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筆丹心

——中共情報員沈安娜的潛伏14年

來源︰北京日報作者︰楊麗娟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7-02-08 11:00

1946年4月,蔣介石在南京國民黨中央黨部禮堂主持國民黨中央全會。(主席台右二為中共情報員沈安娜)

南京丁家橋的國民黨中央黨部禮堂里,蔣介石站在主席台中央,雙手撐在台桌上正在講話。主席台後排右側,一男一女兩位速記員正在埋頭記錄。這張發表于1948年4月14日南京的《中央日報》的照片,現存于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

無論是正在慷慨陳詞的蔣介石,還是當初拍下這張照片的《中央日報》記者,都不會想到,離蔣介石僅有幾人之隔的那位女速記員,竟然是中共派遣的秘密情報員。

人們喜歡稱她為“按住蔣介石脈搏的人”,她卻說自己只是中央特科後期的一名小兵。

她叫沈安娜,憑著速記員的一支素筆,潛伏敵營十四載,從未暴露。她獲取的情報,由丈夫華明之整編、密藏,源源不斷地傳遞到中共領導人的案頭。夫妻二人緊密配合,流水作業,書寫了中共諜戰史上的一段傳奇。更鮮為人知的是,他們的多位親人也先後踏上革命之路,將“夫妻情報組”日漸擴展為“情報之家”。

最近,根據沈安娜夫婦的親筆材料和口述回憶整理而成的《丹心素裹》一書公開出版。在沈安娜的女兒兼該書整理者之一華克放的講述中,我們終于得以走近這對無名英雄跌宕傳奇的人生。

蔣介石的身邊

1942年11月,國民黨在陪都重慶召開五屆十中全會,會上一片反共叫囂。突然,坐在會場第一排的國民黨元老張繼站起來,開口就是︰“提起共產黨,我就汗流浹背!”接著,他話鋒一轉,手指蔣介石大聲嚷嚷︰“共產黨就在你身邊,你還不知道呢!”一句話氣得主席台上的蔣介石拂袖而去,只留下尷尬的國民黨高官和工作人員。

張繼此話原本只是隨口發泄,然而,事實卻踫巧被他言中。此時,已經打入國民黨內部八年的中共情報員沈安娜,就安靜地坐在會場的速記席上。那時,她對外的名字叫沈琬。

看似平靜的她,此刻內心早已是翻江倒海。就在幾個月前,沈安娜的上線徐仲航被捕了,剛剛與組織失聯的她,警惕的弦本就繃得很緊。突然听到張繼此話,不能不心驚︰難道張繼話有所指?

沈安娜暴露了?

沈安娜,1915年出生在江蘇泰興縣城的一個書香門第、世族大家,從小在私塾念書識字、誦讀詩書,後來考上了泰興初中。這樣一位衣食無憂的大家閨秀,最順理成章的命運本應是嫁人、生子、照顧家庭。只不過,性格倔強的沈安娜打小就是個有主意的人。

1922年秋天,7歲的沈安娜被沈家老宅的當家人大伯母強行裹腳,一家人都不敢吭聲,倔強的她卻在半夜自己拿剪刀剪開了裹腳布。大伯母生氣地叫人再纏,沈安娜又趁半夜“解放”了自己的雙腳。幾次三番,大伯母竟放棄了,小小的安娜抗議成功。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受到愛國救亡運動的影響,同時為了幫姐姐沈 擺脫包辦婚姻的壓迫,沈安娜主動陪姐姐離家出走,前往上海。

兩姐妹坐著原始的交通工具雞公車,吱吱呀呀地走了一整天,又乘船走了整整一夜,第二天早上再換乘火車,終于到了繁華的大上海。姐姐找到了一家“務本女中”(現上海市第二中學的前身)住校,插班讀高二,沈安娜卻錯過了準備報考的南洋商業高級中學招考日期。她不甘心,找到教育主任毛嘯岑,現場研墨構思,寫成了一篇題為《求學》的作文。字跡娟秀、文風樸實的文章一下子打動了毛先生,沈安娜不僅被破格錄取,還被特批減免三分之一學費。

17歲的沈安娜沒有想到,一篇作文打通了自己的求學之路。她更沒有想到,就在毛嘯岑先生的家里,她將遇到改變她一生的革命和愛情伴侶——華明之。

1934年春節,沈家姐妹沒有路費回泰興老家,留在上海,一日冒著冷雨去給恩師毛嘯岑夫婦拜年。一進門,兩姐妹便發現毛先生家里還有兩位男生,這便是已經畢業的舒曰信(時用名庸之)和比沈安娜高一級的華明之(時用名家驪)。四個年輕人一見面,彼此印象都不錯。沈安娜記得第一次見到的舒曰信“一看就是個胸懷大志之人”,華明之“戴一副近視眼鏡,說話慢條斯理,鏡片後面的大眼楮炯炯有神”。那時,沈家姐妹並不知道,舒曰信在半年前剛加入中國共產黨,而華明之也在不久後的1934年夏天入了黨,隨後,他們的關系被轉入中央特科,從事秘密情報工作。

這時的上海中共地下黨,正處于最艱難的時期。1931年,由于顧順章、向忠發叛變,中共中央領導機關受到嚴重威脅。1933年上半年,不到半年的時間內,上海被捕的共產黨員就有六百人左右。僅1934年,中共地下黨組織就被嚴重破壞了四次,平均每三個月一次。舒曰信和華明之加入了逆境中的中央特科,很快,沈家姐妹也在他們的引導下,為中央特科注入了年輕的新鮮血液。

那是1934年夏天,華明之高三畢業,考進了國民政府交通部上海國際電信局無線電台,作為從事革命工作的偽裝職業。而才讀完高二的沈安娜因為交不起學費,不得不從南洋高商輟學,為了學一門謀生技術,她報名去了學費較低且只需半年即可畢業的上海炳勛中文速記學校。

所謂“炳勛速記”,是曾留學美國的楊炳勛參照英文速記基本原理,用“以音為主不以字為主”的原則設立的中文速記方法。當時的中國流行好幾種速記法,除了“炳勛速記”,還有“張才速記”“汪怡速記”等,各家自成體系,互不相通。

說來也巧,就在沈安娜畢業前一個月,國民黨浙江省政府到炳勛中文速記學校招考一名速記員,校長楊炳勛便挑選了成績優異的沈安娜和另外兩名男生去實習,並告訴他們,一個月後,浙江省政府將從三人中擇優錄取一人。戰爭年代,這可是許多同學趨之若鶩的“鐵飯碗”,可沈安娜一開始卻不大樂意。

在舒曰信和華明之的影響下,她已經偷偷讀了不少進步書籍,有了朦朧的革命意識。沈安娜的女兒華克放告訴記者︰“母親想憑技術當一名獨立自由的新女性,或者做一名職業革命者,她覺得進省政府是去衙門伺候官老爺,不舒心!”因為南洋高商的同學中有不少早早成名的電影明星,年輕美麗的沈安娜還想過去拍進步電影。

就在這個人生的十字路口,華明之和已與沈 結為夫妻的舒曰信請示上級後告訴她︰黨組織決定派你去應試浙江省政府的速記員職位,打入國民黨內部為黨做情報工作,你怕死嗎?沈安娜大吃一驚,這才知道兩位學長都是報紙上常常見到的“共產黨”。剛過完19歲生日的她對情報工作完全沒有概念,還問了一個看似幼稚的問題︰情報工作是不是革命工作?得到舒曰信和華明之的肯定答復後,她當即回答︰我要革命,我不怕死!

也是在這次改變命運的談話中,沈家姐妹在舒曰信的建議下改了名字。當時中國的進步青年都向往世界上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蘇聯,所以沈家姐妹都改成了蘇聯女孩的名字,姐姐叫“伊娜”,妹妹叫“安娜”。為了工作保密,她們對外依然用原來的名字。

1934年冬天,速記專業學生沈琬帶著絕密使命,直奔杭州。她沒有成為一名電影明星,卻成了革命工作中一位演技絕佳的“女主角”。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