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蔽戰線老前輩扮作"叫花子"解救中央紅軍

來源︰光明日報作者︰任歡  姜萍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7-01-04 16:18

“叫花子”解救中央紅軍

——我黨隱蔽戰線老前輩項與年傳遞絕密情報的革命故事

“他最為輝煌的一頁,是他和戰友在獲得廬山會議‘剿共計劃’這一重要情報後,為了及時送到中央蘇區,他敲掉門牙,扮成乞丐,穿越重重封鎖線,日夜兼程,把這一關系到革命全局的重要情報及時送到瑞金,親自交到周恩來手中。其時,正處在紅軍實行戰略大轉移的前夜。”

這是習仲勛同志1996年為紀念項與年同志的文集《山路漫漫》所作序言中的一段。寥寥數語,生動展現了項與年為革命事業作出的巨大貢獻︰1934年,正是他不畏艱險,送來關鍵情報,為中國工農紅軍最終做出長征的決定提供了重要依據。

項與年,原名項廷椿,後化名梁明德,1896年生于福建省連城縣,1925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入黨後受中共海外黨組織委派,前往荷屬東印度婆羅洲(今印度尼西亞加里曼丹島)三馬林達,在華僑中開展工人運動,成為當地華僑華工的群眾領袖之一。1927年秋,項與年被荷蘭殖民主義者驅逐回國後,經組織安排調入中央特科工作。他在白色恐怖彌漫全國的險惡環境中,穿梭于上海、香港、北平等地,長期從事地下斗爭。

1934年10月初,蔣介石在江西廬山牯嶺召開軍事會議,部署國民黨進攻中央蘇區的“鐵桶圍剿”計劃,妄圖通過加大第五次“圍剿”的力度來最終消滅中央紅軍。當時的情況表明,中央蘇區和紅軍面臨巨大危險。然而,當時中共中央的“左”傾領導卻脫離實際,命令紅軍處處設防,企圖以陣地防御結合“短促突擊”應對國民黨軍的進攻。

廬山牯嶺軍事會議剛結束,國民黨江西贛北第四區(德安)行政督察專員兼保安司令莫雄冒著泄密的危險,立即向項與年等地下黨員通報情況,並將一整套絕密計劃交給他們。情況十萬火急,項與年立即趕赴南昌,通過秘密電台向中央蘇區緊急通報“鐵桶圍剿”計劃的要點。同時,考慮到紅軍非常需要敵軍的具體部署,項與年毅然決定,將整套計劃密寫後,親自秘密送往中央蘇區。

為避開國民黨軍隊的關卡,項與年白天休息,晚上利用夜幕掩護,避開大路穿山越嶺,秘密前行。然而,在逐步靠近中央蘇區後,項與年發現敵情遠比預想的嚴重︰幾乎每個村子都修有碉堡,各山頭路口均有崗哨。如何闖關過卡,成了大難題。

經反復思索,項與年決定改扮成叫花子,走大路通過敵人的封鎖線。可是,叫花子要有叫花子的樣子,他思索片刻,將心一橫,抓起石頭一連敲下自己的四顆門牙。頓時,他的嘴里血流不止,疼痛難忍。這時的項與年,臉色蒼白,嘴腮腫脹,面部變形,再加上蓬頭垢面,衣衫襤褸,儼然成了一個乞討的叫花子。他強忍疼痛將四本密寫字典藏在滿是污穢的袋子里,上面放著乞討來的發餿食物,深一腳淺一腳地前行。沿途敵軍哨兵見了,很遠就捂住鼻子將他趕走。

就這樣一路風餐露宿,歷經千辛萬苦,項與年混過了敵人的層層哨卡,到達江西瑞金沙洲壩的中共中央駐地。當周恩來接過項與年的絕密情報時,幾乎認不出眼前的叫花子就是老部下項與年。在听完項與年匯報後,周恩來馬上命令紅軍作戰情報部門將四本密寫字典復原成文字圖表,認真進行分析研究後,立即向中共中央、中革軍委匯報。

黨中央已于幾天前收到了簡要密電,如今又見到了項與年冒死送來的全套資料,決策依據更為充分。1934年10月10日,中共中央、中革軍委機關從瑞金、于都出發,踏上了戰略轉移的漫漫長征路。這一天,離蔣介石廬山牯嶺軍事會議結束還不到10天,“鐵桶圍剿”計劃尚未布置完畢,中央紅軍即提前開始戰略大轉移,果斷突圍,開始了舉世聞名的萬里長征。項與年這位我黨隱蔽戰線上大智大勇的英雄,為中央紅軍提前突圍、勝利轉移,作出了突出的貢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