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大剿匪》

來源︰國防部網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5-08-20 10:23

容簡介︰

湘西是一塊美麗而義充滿野性的土地。自古以來,五溪林澤之間,多生草寇土匪。新中國建國初期,一場歷時三年的剿滅百年匪患的特殊戰役拉開了序幕。經過多年戰火洗禮的人民解放軍,在這深山密林、懸崖洞穴之中遇到了大批土匪的頑固抵抗。環境惡劣,匪勢猖獗,剿匪斗爭異常艱苦激烈……

兩位作家爬山越嶺、風餐露宿12個月,走遍湘西的山山水水,深入采訪當地百姓、剿匪英雄以及幸存的“匪首”。用獨特的視角,全新的寫法,揭開了湘西匪患的神秘面紗,向人們講述了一段並不遙遠的剿匪故事。

精彩書摘︰

1949年5月初,白崇禧發現從河南撤往湘北的張軫兵團有投共跡象,萬不得已,于5月17日放棄武漢,回師解決張軫。這時張軫先行一步率眾北進,並通電宣布加入中共第四野戰軍,回戈反擊白崇禧。無奈,白崇禧將華中公署遷到長沙。當時白崇禧的戰略部署是︰以張淦、陳明仁、黃杰兵團扼守武長路正面,徐啟明兵團守贛西為右翼;另以宋希濂部自沙市南撤至常德、芷江及湘西腹地一線為左翼,再加上從長江退人洞庭湖的海軍為輔佐,就構成了一條緊湊而堅固的防線,足以阻止共軍第四野戰軍揮師南下。

在這個戰略部署中,白崇禧和何應欽都認為國軍的左翼最為保險,可謂萬無一失。因為宋希濂擁兵10萬,軍械精良,其防地左依湘西百里大山,右傍浩浩洞庭湖,如果扼守要沖,共軍在半年內也不可侵入。湘西,成為一枚頗有分量的棋子。那時的白崇禧根本沒寄希望于湘西那些只會暴亂,只會放槍的烏七八糟的地方武裝和土匪。

沒想到3個月後他這位率兵百萬的戰將竟屈尊芷江用銀元收買人槍反共。

然而,戰爭中最令統帥們痛心的是部將不听調遣。

擁有10萬精兵的國民黨第十四兵團司令官宋希濂自恃是蔣介石的愛將,根本不听白和何的調用。不听命令倒也罷了,可笑又可恨的是宋希濂竟連招呼也不打一聲,擅自將全軍撤至鄂、川邊境的恩施。這樣,常德、湘西、芷江一線門戶大開。如果共軍乘機揮師南下,白崇禧的唯一一支主力即刻會被共軍層層包圍。行政院長兼國防部長何應欽听到白崇禧氣急敗壞的稟報,慌忙拿起電話,聲嘶力竭地命令宋希濂火速撤往湘西。

何應欽抓話筒的手有些顫抖,他喊︰

“希濂,國家危亡,軍令面前切不可兒戲,你必須即刻按計劃撤往湘西!”

想不到何應欽這位在黃埔系中的地位僅次于蔣介石的二號人物,在黃埔生面前也失去昔日的尊嚴了。

宋希濂回答︰

“我撤往恩施的行動是蔣總裁下的命令!”

宋希濂甚至沒叫何應欽一聲院長。

何應欽說︰

“恩施一帶並無敵人,你到那里去實無必要!湘西、常德一線異常空虛,你如不來,湖南戰事就不可收拾,你到恩施也是絕路。”

宋希濂說︰

“我管不了那麼許多,蔣總裁要我怎麼辦,我就怎麼辦!”

何應欽說︰

“蔣總裁已不管戰事,再說他現在不了解湖南局勢,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啊,希濂,要以大局為重啊!”

宋希濂說︰

“不可以,難道你要我違抗蔣總裁的命令嗎?”

何應欽說︰

“我是行政院長兼國防部長,負責指揮全國部隊作戰,你必須服從我的命令!”

宋希濂也氣憤地說︰“我就不知道什麼行政院長、國防部長。”

話一說完,“啪”的一聲掛了電話。

由于胡璉兵團的南撤和宋希濂之師的抗命,白崇禧苦心經營的“華南計劃”破產了。華中戰區的徹底瓦解,當然以共產黨迅速出擊湖南為標志。

所幸的是湖南省主席程潛和第一兵團司令陳明仁算做有仁有義之君,在他們醞釀起義之際,唐生智等力勸程、陳二人將6月只身飛來長沙的白崇禧扣押,獻給解放軍。但程、陳二人認為,人各有志,暗中對白下手屬小人之舉。再加之陳明仁原在四平之戰後蒙冤時,白崇禧曾向他伸出援助之手,于是,陳明仁阻止了許多人對白的異動,親自送白崇禧到機場飛離長沙。

決心給蔣介石效忠到底的白崇禧即使到這個份兒上也沒削弱抗擊共產黨解放軍的決心。他一面向蔣介石“電告”宋希濂的狀,一面在電話里向李宗仁匯報要建立“湘西反共根據地”的設想。他說,在衡寶線上消滅共軍主力的同時,要發動起湘西數十萬民壯與共軍周旋。白崇禧最後在電話里一連重復了三遍︰

“湘西!湘西!湘西!”

後來李宗仁在回憶錄里回顧這段歷史時道︰白氏返衡陽後不久,程、陳、唐遂正式聯名通電易幟。他們三人都參與白崇禧的華中戰略部署的機要,又都是湖南人,對本省地形和國軍的部署了如指掌。共軍5萬余人遂在叛將指點之下,入侵湖南,威脅華中戰區的左翼。白崇禧因早已預料及此,他在返抵衡陽之後,即將湘南防務重新調整(之前在芷江召開了軍政聯席會議——作者)。入侵共軍競墮入白氏預設的包圍圈中,被國軍包圍于寶慶以北的青樹坪。血戰兩日,共軍終被擊敗,為徐蚌會戰以來,國軍所打的唯一勝仗。自此共軍為整理部隊,消化既得戰果,對白部不敢輕犯,白崇禧因得在衡陽一帶與共軍相持達三月之久。

時至今天,白崇禧當年要立足湘西的戰略部署也應該被看做上策,然而時局所趨,國民黨眾叛親離,白崇禧固然是一個有遠見的戰將,但倒行逆施,最終落得個“苟且偷生,慘淡晚年”,他在湘西收買的各路“英豪”,根本經不起解放軍一捎一帶,號稱10萬的“民壯”武裝便土崩瓦解。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