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冷戰”秘密︰美頭號間諜潛伏俄35年

來源︰參考消息網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5-12-01 09:43

2015年8月,二戰結束70周年,但隨之開始的“冷戰”又將世界劃分為兩大陣營。隨著當年的一些秘密逐漸被揭開,這場對抗的重要性也日漸凸顯。

1945年5月,在城市的廢墟之上,在一張張饑餓卻帶著無比喜悅之情的臉孔背後,歐洲人正在歡慶二戰的結束——盡管這場世界大戰的真正結束還要等到8月15日日本投降之後。這是一場殘酷的戰爭,看上去如同“世界末日”︰一座座城市、一個個國家在戰火當中被摧毀;一個個人類遺產在戰爭中被擊得粉碎;7000萬人在戰爭中死亡——多麼令人毛骨悚然的數字!然而,在浩劫的背後,戰爭遺留下的那些國與國之間不合的火花卻依舊在閃爍。另一場將會持續多年的戰爭悄然開始,同樣也造成了數百萬人喪生。

這場在資本主義的美國和共產主義的蘇聯之間的戰爭遲早會開始。掌握著絕對超級大國地位的美國發動了螺旋式的失控的秘密戰略,用盡各種手段和蓄意的戰爭,想要鏟除被蘇聯越做越大的“共產主義魔鬼”。而共產主義陣營也在用著類似戰術對付美國。

就這樣過去了幾十年,世界上許多彼此並無關聯的地區都遭到了破壞,但造成破壞的原因永遠都只有一個。雖然美國前總統羅納德•里根和前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在1989年12月馬耳他召開的峰會上正式宣布冷戰結束,但對于這場尚未真正結束的沖突還有很多值得了解的事情。

當二戰戰勝國在雅爾塔和波茨坦會議上籌劃著如何在戰後重組世界時,人們卻忽視了點燃“冷戰”的點點火星。那還是1945年的時候,英國首相丘吉爾——這個雪茄和華麗辭藻的專家向世界拋出了“鐵幕”一詞。但其實當時的丘吉爾本人其實對接下來的這場戰爭也並無頭緒,那是持續了幾十年的相互摩擦,彼此掙扎在控制與被控制當中。那也是間諜輩出的時代,當然也造成了無數的犧牲品。

美國人與蘇聯人之間並無公開對抗,但在幕後卻存在著各種戰爭、小規模的對抗和為對方策劃的一場場政變。是的,兩大陣營之間存在的是毫無掩飾的思想爭辯。而在這場斗爭中,美國人要多過蘇聯人,實際上美國人在二戰中幾乎沒有損傷,而蘇聯人卻有2700萬人喪生。杜魯門總統借“杜魯門主義”宣告打擊共產主義的“必要性”。

直到朝鮮戰爭爆發,“冷戰”才真正顯示出它的溫度。從此之後,盡管艾森豪威爾和赫魯曉夫都發表過有關反軍備競賽的冗長演說,但在匈牙利爆發的反蘇聯統治、西奈半島戰役中美國炫耀核力量以及媒體對古巴導彈危機鋪天蓋地的宣傳背後都能體會到“冷戰”的溫度。

如此之多的沖突對于間諜來說可謂“天堂”,他們的真實生活雖不像007那樣驚心動魄,但他們當中的一些人所經歷的意想不到的情況卻比電影更加驚險。毫無疑問他們都是歷史上最著名的間諜,現在我們也知道了他們所經歷的冒險其實早在二戰之前就已經開始。早在30年代,“劍橋五杰”就已經開始了他們的職業生涯。這幾位出身顯赫卻受到當時社會主義狂熱思潮感染的英國大學生在過著外人看似舒適生活的同時,將情報傳遞給了蘇聯克格勃。在他們的故事中不乏那些最經典的“橋段”︰酒、美女、雙重間諜、奢華……

就像美國中央情報局花名冊上的一些前納粹人員一樣,“劍橋五杰”並沒有被抓住。這些前納粹人員甚至被招募到馬里蘭州接受訓練,以便有朝一日入侵蘇聯。當然,他們當中沒有一個人能超過代號CG 5824-S的莫里斯•蔡爾茲,他被認為是美國頭號間諜,他從克里姆林宮向華盛頓傳遞情報長達35年。。

蘇聯人則掌握了綽號“埃里克”的奧地利科學家恩格爾貝特•布羅達。此人負責將核機密從倫敦傳遞給莫斯科。在克格勃和英國軍情五處的秘密檔案披露之前,“埃里克”的工作一直是無可挑剔的。

兩大陣營中都有西班牙人在為其服務︰加林德斯為美國人充當間諜,而杜蘭則為蘇聯人服務。兩個人的生活和工作的交叉點就是紐約聯合國總部。加林德斯成為多米尼加共和國策劃的一次綁架事件的犧牲品,在多米尼加獨裁者特魯希略的命令下加林德斯在該國遇害。而軍人音樂家古斯塔沃•杜蘭成為約瑟夫•麥卡錫制定的共產黨名單中的一員,但最終又被刪除。在這場政治迫害中,美國的羅森堡夫婦卻沒有如此的好運。他們二人被指控向蘇聯人傳遞核彈秘密情報,在1951年未經嚴格審判的情況下被處以死刑。1960年美國飛行員弗朗西斯•加里•鮑爾斯駕駛的U-2偵察機在飛越蘇聯領空時被擊落,他本人在蘇聯被捕並參加勞動改造。“美國最大的叛國者”、前中央情報局官員和情報分析員奧爾德里奇•埃姆斯也被判處終身監禁。他本人聲稱是出于個人利益向前蘇聯和俄羅斯出賣情報。

冷戰中的一個公開秘密就是氫彈的研制。美國在冷戰中研制了氫彈,1952年在馬紹爾群島首次試驗成功。氫彈技術在里根和撒切爾80年代推動的軍備競賽升級期間進一步得到完善。在此期間,B-1“槍騎兵”戰略轟炸機,以及帶有諷刺意味名稱“和平締造者”的導彈相繼研制成功,“星球大戰計劃”也是在這一時期推出。該計劃的目標是在太空軌道上建立一系列衛星,通過內置的各種武器攔截任何可能出現的敵方導彈。在得知美國的這一軍事計劃後,蘇聯做出了它一貫的反應︰“能源”號運載火箭和“暴風雪”號航天飛機,以及“和平”號空間站作為一項科學軍事計劃誕生了。

對于美國中央情報局在“冷戰”期間委托洛克希德公司生產的A-12偵察機,人們到目前才對它有所進一步的了解。這種偵察機曾廣泛應用于朝鮮和越南戰爭,而且似乎在近來的敘利亞危機中還被重新啟用。對于一些生物武器及其從未停止的研發工作,人們也是逐漸才了解一些內幕——盡管“冷戰”的兩大陣營之間為禁止生化武器的使用簽訂了各種協議。

在有關外層空間的問題上,至今仍有很多人認為阿姆斯特朗和阿爾德林的月球漫步根本都是假的。蘇聯人的“斯普特尼克”衛星、小狗萊卡和加加林早就領先美國人一步登上了月球,而美國航天局和“阿波羅”號也只能這樣做。因為缺乏資金,加上沒有取得什麼值得稱贊的具有探索性的成果,太空競賽宣告結束。競賽是結束了,但卻留下了眾多可以出售的技術和裝備。1946年的微波爐;1947年,電腦和晶體管;1948年,尼龍搭扣維可牢注冊專利,此外還有全息攝影術和寶麗來一次成像照相機;1950年,信用卡和復印機問世;1953年,第一艘核潛艇誕生;1955年,光纜發明;1960年,激光技術開始應用。

進入60年代,尼克松和勃列日涅夫討論並開始了所謂的“緩和政策”,原因是1968年在布拉格和巴黎,在美國的大學校園都相繼爆發了學生運動。然而,和平依舊沒有到來。70年代,在《第二階段限制戰略武器條約》簽訂後不久,1978年所謂的第二次“冷戰”爆發了,就在里根和撒切爾提出要重新武裝,以“對抗邪惡帝國”的時候,蘇聯人入侵阿富汗。就在蘇聯如同紙牌一樣轟然倒地時,正陶醉于自尊心當中的資本主義陣營感覺自己似乎已經無所不能。

1989年的馬耳他峰會真的標志著冷戰的結束嗎?似乎只是表面上如此。隨著蘇聯解體帶來的一系列混亂不堪的狀態,地理概念也發生了改變,而且從此以後似乎為資本主義敞開了整片天空。盡管共產主義敵人已經消失,但獲勝的資本主義制度仍舊希望能有一個對手。于是歷史發生了扭曲,伊斯蘭恐怖主義出現了。有說法認為,伊斯蘭恐怖主義是受到想要在昔日殖民地搞好關系的德國人的暗中召喚,在80年代又被里根政府所利用,用來對付左派的任何有可能的企圖。然而,這個共同的敵人似乎並沒有把昔日的兩大陣營團結起來,烏克蘭危機就是最好的證明。

遠去的“冷戰”早已不是意識形態上的對抗,像歷史上所有戰爭沖突一樣,它原本就是純粹的經濟和野心的較量。(編譯/王萌)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