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雪山草地 感知紅軍挑戰人類極限

來源︰新華社作者︰惠小勇、童方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6-10-19 09:39

新華社成都10月17日電題︰走進雪山草地 感知紅軍挑戰人類極限

新華社記者惠小勇、童方

以行軍艱難著稱的紅軍翻雪山、過草地,究竟艱在哪里、難在何處?記者近日走進紅軍長征時走過的部分雪山草地,感知當年紅軍克服人類體能和生存極限的英雄壯舉。

根據四川省省委黨史研究室整理的史料,中央紅軍先後翻越了夾金山、夢筆山、長板山、昌德山、打鼓山5座海拔4100米以上的雪山,加上紅四、紅二方面軍,紅軍長征期間在四川翻越的4000米以上的雪山多達67座。

橫亙于四川寶興縣與小金縣之間的夾金山,是中央紅軍翻越的第一座大雪山,以後紅四方面軍又兩過此山。夾金山主峰海拔4260米,山頂終年積雪,天氣變化無常。當地有民謠︰“夾金山、夾金山,鳥兒飛不過,人畜不敢攀,要過夾金山,除非神仙到人間。”

1935年6月12日,紅一方面軍二師四團從寶興縣磽磧鄉出發率先翻越夾金山。如今的磽磧鄉,依然流傳著許多紅軍紀律嚴明、秋毫無犯、愛民助民的故事,保留著紅軍宿營經過的“涼水井”、“誓師壩”等遺址。

當年提了一盞馬燈主動給紅軍帶路的藏族向導莫日堅,分手時紅軍送了他一個響亮的名字——“馬燈紅”。如今在磽磧神木壘風景區工作的馬花是馬燈紅的孫女。馬花告訴記者︰“爺爺生前多次講述,紅軍一早就從螞蝗溝旁的小路開始爬山,爬到半山腰的一支箭、五道拐等地時,路越來越窄、越來越陡,雪越來越深,天氣越來越冷,空氣越來越稀薄,前面的戰士用木棒、刺刀挖著踏腳孔,後邊的隊伍相互攙扶著,艱難地往上爬。這時人已累到了極限,快到山頂時還遇上了冰雹,有些戰士沒有防備,跌倒了,滑下山去,就再也找不到他們了。”

盡管81年後的夾金山氣候發生了很大變化,皚皚積雪已經少見,但驅車在蜿蜒的盤山公路上,特別是站到山頂王母寨埡口回望山下,盤旋曲折的山路依然令人感嘆︰當年衣衫單薄、草鞋履地、靠辣椒水御寒的紅軍,身上蘊含的是股什麼樣的精氣神!

聶榮臻元帥在回憶錄里寫道︰“山頂空氣稀薄,不能講話,只能悶著頭走,不管多累,也不敢停下來休息,一坐下來就可能永遠起不來了……就整個來說,我們全靠萬眾一心、群策群力,互相幫助,發揚了階級友愛勝利地越過了夾金山。”

1935年6月12日至18日,中央紅軍分批陸續翻越夾金山,在四川省小金縣與紅四方面軍勝利會師。

度過了雪山的艱險,還有被稱作陸地“死亡之海”的草地在前方考驗著紅軍。紅軍走過的川西草地面積約15200平方公里,海拔3500米以上,每年5月至9月正值雨季,草地沼澤泥潭無路可行。

1935年8月、9月,1936年7月,中國工農紅軍一、二、四方面軍先後三次過草地。紅軍長征走過的草原腹地,1960年經國務院批準建立紅原縣。穿行在紅原縣瓦切鎮的日干喬國家濕地公園,縣黨史地方志辦公室副主任賀建軍告訴記者,紅軍過草地主要體現在“四難”︰

一是行路難。草甸下積水淤黑,泥濘不堪,淺處沒膝,深處沒頂,堪稱“魔毯”。沼澤水不僅不能飲用,而且破了皮的腿、腳如果被這些泥漿泡過,就會紅腫潰爛。一旦下雨,腳下更軟、更滑,稍不慎就會掉進泥沼。

二是食物缺。一般戰士準備的干糧兩三天就吃完了,這時候草地才走了一半或不到一半。接下來的路程紅軍就得靠吃野菜、草根、樹皮充饑。有的野菜、野草有毒,吃了輕則嘔吐腹瀉,重則中毒致死。

三是御寒難。草地天氣,一日三變,溫差極大。紅軍戰士過草地前,大多衣單體弱,穿草鞋、甚至赤腳的也不少。有老紅軍回憶說,腳是濕的,衣服是濕的,身上幾乎沒有干過,能凍死人。

四是宿營難。草地到處是泥濘漬水,一般很難夜宿。在草地里露宿往往要兩人或幾人背靠背,才能增大面積避免陷下去。多位老紅軍回憶,有時晚上風雨交加,氣候寒冷,高海拔缺氧,次晨就會發現一些戰友已經停止了呼吸,甚至是跟自己背靠背休息的戰友也犧牲了。

中共四川省直機關黨校校長、全國黨史學會常務理事王承先說︰“在這種極端險惡的自然環境里,紅軍將士不但要經受嚴寒、饑餓、高山反應等極限身體考驗,還要隨時準備粉碎敵人的圍追堵截。紅軍指戰員官兵平等、團結友愛、舍己救人的故事每天都會發生。他們能夠勝利翻越雪山、走出草地,證明了這是一支不同于任何舊軍隊的,真正‘支部建在連上’、革命理想高于天的人民軍隊。”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