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午戰爭日本收買路透社 一篇606英鎊

來源︰中國廣播網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6-03-13 02:03

圖為當時媒體對甲午戰爭報道剪影。

戰爭中的輿論意味著什麼?意味著人心向背,意味著軍心士氣等。由此,這一本來與炮火硝煙相隔甚遠的文化形態,卻與戰爭過程如影隨形,讓瞬息萬變的戰場動態更加撲朔迷離,以致深刻影響著一場戰爭的走向。

甲午戰爭中,相比于清朝政府對輿論宣傳的漠視與放任,日本主動操縱現代傳媒工具,讓反復傳播的戰爭謊言深深影響了社會公眾和國際輿論,在不見硝煙的戰場上佔據了優勢,在一定程度上加速了清軍的敗局。

時至今日,當我們再次翻開與甲午戰爭有關的報紙、圖片、文件,去審視戰場背後的聲音時,那一幕幕讓人悲憤無奈的事實,又能讓我們想到什麼呢?

由于清廷與日本政府輿論較量上的失敗,加快和加重了一場原本正義戰爭的敗局。鑒古知今,甲午戰爭中那個沒有硝煙的戰場也讓我們殤思……

日本早在對朝鮮進行戰略包圍時,就將輿論宣傳上升為國家戰略。他們曾秘密聘請美國《紐約論壇報》的記者豪斯作為國家輿論宣傳的總指揮,制定的策略就是把中國和日本“包裝”成野蠻與文明的代表,並有計劃地引導西方媒體形成共識。如經過策劃,《紐約新聞報》就曾發表評論說︰“中國的戰敗將意味著數百萬人從愚蒙、專制和獨裁中得到解放。”

戰爭期間,日本高度重視和收集國內外輿論信息。外務大臣陸奧宗光就常常詢問工作人員︰“國內外報紙之評論如何?乞來電。”日本駐其他國家的公使也積極收集當地的輿論信息並及時匯報。如日本駐俄國公使在發給他的電報中說︰“關于朝鮮問題,該地各報之評論已于本年七月二十日,以第三十五號相告。……現將目前足以窺知該國人對我國一般之意圖,概要譯述如下,供您參考……”

日本朝野有組織、有計劃地通過新聞媒體,向本國人民灌輸“朝鮮獨立論”“義戰論”“文野之戰論”和對中國的“蔑視論”,以營造國內支持戰爭的輿論氛圍。如日本《郵便報知新聞》在1894年6月6日的社論中就叫囂︰“我帝國必須援助朝鮮,並有堅決維護其國體之決心”“此實為我帝國之天職,順天之責任”。緊接著《北國新聞》《朝野新聞》《東京曙新聞》《東京橫濱每日新聞》等報刊也隨聲附和,為軍事侵略“正名”。

反觀清政府在戰爭期間由于對國內輿論的不聞不問,致使輿論到了混亂的程度。戰前,國內報刊上既有主張加強海軍建設,積極備戰的,也有主張希望派特使去努力尋求和平的;既有重復過去那一套痛罵,並宣稱不久將徹底消滅日本的自負言論,也有對戰局悲觀預測的文章。在外國人看來,當時的國內輿論是“無知、自負和可笑的”。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