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渡赤水,毛澤東稱其為“得意之筆”。當年參加戰斗的“紅色尖刀連”和“鐵腳板連”將先輩精神傳承至今

听,赤水河在訴說

來源︰人民日報作者︰張毅 張洋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7-04-20 15:47

“毛主席用兵真如神,真是運動戰的典範。”

1935年1月,在遵義會議上,毛澤東再次回到領導核心。紅軍剛剛擺脫桂系、湘系軍閥的追擊,又遭遇黔系、川系軍閥的堵截,蔣介石嫡系部隊更是窮追不舍。危難之際,毛主席運用一連串天才的戰略決策,帶領紅軍縱橫馳騁于川滇黔邊界地區,巧妙穿插于敵軍重兵之間,在運動中尋找戰機,成功跳出敵人的包圍圈,取得戰略轉移中具有決定意義的勝利。這就是“四渡赤水”,數十年後毛主席稱其為一生之中的“得意之筆”。

(一)

天蒼蒼,雨瀟瀟,山隱隱,水迢迢。

初秋時節,驅車在遵赤高速公路上,窗外時而掠過稀疏的木樓,時而閃現成片的寨子,它們在迷蒙的水氣霧靄中顯得有些肅穆。赤水河在這片深山幽谷之中,湯湯流淌,似乎保持著當年的節奏。

習水縣土城鎮是紅軍一渡赤水的地方。如今,渡河浮橋沒了蹤影,戰場遺址早已模糊,紅軍曾經行軍駐足的青磚老街也被開發成旅游步行街。雨天里,有幾個老人安逸地坐在屋檐下,一邊納著鞋底,一邊招呼行人。

“當年毛主席、朱總司令都住在這條街上,耿 就住在我家隔壁。”93歲的羅明先是這里土生土長的人,自幼習武出身,身板硬朗。听說記者采訪,熱情讓座。“那時候國民黨宣傳,說紅軍要來了,殺人如割草,共產共妻。年輕婦女都躲到山里去了。紅軍進來以後很客氣,真的很客氣,都睡在街上,不進你的屋。”

“那時候是冬天,紅軍沒得吃,衣服穿得也很薄。”“打仗打得慘,有些戰士沒水喝,就喝自己傷口上的血。”羅明先老人對80年前的場景印象很深,“但是後來紅軍要轉移,督促征集門板、小漁船,搭建浮橋。紅軍給每家預付了大洋,每條船有三五塊大洋,門板背面寫了戶主姓名,方便群眾日後取回。”

紀律嚴明、愛民為民,紅軍很快得到了群眾擁護。一首民謠《我渡紅軍過赤水》由此傳唱開來。

走到老街的盡頭,便是四渡赤水紀念館。一張張軍事地圖、一幅幅歷史照片,頃刻間把記者帶入了當年的戰斗現場。牆上懸掛著時任中央縱隊干部團政委宋任窮的一段回憶文字,“1935年1月28日,我軍由遵義附近進抵貴州西北部的赤水一帶。在土城楓樹壩、青杠坡與敵人發生激戰……敵人打過來,我們打過去,有時同敵人進行肉搏戰,打得十分激烈和艱苦……”

據記載,1935年1月29日一渡赤水後,紅軍經古藺,走敘永,于2月上旬到達扎西。中革軍委及時召開軍委擴大會議,毛主席總結了前一段戰斗中的教訓,並且指出敵軍主力大部隊都被吸引過來,黔北空虛,應該“回師東進、再渡赤水、重佔遵義”。這一戰略方針,讓紅軍收獲了長征以來最大的一次勝利︰紅軍自2月11日由扎西揮戈東進,18天中出敵不意,聲東擊西,橫掃1100里,殲敵2個師又8個團,俘敵3000人。蔣介石懊惱這是“國軍自追擊以來之奇恥大辱”。

(二)

貴州“地無三尺平”,但如今天塹變通途,縣縣通高速。記者沿河南下,很快就來到了三渡赤水所在地——仁懷縣茅台鎮。渡口處,茅台酒廠和四渡赤水紀念園隔岸相望。河面上,鋼板、鐵索、麻繩,再配上若干紅星模型,一座現代版的浮橋又讓它們脈脈相通。

距離渡口約20分鐘車程,有一個魯班場紅軍烈士陵園,145名英魂長眠于此,守墓的是90多歲的劉福昌老人。不巧老人前兩日摔傷了腿,送回老家療養。記者從老人親手栽種的一棵棵參天大樹中,體會光陰的故事︰1935年,16歲的劉福昌親眼目睹了三渡赤水前的魯班場戰斗,被紅軍的英勇獻身感動,後來他也參過軍當過兵。1971年,政府安排他看護陵園,這一守就是40多年。據說老人還在陵園對面的山上買了一塊墓地,他說“要永遠守護著自己的親人們”。

1935年3月2日蔣介石飛往重慶,親自策劃新的圍攻。毛主席及時洞悉敵軍企圖,決定將計就計,故意在遵義、鴨溪地區徘徊,從中尋找有利戰機。其中在苟壩一帶,他力挽狂瀾,說服紅軍放棄進攻打鼓新場的計劃,並深入分析敵情,“魯班場有周渾元的13師和96師,打好了,油水大;第二,打不好有路可走,蔣介石現在畫的這個圓圈,目前也只有這個方向松動一點,前景好一點。大不了再過一趟赤水河。”

1935年3月15日,紅軍向魯班場發起進攻,3小時後主動撤出戰斗,並于次日出乎意料地三渡赤水。緊接著,毛主席再出奇謀︰派出一個團佯裝向古藺挺進,誘敵西進。主力部隊則埋伏在川南的大村、鐵廠地區,伺機折返,四渡赤水,突出重圍。

為了紀念這一戰爭史上的奇觀,當地政府專門修建了一座紀念塔。沿著渡口拾階而上,塔前擺放著一束花圈,像是有人剛剛來過。據介紹,塔高25米(25000毫米),寓意著紅軍二萬五千里長征。塔身由四片形似浪柱的建築依序錯落而成,凸顯主題——四渡赤水。塔座為木船造型,寓意著中國人民的革命事業乘風破浪前進。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