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軍長征不中埋伏竟因這項本事太突出

來源︰人民網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6-02-17 09:56

資料圖

在萬里長征途中,紅軍時時受敵重兵圍追堵截,卻未中過一次埋伏,在國民黨軍設置的包圍圈中都能準確地找到空隙鑽出,這主要是依靠電台偵察及時掌握了準確的情報。

當年紅軍電台有一條基本要求︰“人在密碼在,人亡密碼亡。”遇到危急關頭,首先砸電台毀電碼。機要人員都會毀掉一切機密,直至犧牲也不泄露。國民黨軍隊被紅軍成師、成旅地消滅時,卻一再出現電台連同密碼一同被俘獲的現象。長征期間曾任紅三軍團長、紅一方面軍司令員的彭德懷說過︰“憑著紅軍指戰員的英勇和出色的偵察工作,才免于全軍覆沒而到達陝北。”

獲取敵情以情報做基礎

紅軍長征的先頭部隊中,有一批偵察兵,抓舌頭、化裝探路立下了大功,不過這類偵察一般只具有戰術價值,很難了解到敵軍高層計劃和整體部署。在長征途中不間斷地偵破國民黨的密碼,才是紅軍偵察工作最出色之處。如今,塵封的檔案已公之于世,那些隱蔽戰線英雄的歷史功績也終于可以大白于天下。

1976年深秋,原紅四方面軍總指揮徐向前同當時的中央調查部長羅青長談起了情報工作說︰“《長征組歌》中不是有這麼一句嗎?'毛主席用兵真如神'。不錯,毛主席用兵確有過人之處,但他也是以情報做基礎的。”“紅軍之所以敢于在雲貴川湘幾個老軍閥的防區內穿插往返,如魚得水,就是因為我們在龍雲、王家烈、劉湘、何鍵的內部安插了我們的人,並且破獲了他們的密碼。”

1929年,周恩來便在上海秘密組建無線電人員培訓班,並委托蘇聯幫助訓練了一批電台工作人員。蘇聯的無線電偵破和保密技術,在世界上已處先進之列,中國共產黨的無線電通訊工作從建立之初,便體現了引進國外先進技術和本國人員艱苦奮斗相結合的精神。打入國民黨高層和特務機關內的中共中央特科人員,也智取了敵核心部門的一些密碼本,不僅以此譯出許多重要情報,也掌握了其編碼規律。

進入上世紀30年代,中央在蘇聯和國內培訓的電訊人員被分派到各支主力紅軍中,他們結合學到的技術和獲取的敵情,又結合實踐刻苦鑽研,終于掌握了破譯敵人密電碼的獨特方式。破譯成功率幾達百分百紅軍從1931年的第二次反“圍剿”開始,便開始截獲破譯國民黨軍的電碼,使毛澤東、朱德等領導人在指揮第二、第三次反“圍剿”時對敵情了如指掌。不過到了第五次反“圍剿”期間,國民黨軍各部大都在蘇區周圍相對固定的位置作戰,主要靠有線電話指揮,紅軍便難以全部掌握敵軍的指揮和部署情況。

長征開始後,敵我雙方的軍隊都在時時運動之中。由于當時國內沒有建立有線電話網,蔣介石對國民黨軍各軍、各師下達命令主要通過無線電報發送。此刻,紅軍的電碼破譯活動達到了最高潮,敵軍的電令大多數都能截獲,破譯成功率幾乎達到百分之百。例如紅四方面軍的電台台長宋侃夫,內部外號“本子”,意思是他拿到電台收到的國民黨軍電碼,不用查對密碼本,便能心中有數地把它的內容念出來,基本上不會有差錯。

在中央紅軍長征時,負責電訊偵察的軍委二局提供的一個個準確情報,幫助中央擺脫了危險。如湘江之戰後國民黨軍在湘西設下口袋陣,一渡赤水後川軍以三十多個團在長河南岸準備攔截,過大渡河前敵軍在大樹堡一帶布有重兵等情報,都使毛澤東等領導人下決心迅速改變前進方向。長征結束後,毛澤東高度評價和贊揚曾希聖和他領導的軍委二局說,沒有二局,紅軍長征是不可想象的。有了二局,我們就像打著燈籠走夜路。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