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5年陳雲曾在長征路上神秘“失蹤”︰受委派前往上海工作

來源︰人民網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7-01-05 16:13

編者按︰陳雲從商務印書館店員走上革命道路,組織工農武裝暴動,擔任中央特科總負責人。他受命為蘇區經濟工作奠基,又在長征路上“神秘失蹤”。人民日報出版社出版的《傳奇陳雲》(余瑋著)一書曾記述陳雲為何在長征路上“失蹤”,摘編如下。

陳雲(資料圖)

由于陳雲在紅軍長征中的一次次出色表現,他在中央紅軍中的威望越來越高。1935年6月上旬,紅軍主力渡過金沙江之後不久,長征隊伍中突然不見了陳雲,連與陳雲最親近的人也不知道他到哪里去了。部隊中出現了種種傳說,有的說陳雲已經犧牲了,更多的人說陳雲失蹤了。

原來,紅軍長征開始後,蔣介石一方面調集部隊對紅軍主力進行圍追堵截,另一方面瘋狂破壞白區黨的組織,致使上海的黨組織遭到嚴重破壞。當時,蘇區中央與共產國際的聯系,大都是通過上海國際的聯系。紅軍唯一一台100瓦的大功率電台已在湘江之戰中被毀,因此無法與共產國際建立直接的聯系。渡過湘江之後,中央為了重新建立與共產國際的聯系,曾派一名地下工作者到上海與地下黨聯系,未能成功。遵義會議後,中央認為有必要將長征和遵義會議的有關情況及時通報共產國際,同時也必須恢復白區黨的組織,以配合紅軍主力作戰。于是,中央決定再次派代表到上海去完成這一使命。這是一項極為艱巨的任務,派誰去呢?中央經過再三考慮,認為陳雲和潘漢年對上海的情況比較熟悉,而且有著豐富的地下工作經驗,是擔負這一使命的最合適的人選。

這一決定是中央的核心機密,只有少數幾個人知道。二渡赤水後,潘漢年即奉命先行離開長征隊伍,準備到上海後與陳雲會合。

遵義會議後,陳雲並沒有馬上離開長征隊伍。紅軍主力渡過金沙江到達四川的天全縣後,陳雲才離開長征隊伍,趕赴上海。

為了能使陳雲從幾十萬敵軍的層層包圍中順利穿插出去,黨中央采取了極其嚴密的保密措施。陳雲的出走,只有極少數核心領導人知道。陳雲本人也未把出走的原因告訴任何人,他只是在臨行前委托當時任中央縱隊秘書長的劉英,將隨身攜帶的機要文件交給組織處理,把一條蚊帳留給好友張聞天,其他行李衣服托劉英轉給他的親屬。

此時此刻,陳雲的心情是復雜的。與戰友們分開,他確實舍不得。大家自從離開江西,患難與共、一路拼殺血戰到現在,一道跨過了多少山、涉過了多少河?已經記不清了,而今卻要在千里之外的川西告別了!

陳雲抑制住個人內心的情感,毅然脫下軍裝,換上了一套當地老百姓的衣服。

如果說長征中時刻有生命危險的話,陳雲接受這一使命,其凶險程度絲毫也不比長征遜色。單就離開四川來說就是一項嚴峻的考驗。在四川,陳雲人地生疏,又滿口上海話,很容易被人辨認出來。而此時,蔣介石正坐鎮四川成都指揮“圍剿”紅軍,四川境內軍警特務遍地皆是,稍有不慎即可能落入敵人之手。

為了確保陳雲的安全,在四川天全的靈關殿,黨組織特地安排了熟悉四川情況又機智勇敢的當地地下黨員席懋昭(公開身份是天全縣靈關村小學校長)護送他出川。同時,還為他安全出川做了一項特殊的安排。

那天細雨----,天色昏暗。陳雲和席懋昭化裝後離開長征隊伍,最後一次回頭看看身後部隊的宿營地,準備繞道滎經縣,經雅安奔成都、重慶。為了避開追擊紅軍的敵人,他們由小道向滎經縣進發。沒走多久,從後面跑上來一個人,只見他渾身是泥,慌慌張張,跑得上氣不接下氣。原來,這是中央為了確保陳雲的安全,事先做出的一個安排。此人原是滎經的一個地主,當時任國民黨天全縣教育局局長,在準備逃往滎經時被紅軍抓獲。中央決定派陳雲去上海後,認為可以利用這個教育局長幫陳雲他們安全經過滎經。于是,紅軍便把他押往靈關殿,待陳雲與席懋昭離開靈關殿後,有意讓他逃跑。見這個教育局長已趕上前來,席懋昭就主動與他搭話,說他和陳雲是為了躲避紅軍而逃的,這個教育局長信以為真,便講了自己的實情。于是他們3個“決定”結伴同行去滎經。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