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暗戰揭秘︰日軍特務企圖破壞八路軍炮彈生產

來源︰中國共產黨新聞網作者︰張海鵬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6-04-18 15:26

1944年6月以後,隨著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節節勝利,日軍在中國戰場上已完全處于守勢,以前每年冬季對我敵後抗日根據地的大“掃蕩”,此時已心有余而力不足了。為了扭轉敗局,日軍挖空心思,不斷派出特務,千方百計地潛入我抗日根據地進行各種破壞活動。在我冀魯豫軍區第二軍分區戰區,由于忌憚八路軍火炮的威力,日軍在八路軍制造炮彈的炸藥上打起了歪主意……

扣押嫌疑日特

1944年5月,八路軍冀魯豫軍區與冀南軍區合並,成立新的冀魯豫軍區。6月,冀魯豫軍區遵照中央軍委的命令,對日軍不斷展開攻勢作戰,殲滅了大量敵人,收復了大片國土。特別是第二軍分區,在戰場上屢屢動用一門92式步兵炮,讓日軍吃盡了苦頭。日軍惱羞成怒,又無計可施,于是在這門大炮上動起了歪腦筋。

1945年春節過後,一天早晨,天剛蒙蒙亮,時任冀魯豫軍區第二軍分區政治部鋤奸保衛科科長的申健生,在睡夢中突然被急促的報告聲喊醒,警衛員對他說︰“董政委(即冀魯豫軍區第二軍分區政委段君毅,抗戰時期為便于開展工作,曾改姓董)有急事找你,讓你馬上去。”

申健生忙起床去見董政委,了解了情況。原來,我黨的秘密情報人員向董政委報告,河南範縣西關有一個名叫孫少勛的商人,近日從濟南領來一個日本商人。孫少勛四處放風說,這個日本商人在濟南曾多次幫他買過奇缺商品,就是八路軍制造炮彈最難買的黃色炸藥,他也能買到。他此次來根據地是收購皮貨回去加工的。

大家對情況進行了分析,一致認為此人是日本特務的可能性極大。第二軍分區首長決定派申健生馬上帶幾個騎兵去範縣西關,設法把這個日本人帶來,弄清其真實身份。

當時,冀魯豫軍區第二軍分區臨時駐扎在範縣顏村鋪,該村距範縣縣城有5公里多,申健生帶領4名騎兵半小時就趕到了。他們找到孫少勛的家後,徑直走了進去。一進到屋內,只見一個中年人正坐在床上。此人身穿青繡長袍,外罩深藍色毛嗶嘰大褂,面色棕紅,中等個子。看到申健生他們進屋,他的表情十分驚詫。

申健生猜測這大概就是他們要找的日本人,隨即問道︰“孫少勛在家嗎?”對方以生硬的漢語回答︰“在家。”後又慢吞吞地自我介紹說︰“我是他的朋友,日本人,來這里收購皮貨的。”他一面請申健生他們坐下,一面請他們吸煙,顯得沉著老練。

這時,孫少勛進屋來了,他主動自我介紹後,又指著日本人說︰“這位是日本商人,名叫吉野廣,在濟南同我做過多次生意,還幫我買過許多難買的軍用品。今後咱們軍隊需要的東西我都能買到,就是最難買的黃色炸藥,這位日本朋友也能幫忙。這次他跟我來是收購皮貨,回去加工。”

申健生說︰“好啊!這位日本朋友穿得這麼闊氣,是做大買賣的,和‘掃蕩’時來的日本人穿的不一樣。”听了此話,孫少勛有些不自在,而吉野廣卻面不改色,兩眼一直打量著申健生。為消除他們的疑慮,申健生又同他們談了一些生意方面的事情。

十分鐘後,申健生亮牌了,對他們說︰“我們首長听說吉野廣先生來此做生意,很想了解與濟南的通商情況,特別是有關黃色炸藥的情況,準備通過先生購買一些,特派我前來請吉野廣先生。”

吉野廣稍稍猶豫了一下,顯然,他正在急速地思考著應對之策。孫少勛看到申健生帶著4名騎兵前來,不宜拒絕,于是就對吉野廣說︰“該去。”吉野廣點了一下頭,答應了。這樣,未費吹灰之力,吉野廣就被控制在申健生他們的手里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