿明擬糾集60軍、93軍、52軍和即將從熱河調至新賓的13軍共12個師12萬余人,在梅河口、三源浦、七道溝(即今渾江市)、通化、集安、長白山一帶,與我決戰,佔領我遼東軍區臨江、靖宇、撫松、長白根據地,以實現其‘北守南攻、先南後北’的戰略;其主力進攻部隊是13軍的89師與54師;集結地在新賓的三源浦;進攻日期,定在4月初。”我將計劃詳細交代給袁澤後,又冒著危險用小紙片畫了一張示意圖,交給袁澤帶走。

這是我第一次送出情報,第一次沒有經驗,“石堅”在北平的時候也沒有和我談到“密寫”技術,所以我覺得第一次送情報只能算是成功了一半,因為讓袁澤帶著這樣明顯的情報走,一旦被國民黨特務發覺,我和袁澤都跑不了。

本來我還想把最新編訂的國民黨軍的兵力配備表交袁澤帶走的,可是厚厚的一大冊太顯眼了,袁澤一次拿不走。我倆一商量,決定請求地下黨組織盡快在沈陽設立便于我對外發送情報的秘密電台。

一個假命令,重創國民黨13軍

袁澤回去一個月後,“石堅”就派沈秉權和呂淑蘭夫婦在離我辦公地點不遠的地方設立電台。我每個月偷偷帶一冊兵力配備表出來,交給他們,讓他們發給中共中央情報部。此時,杜聿明已經向國民黨軍參加這次戰役的各軍師,下達了集結地及進攻地點、時間的命令。我將國民黨軍的作戰計劃全部詳細寫出,交給沈秉權發往陝北。我不僅將作戰計劃報告中共中央情報部,還用一則假命令,滅掉了國民黨軍13軍大部。

13軍接到杜聿明的命令後,立即迅速從赤峰將其89師和54師調至沈陽。我為了摸清這兩個師到達沈陽及出發的時間,以看望同學為名,在沈陽南站上了13軍司令部的列車。

在那里,我找到了在該軍司令部任參謀的同學,暢敘闊別之情。我倆談得正歡的時候,13軍軍長石覺猛地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大聲責問我道︰“你是什麼人?誰讓你到車上來的?”我立即立正向他行禮,說︰“報告軍長,我是司令長官部的參謀,到車上看望久別的同學。”石覺厲聲吼叫︰“快給我下去!”他這種粗暴行為,使我和我的同學都十分尷尬,但畢竟他是個中將軍長,我們都是小小少校參謀,不得不忍氣吞聲,由他大聲怒斥。

下火車時,同學也不敢送我。回到司令部參謀處我立即起草一道命令︰“急電,石軍長︰你軍車運至清原後火速急行軍至新濱三源浦,迅速進入陣地,進行強攻,佔領蘭山制高點,不得有誤!”因為我大致了解,在蘭山腳下,我民主聯軍已布置好袋形陣地,正等待13軍鑽口袋呢!蘭山地勢險要,三面均為高山,呈凹字形,只要進山仰攻,必被全部殲滅。該命令經作戰科長、參謀處長簽字,參謀長趙家驤“畫行”,簽名,迅速發電13軍。所謂“畫行”即批準的意思。該軍到達清原後,立即以急行軍速度向新賓、三源浦進發,進入我蘭山陣地後,進行強攻。他們正好鑽進我軍布置好的“口袋”之中。89師及54師162團被殲滅。13軍遭到重創後,其殘部、北路南路部隊紛紛逃竄。

沒想到,我的這則命令直接導致了國民黨軍整個戰役的徹底失敗。這場戰斗在全東北戰場上也是一個極為重要的轉折點。因為這標志著杜聿明“南攻北守,先南後北”戰略的失敗,國民黨軍不得不從全面進攻轉入全面防守,東北民主聯軍則取得了戰略主動。

蔣介石大罵杜聿明指揮不力。杜聿明挨了頓臭罵,心里很惱怒,就回司令部查看是誰下達了這條命令。後來發現是我起草的作戰命令。不過,我一點事情也沒有,因為命令的電文稿上有作戰科長、參謀處長、參謀長的簽字。我作為作戰參謀,作戰命令是其基本業務。有這麼多人的簽字,也不好搞清楚,到底是誰的主意。杜聿明就在電文稿上寫下了“該參應予申斥”六個字,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