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農、錢壯飛虎穴傳情報保護周恩來

來源︰中國共產黨新聞網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6-05-19 16:58

李克農

1929年,革命力量迅猛發展,各地紅色政權紛紛建立,中國共產黨的組織擴大了。蔣介石責成國民黨中央組織部部長兼建設委員會主任陳立夫,組建專門特務機構遏制共產黨。陳立夫把差使交給表弟、國民黨上海無線電管理局局長徐恩曾承辦。徐恩曾哪里是這塊料,他把蔣介石的旨意、陳立夫的計劃向錢壯飛(1925年在北京入黨,1927年冬因共產黨員身份被敵察覺,遭敵通緝,經黨組織周密安排同共產黨員胡底離京赴滬。為生計所迫1928年考入徐恩曾主辦的無線電訓練班,結業後被無線電管理局錄用。因才干出眾、與徐恩曾是同鄉等,被徐恩曾任命為該局秘書)和盤托出,懇求錢壯飛物色可靠干才,組建辦事機構。此時尚未與黨組織接上關系的錢壯飛,意識到這是能讓黨及時獲得國民黨黨政軍核心機密情報的良機。可是,沒有得到黨組織的批準怎麼能貿然接受徐恩曾的請求呢?他只好不置可否地敷衍應酬徐恩曾,不明確表態,拖著時間尋找機會。

機會終于來了,與錢壯飛分別兩年、已和黨組織接上關系的胡底出現了。經胡底介紹證明,錢壯飛重回了黨組織的懷抱。黨組織听取錢壯飛關于徐恩曾著手組建特務機構的匯報後,中共中央特委為此事由周恩來召集專門會議,研究認為錢壯飛在徐恩曾處取得了信任,有了一定地位,站穩了腳跟,是黨獲得國民黨有價值情報的良好陣地和有利條件。會議決定批準時任中共滬中區委宣傳委員李克農打入國民黨上海無線電管理局,由錢壯飛負責向徐恩曾舉薦李克農,任該局新聞股長,主管新聞編輯業務。

12月,徐恩曾擢升國民黨中央組織部總務科主任,負調查科實際責任,錢壯飛兼任徐恩曾的機要秘書。徐恩曾不僅把國民黨建立偵察機關的秘密告訴錢壯飛,而且要錢壯飛鼎力相助。錢壯飛將這些機密告訴李克農,李克農及時報告了黨組織。為配合李克農、錢壯飛的工作,中央特科派出李強、陳賡、陳壽昌等面見錢壯飛,傳達黨組織批準他深入國民黨偵察機關,掩護和協助李克農開展收集和傳遞情報工作。

1930年初,南京市山東路5號那座中式小樓前掛出了“正元實業社”的牌子,屋頂架設了無線電天線。這是由李克農、錢壯飛精心籌劃為徐恩曾建立的國民黨特務組織最高機關——國民黨中央組織部調查科。李克農同錢壯飛商量後由錢壯飛向徐恩曾提出︰“正元實業社”應制造小型發報機以掩人耳目,收集情報用新聞記者名義最適宜,各地應抓緊建立新聞通訊社。建議均被徐恩曾采納,交托錢壯飛具體承辦。

不久,錢壯飛任社長的統管各地情報收集的“長江通訊社”在南京建立。之後,相繼成立了錢壯飛兼社長、胡底任總編輯、張家--(中共黨員,錢壯飛之妻弟)任翻譯的“民智通訊社”。1930年下半年,華北、東北局勢緊張,李克農與錢壯飛決定派胡底、張家--去天津建立“長城通訊社”並主持工作,負責華北、東北地區情報收集。這樣,李克農、錢壯飛、胡底等共產黨員就控制了國民黨最高特務機關,通過往來文電掌握了徐恩曾派駐各大中城市的調查員和報務員。被稱為“龍潭三杰”的李克農、錢壯飛、胡底,成為了中共特科反間諜工作最得力的干部。例如陳立夫批給徐恩曾閱讀的蔣介石發動對江西中央蘇區“圍剿”的命令、兵力部署等絕密文電,徐恩曾也給錢壯飛瀏覽。獲此絕密情報的錢壯飛,迅速交李克農轉陳賡報送周恩來,對毛澤東率主力紅軍打贏了兩次反“圍剿”發揮了積極作用。

徐恩曾雖然很信任重用錢壯飛和李克農,但是有件“寶貝”是不讓他們接觸的,總是如同護身符似的珍藏在貼身內衣口袋里。是什麼呢?是國民黨頂級官員親譯電報時使用的密碼本。一個周末,徐恩曾要去上海度假,李克農和錢壯飛趁機進言︰“你不能帶著密碼本去那兒,萬一出事你承擔不起責任呀!”徐恩曾沉思許久,掏出密碼本放進文件櫃,親自上鎖貼封條後叮囑︰“你兩個好好替我看管一夜,明晨我來取。”

徐恩曾走了,李克農、錢壯飛抓住這千載難逢的機會,打開文件櫃後背活絡板,取出密碼本迅疾拍照。放回密碼本,上好活絡板,鎖和封條絲毫無破綻。李克農、錢壯飛終于巧妙地完成了周恩來交辦的獲取徐恩曾密電碼的任務。

經李克農、錢壯飛破譯後,專供國民黨高級官員親譯電報的密碼就能派上用場了。凡向徐恩曾發來的親譯電文,未到徐恩曾手里就被錢壯飛譯出,交李克農轉交通員送達黨中央了。

李克農、錢壯飛在敵營有了穩固的地位後,介紹了一些親戚、朋友(部分是中共黨員)進入國民黨機關及特務組織,他們中的大多數人都為革命事業有所貢獻。為加強領導和聯系,李克農、錢壯飛、胡底組成以李克農為組長的特別黨小組。重大問題由黨小組集體討論,作出決定後黨員分頭執行。黨小組在陳賡領導下為黨收集、傳送國民黨絕密軍政情報,護送黨內負責同志進出上海、南京、中央蘇區等,出色地完成了別人難以完成的特殊任務。

1931年4月24日,中共中央特科負責人顧順章在武漢被國民黨軍警特務抓捕,押來徐恩曾新建的武漢行營偵緝處。偵緝處長蔡孟堅突擊審訊,刑具未用顧順章就叛變了。為邀頭功的武漢行營主任何成浚即密電徐恩曾。當天是周末,徐恩曾已去上海尋歡作樂,錢壯飛收到電報,譯出電文方知顧順章叛變自首,將去南京向蔣介石面陳機密。錢壯飛明白,顧順章是特委負責人,掌握著黨的最高機密和黨中央負責人的住處,他若告密,黨組織和黨的最高層領導人將會遭到極其嚴重的損失。他計算著︰若顧順章至南京告密後蔣介石部署大抓捕行動至早應在下周二,只有在周日和下周一兩天內把這十萬火急情報送達黨中央,才能使黨的損失降到最低。此刻,他耳畔響起李克農向他傳達的周恩來的指示︰“這個位置十分重要,不到萬不得已不能暴露。”他冷靜謀劃後決定留下進一步收集情報,關注事態發展。當晚,錢壯飛先後收到武漢發給徐恩曾的親譯電報6封。事態急轉直下,寅夜時分,錢壯飛急急回家喚醒熟睡中的女婿劉榿夫︰“你趕快去上海找李克農伯伯,把情報交給他,請他速轉黨中央。這關系著黨中央的安危,千萬不能大意。”

星期日清晨,劉榿夫到了上海將情報交給了李克農,李克農即通過江蘇省委經陳賡將顧順章叛變、將押赴上海向敵指認抓捕中共人員等情報告周恩來。周恩來當機立斷,把警報分送中央各負責人,相關人員迅速轉移隱蔽。到26日(星期一)晚,中共中央和共產國際機關全部轉移疏散。毛澤東曾說︰“李克農、錢壯飛等是立了大功的,如果不是他們,當時許多中央的同志,包括周恩來這些同志,都不存在了。”

鑒于形勢嚴峻,李克農即電告在天津主持“長城通訊社”的胡底等,迅速撤離回到上海。

27日,向蔣介石供出周恩來、瞿秋白等住址的顧順章被國民黨軍警特務押赴上海,領路抓捕共產黨人。哪知,所到之處已人去樓空。

李克農的虎穴傳情報營救了黨中央,使黨中央避免了被國民黨反動派一網打盡的厄運。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