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紅軍三個兒子名字最後一字合為"紅軍兵"

來源︰新華社作者︰程楠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7-09-12 01:11

融于鄉土的紅軍戰士何德林

新華社記者程楠

“湘江之戰、強渡大渡河、爬雪山、過草地……”回憶起已故父親的戰斗歷程,54歲的甘肅會寧農民何芳軍的眼里常常飽含熱淚。

1933年,何芳軍的父親何德林18歲。新婚月余,何德林在家鄉江西寧都加入紅軍,成為紅一方面軍的一名戰士。由于在第四次反“圍剿”的一系列戰斗中表現勇敢,年輕的何德林被提拔為班長。

何芳軍告訴記者,在第四次反“圍剿”取得勝利之後,經過第五次反“圍剿”的苦戰,中央紅軍實行戰略大轉移。何德林跟隨紅軍主力離開家鄉,“這一走,就超過了20年。”

何芳軍回憶,父親年老之後,時常夢到和戰友在湘江作戰,睡夢中喃喃著“沖、殺”之類的囈語。“我父親告訴我,當時的湘江被血水染成了紅色。”在湘江戰役中,何德林身邊的不少戰友壯烈犧牲。然而,從戰場上撿回一條命的他義無反顧選擇繼續跟隨紅軍主力渡過湘江、繼續革命。

湘江鏖戰,血染袍澤。何德林跟著紅軍隊伍一路輾轉,強渡大渡河、爬雪山、過草地……“那時候,紅軍缺吃少穿,父親說他們吃過野菜,吃過雪,也吃過皮鞋和皮帶。”何芳軍說。

紅軍走過草地不久就進入甘肅境內,天險臘子口擋住了他們的去路。在臘子口戰斗中,何德林的右臂、右腿和腹部受傷,經過包扎繼續行軍。幾天後,何德林和戰友到達甘肅省通渭縣碧玉鄉,傷口發作的他再也動彈不得。

何芳軍介紹,為了不拖累戰友,父親把槍交給兩名同行戰士,讓他們去追趕部隊,他則留下對付敵人。敵人追來見何德林是個奄奄一息的重傷員,便剝去了他的紅軍軍裝,讓他“自生自滅”。

敵人遠去後,何德林忍著傷痛繼續爬行,被一個好心的油倌收留養傷。在油坊里不用挨餓受凍,他的傷勢逐漸恢復,並且開始在油坊里幫忙干活。油坊停榨後,他就在通渭周邊地區做雇工糊口。

後來,何德林在友人資助下買了一副貨郎擔,借了些本錢,就開始走街串巷做起了小買賣。新中國成立後,何德林和家人輾轉在會寧縣分得了土地,從一個手持鋼槍的南方紅軍戰士,逐漸融入隴原鄉土,變成了一個地地道道的北方農民。

雖然身份變了,但是何德林身上艱苦奮斗的紅軍作風並未消退。何芳軍回憶,自己上小學時,家里吃蒸土豆,父親都舍不得剝皮。“他告訴我們兄弟姐妹,不能浪費,土豆要連皮帶肉一起吃掉,長征那會兒連土豆都吃不上。”

當地人介紹,何德林生前經常給附近學校的師生講述他參加長征和戰斗的故事。他曾參加大小戰斗數百次,負傷4次,于2008年在甘肅會寧去世。

何芳軍說,父親給他們弟兄3人取名何芳紅、何芳軍、何芳兵,最後一字合起來為“紅軍兵”,父親希望他們繼承“自強不息,百折不撓”的長征精神。

如今,何德林雖已故去,但可貴的長征精神卻在甘肅會寧被一代代繼承下來。這些平凡的紅軍後代和當地群眾,正在用自己的雙手勤勞致富、創造美好的生活。

(新華社蘭州8月25日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