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午諜報戰讓日本佔盡先機︰間諜機構眾多

來源︰參考消息網作者︰尤永斌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6-06-12 11:40

戰時對清廷部署了如指掌

可以說,日本在華間諜活動對日軍來說是如虎添翼,而對當時的北洋海軍來說則如雪上加霜,嚴重削弱了北洋海軍的戰斗力。

首先,日本間諜的情報使日本政府進一步增強了侵華的信心,提前進行準備,主動作為,使北洋海軍在戰略上陷入被動。

長期以來,在中日實力的對比中,一直都是中強日弱的局面。因而,雖然想發動對清戰爭,但日本當政者還是信心不足,心存疑惑,他們迫切想通過近距離的觀察來了解清朝的實力及備戰情況。1893年4月,日本諜報頭目、參謀次長川上操六親自到中國進行“實地考察”,直接感受和了解清政府的意圖及實力。川上操六在天津停留了一個月,參觀了天津機器局,訪問了武備學堂,觀看了炮兵操演炮術和步兵操練步伐,並親自登上了北塘炮台觀看山炮演習。在其武官神尾光臣的陪同下,川上還對天津周圍的地形偷偷地進行了“考察”。通過這次中國之行,川上操六不僅了解到清政府並沒有對日作戰的全面準備,而且對清軍戰斗力及地形、風俗人情均作了詳細考察,增強了發動戰爭的信心。

面對日本日益頻繁的間諜活動,清政府不僅沒有引起高度的警惕,一些官員還為日本間諜搜集情報活動提供了方便。川上操六來華“考察”期間,毫無戒備的清政府還為川上操六提供大量方便,“殷勤接待”,李鴻章甚至視他為上賓,請他參觀了軍工廠、軍事設施、軍隊操練。

其次,日本間諜的情報使日軍了解到清軍的用兵情況,從而使北洋海軍在豐島、黃海海戰中完全陷入被動。

戰爭即將來臨之際,潛伏在中國的日本間諜蠢蠢欲動,加大了搜集情報的力度。天津是李鴻章的駐地,是清廷外交和軍事指揮的中心,也是日本間諜活動最猖獗的地方。駐天津的日本領事每天“派奸細二三十,分赴各營各處偵探,並有改裝剃發者”。一些要害部門,如電報局、軍械所,都混進了日本間諜,一些李鴻章的往來機密文電和密碼都落入日本間諜之手。因此,日本侵略者對清政府的意圖和部署了如指掌。

1894年7月下旬,清政府派兵分兩路前往朝鮮。主力部隊渡鴨綠江,赴平壤;另外,清政府租用英國的“飛鯨”、“愛仁”、“高升”三艘商船載運2500人,計劃從天津大沽經海路到達朝鮮牙山,戰艦“濟遠”、“廣乙”以及教練船“威遠”護航,運輸船“操江”載運槍炮器械隨行。中國軍隊分路援朝的消息及出發日期,很快被日本間諜探知,日本大本營獲悉後立即調整了兵力部署,派軍艦前往截擊。

1894年8月1日,中日正式宣戰。日本駐天津領事館撤走後,日本間諜宗方小太郎並未隨之撤退,而是繼續潛伏伺機窺探北洋海軍的情報。由于平壤戰事緊急,清政府決定向朝鮮再派援兵,由招商局的五艘輪船運送,為防止日本艦隊襲擊,李鴻章電令北洋海軍主力護航。宗方小太郎在威海得知北洋海軍的出發時間,立即將北洋海軍軍艦開赴朝鮮的具體日期電告日本諜報機關。得到報信後,日軍大本營即派日本聯合艦隊出發前往攻擊。9月17日,正當北洋艦隊準備返航時,在大東溝以南的黃海海面遭到日本艦隊的襲擊,震驚世界的黃海海戰爆發。

再次,日本間諜摸清了清軍在山東半島的布防情況,使北洋海軍在威海衛保衛戰中受到陸海夾擊,最終全軍覆滅。

針對北洋海軍,日本間諜長期以來展開了大量的軍港情報搜集工作。從1888年底開始,一些日本間諜潛伏在施工中的威海衛炮台以及威海衛通向榮成的道路、榮成灣附近,對威海、煙台、榮成等山東半島一帶進行詳細的調查。他們向日本海軍提交報告,認為日本對中國開戰時,當從榮成灣登陸,對威海衛應采取背後進攻的戰術。因為榮成灣面闊水深,沙底適于受錨,無論遇到何等強烈的西北風天氣,都可安全錨泊,而且這里位于直隸海峽外側的偏僻海隅,離威海衛較遠,不大被人注意,正好襲威海之背。該建議得到采納,為日軍後來陸海夾擊北洋海軍起到了重要作用。

1894年夏季,日軍派間諜宗方小太郎潛入煙台、威海,偵察北洋水師的動向。宗方小太郎化裝成農民模樣前往威海,在漢奸的幫助下四處搜尋情報,甚至登上了小船,到劉公島暗地了解水師的布防情況。甲午戰爭爆發後不久,清軍獲得日軍進攻山東半島時攜帶的一張地圖,上面村、路、炮台、營房、山、河、井、樹都畫得十分清楚、詳細,一目了然。

在甲午戰爭中,日本間諜使用各種手段,源源不斷地將北洋海軍的作戰消息傳回國內,使日軍在第一時間提前做好準備,充分贏得了戰爭的主動權。而北洋海軍兵未動,行先露,直接導致在具體的作戰行動中陷入被動。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