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諜終結者羅賓•史蒂芬斯 記錄至今沒人打破

來源︰環球軍事作者︰岳小光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6-03-17 08:52

鐘情冷暴力導致聲名狼藉

戰爭結束後,史蒂芬斯迅速迎來了人生的低谷。原因很簡單,已經沒有那麼多間諜可供他審訊。諾曼底登陸時,史蒂芬斯的權力曾經盛極一時,就連軍情五處的高層領導也要讓他三分,對他提出的各種要求一一滿足。然而,隨著戰爭的結束,加之史蒂芬斯平時為人傲慢自大、性格古怪,除了死人幾乎沒人能和他和平相處,軍情五處開始有人認為,繼續維持“020號營區”是一種資源浪費,甚至有呼聲要求把這個居功自傲的“獨眼龍”派到德國。最終,史蒂芬斯被派往德國巴德嫩多夫監獄負責審訊戰犯。

1945年8月1日,英軍從美國人手中接管了這一地區。當地村民被告知在幾個小時內收拾好行李物品,無條件搬離村子。整個行動的總指揮正是時年45歲的“鷹眼”史蒂芬斯。巴德嫩多夫監獄臨近德國漢諾威市,從1945年8月至1947年7月關閉前的22個月里,這里先後羈押過416名犯人。

史蒂芬斯盡管一直倡導非暴力審訊,但是在德國卻一反常態,開始縱容下屬胡來。在他眼里,一方面他成了辦公室政治的犧牲品,人在壯年卻是郁郁不得志;另一方面,他認為沒必要為這些沒什麼情報價值的戰犯浪費心血。史蒂芬斯曾夸下海口,他能讓犯人說出一切。這次他總共帶來了20名審訊官,12個英國人,其余的8人則是逃到波蘭和荷蘭避難的猶太難民。個別檢察官曾表示反對,因為這種人員搭配很難保證審訊行為能夠保持公正客觀。

最初,大部分來到這里的人都是納粹黨徒,盟軍試圖通過這種方法防止在剛剛解放的德國出現任何納粹暴動。到了1946年末,這里開始關押大量所謂的蘇聯間諜。很多人事實上只是德國左翼分子,還有一些是生活在蘇軍管控地域翻越圍牆時被抓獲的東德居民。史蒂芬斯的任務則是甄別他們是不是蘇聯間諜。

同“020號營區”相似,所有的囚室都裝有竊听器,犯人們任何的牢騷、抱怨都會被記錄的一清二楚,事後還會同審訊供詞相比較,看看他們是否有所隱瞞。曾經有囚犯被迫在零下20度的地面上睡3天,最終因為凍傷不得不截掉4根腳趾。

周邊的醫生經常抱怨,送到他們那里急救的囚犯,個個髒兮兮的,神情恍惚,身體不同程度地遭受損傷。很多人長期因為饑餓,身體枯瘦如柴。到1947年,戰俘營的人員和經費大幅縮減,警衛人員被抽走一大半,大量囚犯長期遭受虐待和營養不良。兩名犯人甚至因為營養不良死在醫院里。

隨著抱怨聲不斷增多,以檢察官湯姆•海沃德為首的調查團被派來調查這些指控是否屬實。在海沃德向政府遞交的調查報告中,對這種成體系地毆打犯人、虐待戰俘的行為感到震驚。最終證明,囚犯對于監獄看守的各項指控完全成立。史蒂芬斯和其他4名負責人相繼被逮捕,而巴德嫩多夫監獄也因此被關閉。

史蒂芬斯和其他負責官員面臨法庭的多項指控。對史蒂芬斯最大的指控就是玩忽職守,縱容下屬虐待囚犯。然而,英國工黨政府卻是進退兩難。一旦爆出虐俘丑聞將會給政府帶來毀滅性的政治打擊,政府高層極力想要將事情盡快處理掉,息事寧人。

法庭最終舉行閉門听證會對案件進行審理,在法庭上,史蒂芬斯面對各項指控均坦然處之,聲稱自己是在情報機構的授意下行使權力。盡管公訴人一再指責發問,史密斯最終還是被免除兩項指控,宣判無罪。

史蒂芬斯雖然擺脫了各項罪責,但是迫于議會壓力,他被調離戰俘營,從審訊官崗位上徹底“金盆洗手”。一度賦閑在家的史蒂芬斯曾經向軍情五處申請,準備在對俄情報戰中再立新功,無奈的是,沒人敢再起用這個聲名狼藉的“鷹眼”。史蒂芬斯的工作申請最終石沉大海。半年後,作為海外聯絡官,史蒂芬斯被派駐到加納的阿克拉,他輝煌的“情報”生涯也就此畫上了句號。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