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其不備︰紅軍趁敵抽大煙時架橋強渡烏江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王太行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7-09-12 00:59

烏江架橋破天險

■王太行

2015年6月17日,習近平總書記考察貴州,首站遵義,一下飛機,習近平就直奔紅軍山烈士陵園,向紅軍烈士紀念碑敬獻花籃。紀念碑四周的浮雕展現了當年紅軍浴血奮戰的場景。在“突破烏江天險”浮雕前,總書記駐足感嘆︰“當時要是過不去就危險了……”

時間回到1935年1月1日,中央在猴場召開會議。情報局局長曾希聖介紹敵情︰我們周圍有20多萬敵人,湘軍何鍵5個師擋在我們與紅二、六軍團會合的路上,防止我們與賀龍、肖克會合。國民黨中央軍吳奇偉4個師和貴州軍閥兩個師堵在我們去往貴州的路上,雲南軍閥孫渡5個旅正趕往烏江,國民黨中央軍周渾元4個師已經和我們的紅5軍團接上了火。廣西軍閥白崇禧兩個師已經追到猾山地區。

貴州軍閥侯之擔任命教導師副師長、軍閥侯漢佑擔任防守烏江的“前敵總指揮”。侯漢佑下令,把沿江100公里內的所有船只全部燒毀。

烏江上有孫家渡、楠木渡、桃子台、茶山關、回龍場、江界河、袁家渡、岩門等8個渡口。侯漢佑命令8個團防守烏江這8個渡口。重點防守孫家渡、江界河、回龍場。

每個渡口布有4門山炮,8門迫擊炮,18挺重機槍,54挺輕機槍,孫家渡渡口有一個機炮營,有4門75毫米克虜伯野炮,24門迫擊炮。

當時,紅軍已被圍困在長50多公里,寬30公里的狹小地帶,必須強渡烏江。渡不過烏江,紅軍極有可能全軍覆沒。

烏江寬250米,流速2.1米,架浮橋的應力範圍在2米以下。古有“天險”之稱。又有敵重兵把守,真乃插翅難飛。但大家心里更明白︰4萬紅軍渡過烏江就是生,渡不過去就是死。在烏江架橋這副擔子太重了。

劉伯承命令第13團黃珍團長強渡孫家渡渡口;第4團團長王開湘強渡江界河渡口;第1團團長楊得志強渡回龍場渡口。攻擊部隊1月1日完成佔領烏江渡口任務;2號開始強渡烏江;3號完成渡江任務。工兵營營長王耀南負責在烏江架設3座浮橋,3號18點前完成任務。

王耀南沒有去過烏江,對烏江一無所知,更困難的是王耀南接受的任務是兩天半要跑100多里山路到烏江,在敵人炮火下架設能抵御炮火的浮橋,更為困難的是連架設浮橋的材料都沒有。

1934年12月31日22時,張雲逸命令王耀南帶一部分工兵隨彭德懷到孫家渡渡口架設浮橋。

到了烏江岸邊孫家渡渡口,王耀南看到侯漢佑寫在烏江石壁嘲笑紅軍的標語︰“一團茅草亂蓬蓬,驀地燒天驀地空”。侯漢佑根本不相信紅軍可以渡過烏江。

在烏江岸邊的工棚里,王耀南找到袍哥劉舵把子。王耀南用7萬塊銀元向劉舵把子買了竹子、鋼絲等材料,請袍哥兄弟幫助砍伐竹子,扎成竹筏。

1935年1月2日,天剛亮。彭德懷的第13團先頭部隊開始乘竹筏強渡烏江,打算控制對岸,設法架橋,但是敵軍火力太猛,水流太急,強渡3次都沒有成功。雙方打了整整一天。

烏江流速超過每秒2米,就算是乘竹筏渡到對岸,流速這麼快,也沒法架橋。在離孫家渡上游幾百米的地方,有一處350多米寬的河面,流速每秒1.8米,流速較緩。王耀南準備在這里架設浮橋。請示彭德懷同意後,王耀南指揮工兵官兵在烏江水面上把竹排連接成一條長龍,長龍的兩頭固定在岩石上。

3日上午11點,紅軍到了吃午飯的時刻,對岸敵兵聚在一起開始抽大煙。突然,彭德懷下令︰馬上架橋!王耀南立即發布旗語命令架橋。工兵連長何力斌一斧子砍斷了上游拴浮橋的纜繩。

轟!敵人的炮彈,一個接一個,在浮橋周圍爆炸,壓得紅軍官兵抬不起頭。突然,大炮啞了。原來,紅軍炮兵營長武亭指揮炮兵營火力支援,一陣排炮,把敵人的炮打啞了。

一座浮橋的一頭,從烏江的上游慢慢地向對岸漂去,站在高處往下看,每一個筏子的上面都站著兩個拋錨手,用長竹竿拉住拋錨,筏子的下游處則站著兩名撐竿手,用兩根竹竿撐住筏子,讓筏子固定在江中,筏子與筏子之間用螺紋鋼鈀釘連接固定,承受著江水巨大的沖擊力。這種筏子一個連一個一共有300多個,組成了一條巨大的蜈蚣狀浮橋。

一條碩大無比的“蜈蚣”爬在江面上,慢慢地向對岸“游”去,兩邊的槍炮聲都停了下來,雙方的士兵都默默地看著“蜈蚣”游動,王耀南用旗語指揮竹筏依次下錨,浮橋剛到烏江對岸,工兵營2連長賴如波立即把浮橋固定在烏江對岸的大石頭上,10分鐘左右,橋就架好了。

橋剛架好,彭德懷第一個跳了上去,準備搶先沖過烏江。黃珍緊跟其後,為保護彭德懷,他一把把彭德懷推進水里,率領3千子弟兵迎著隨時射來的子彈向對岸沖去。兩個戰士把彭德懷扶上岸。彭德懷趕快脫了衣服和士兵們一起在火堆邊烤火取暖。

袍哥劉舵把子見多識廣,他長年周旋于兵痞流氓、軍閥土匪之間,看見彭德懷赤身裸體,與落水的士兵一起親密無間,打打鬧鬧。便問︰在浮橋上跑在最前面的瘦高個子是什麼人?王耀南說︰是個團長,叫黃珍。劉舵把子又問︰團長管多少人?王耀南說︰1000多人吧。劉舵把子問︰那個跟團長搶著上浮橋的黑臉張飛是誰?王耀南說︰他是彭德懷軍團長。劉舵把子問︰彭軍團長是多大的官。王耀南答︰彭軍團長管1萬人。劉舵把子撓撓頭,喊了一聲︰天下是你們的!真的要變天了。

貴州軍閥侯漢佑在他的回憶錄中寫道︰“1月3日中午,紅軍又在孫家渡強渡猛攻,守兵傷亡甚重,防御工事多被摧毀,機炮營營長趙憲群被打死,軍心開始動搖,離孫家渡約半華里的上游處,紅軍架有浮橋一座,形狀類似蜈蚣(這座浮橋甚為巧妙,以若干木排連接而成,接頭處用抓釘、繩索綁住,預測稍長于河面,南岸緊綁著一頭,另一頭由上游放松拉繩,即隨水流漸漸斜漂靠著北岸,便成了浮橋),南岸紅軍兩三千人正猛烈攻擊,分用木排強渡和通過浮橋沖鋒前進。”

彭德懷的紅3軍團佔領孫家渡渡口後,馬上向其它渡口前進,很快佔領了全部渡口。國民黨守江的8個團長都當了俘虜。王耀南隨後在楠木渡口、江界河渡口,依次架好浮橋。主力紅軍順利突破天險、渡過烏江。隨後,紅軍乘勝追擊,佔領遵義,保證了具有偉大歷史意義的遵義會議的順利召開。中國的歷史,由此展開新的篇章。

注︰王耀南,安源人,1927年率安源工人參加秋收起義,跟隨毛澤東上井岡山。中央紅軍長征時,擔任渡河總指揮。抗戰時曾帶領部隊使日寇3列滿員軍列傾覆,圍困敵72輛坦克。抗美援朝期間指揮開展坑道戰。新中國成立後,任工程兵副司令員等職。作者系王耀南之子。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