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古代不是“我”,是一種兵器

來源︰廣州日報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7-08-14 15:05

“我”在古代是一種兵器,不是現在第一人稱代詞“我”的意思。現在的“我”與“伐”“戰”“戟”“--”這些打打殺殺的字長得很像,說明“我”在古代與它們是近親,與現在“我”的意思相差十萬八千里。

《說文解字》上說︰“我,古殺字。”“我”這種武器盛行于商至戰國時期,秦以後逐漸消失。根據現藏于故宮博物院西周時期的青銅“我”和現藏于陝西扶風博物館西周時期的青銅“我”來看,“我”的形狀有點像《西游記》里豬八戒扛的鐵 子,只不過“我”是三根齒罷了。“我”是一種短兵器,裝上長柄後才能用于戰場上砍殺,那尖尖的三角刺砍將下來時,一般的皮甲冑都是難以保全的。

在古代“我”是兵器的時候,人們使用的第一人稱代詞是“朕”“寡人”“不才”“不佞”“小人”“賤民”以及“余”“吾”等等,當然使用最多的還是“余”“吾”二字。那時候“朕”“寡人”都不是皇帝的專用詞,《爾雅•釋詁》中解釋說︰“朕,身也。”秦始皇統一天下後,規定“朕”只能是天子自稱。至于“寡人”,更是大眾用詞,《詩經•邶風》中就有“先君之恩,以勖寡人”等等,“寡人”到了唐代,才成了皇帝的專稱。

“我”作為第一人稱代詞用,最早見于殷商時代的甲骨文中,當時的“我”作為代詞用,指的是“我們”。“我”是怎樣由兵器轉為人稱代詞的呢?原來“我”是會意字,它從戈,戈是古代具有代表性的武器,很容易激起大家的斗志,所謂枕戈待旦,大丈夫當“能執干戈以衛社稷”。因此武士們常取戈自持,凡持戈之人,皆歸屬我方,“我”便引申出表示自我的意思,從那時沿用至今,再也沒有變動過“我”的意思。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