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八”發生後,中共滿洲省委連續六天發出最強音

“十倍加緊”對日斗爭

來源︰遼寧日報作者︰郭 平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7-09-12 00:42

在中共滿洲省委領導下,奉天商界發布罷市御侮布告。

寫在前面

1931年9月18日,日本帝國主義發動“九一八”事變,中國軍民奮起反抗,東北大地上打響反抗日本侵略的第一槍,從此,中國軍民開始了14年的不屈不撓的抗日戰爭。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中共滿洲省委在“九一八”事變的當天就做出反應。此後,領導抗日隊伍轉戰在白山黑水間,同日本侵略者搏斗了14年。

遼寧日報與沈陽“九一八”歷史博物館聯合推出系列報道,以一些鮮為人知的歷史細節,講述東北大地上發生的抗日故事,提醒國人,勿忘國恥。

核心提示

位于沈陽北市場的中共滿洲省委舊址紀念館對展區陳列品進行了重要調整,增加了大量國內、省內專家研究的重要成果。其中,中共滿洲省委在“九一八”事變前後領導東北人民開展抗日斗爭的展區部分,以時間為主線,還原了共產黨人在民族危難之際,挺身而出,連續6天不間斷地做出反應,喊出了抗日救亡的最強音。

事變發生前就發出警報︰日本人要動手了

沈陽文物古跡保護研究中心正在制作“十四年抗戰中的中共滿洲省委”大型展覽,副主任劉秀華說︰“我們搜集的大量歷史文獻資料表明,中共滿洲省委一直在密切關注日軍動向,並進行著針鋒相對的準備。”

據介紹,“九一八”事變爆發前,中共滿洲省委要求各級黨的組織,對于日軍在滿洲的每一次行動都要嚴密監視和認真地分析。中共滿洲省委領導下的奉天市委、大連特委、遼西特委、南滿特委、東滿特委、北滿特委等黨組織,派出得力干部,監視和揭露日本侵略者的侵華陰謀。省軍委還對日軍在東北地區的兵力進行了偵察,收集到敵兵力駐扎和戰前的準備等許多重要情報。

沈陽文物古跡保護研究中心業務部主任、副研究員張璐說︰“對于日本要發動侵略戰爭的警報,提前一個月就發出了,發出這一警報的是滿洲特科。”

滿洲特科將特工人員安排進日本特務機關。不久,特工人員傳回消息,日本特務荒木準備在中國東北地區秘密召集人員,集中于朝鮮邊境,經過訓練後,將于1930年5月間“出發進攻吉林之渾春、延吉、間島,佔據後再取敦化”,而後北上進攻寧安、東寧。滿洲特科還偵知,他們籌劃對吳俊升、楊宇霆及前財政部長之家屬和奉天會仙閣(妓女行)、金龍洋行老板等人施行“綁票”,“每家至少索洋在千萬元數”,用作陰謀活動款項,“並謀女子暗殺張學良”“而他們行動,全受日本人嚴密的警戒與保護”……

“九一八”事變前一個月,滿洲特科人員在沈陽南滿鐵路車站發現異常現象︰“車站的大倉庫,本來已經很大了,這時又擴大了許多;原來是鐵絲網圍著的,現在用木板圍起來,防止外面的人看;周圍又搭了很多臨時軍用帳篷,還挖了不少掩體。從高處往里看,發現里面有很多日本青年在接受軍事訓練。”

同時,在四平地區他們也發現了類似現象,鐵路的給水塔旁均加了日本崗哨。

根據這些新情況,滿洲特科得出了結論︰“日本人要動手了。”他們向滿洲省委報告了這一情況,還以奉天講武堂教授等人名義將上述情況密呈給奉天省主席臧式毅,以提醒當局注意,然而這一重要情報未得到東北當局的應有重視。

9月18日

迅速識破陰謀,起草抗日宣言草稿

1931年9月18日晚10時20分,日本關東軍找借口進攻東北軍駐地北大營和沈陽城,悍然發動震驚中外的“九一八”事變。

張璐介紹說,當時任中共滿洲省委常委、宣傳部長的趙毅敏正在沈陽市南三經路81號居所。

老人後來回憶說︰“剛听到日軍轟擊東北軍北大營的炮聲時,感到十分突然,以為是土匪鬧事,但很快就斷定是日本侵略者在搞什麼軍事陰謀了。”

于是他馬上意識到,“中國共產黨一定要首先發表一個宣言,盡快告訴廣大民眾發生了什麼。”鑒于當時中共滿洲省委剛剛遭到破壞不久,他立即想到,無論是從領導責任還是出于民族大義,這個宣言必須由他來寫,而且事不宜遲,必須馬上動手。

當晚,趙毅敏就起草了一份揭露日軍侵華真相的宣言草稿。

9月19日

抗日檄文貼上街頭

張璐說,當日軍進攻北大營的炮聲在夜晚響起之後,中共滿洲省委的領導人同大多數沈陽市民一樣,一夜沒有入睡。第二天上午,街面上的槍聲還沒停止,在沈的省委常委便從各自住處,秘密來到省委機關所在地——沈陽小西邊門附近的省委秘書長詹大全的家里,召開常委緊急會議。會上討論的主要內容是當前的形勢和省委的應變措施,制定了斗爭的任務、方針、策略和口號,並決定發表《中共滿洲省委為日本帝國主義武裝佔領滿洲宣言》(以下簡稱《宣言》)。

這一宣言在第一時間里將“九一八”之夜的真相公之于眾,戳穿了日軍蓄謀已久的侵華陰謀。《宣言》明確指出“九一八”這一事變的發生不是偶然的,是日本帝國主義蓄謀已久的侵略中國、變中國為它的殖民地“所必然采取的行動”。針對日本帝國主義者宣傳的謬論,指出“這完全是騙人的造謠,3歲小孩子也不會相信這些話”。

《宣言》 指出︰“本來已經貧困不堪的工農兵勞苦群眾,目前的生活更加痛苦了,失業、死亡、流離、恐慌、饑餓、貧困已達空前的境地”。

《宣言》強調指出,只有勞苦群眾自己的武裝——中國工農紅軍“是真正反對帝國主義的力量”,只有勞苦群眾自己的政府——蘇維埃政府,“是徹底反對帝國主義的政府”,只有在共產黨的領導下才能將日本帝國主義“逐出中國”。

中共滿洲省委把《宣言》印出來後,通過共產黨員、共青團員和進步學生迅速散發出去,廣大群眾很快就知道了中國共產黨的態度,听到了黨的聲音。

這篇宣言發表後,在廣大群眾中,尤其是青年學生中引起了很大的反響。這一宣言是中華民族抗戰史上,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歷史上受侵略的國家向發動戰爭的法西斯發出的第一個宣言。

9月20日

發表告朝鮮族民眾書

張璐說︰“過去提到中共滿洲省委早期領導抗日斗爭,人們都不約而同地想到‘9•19宣言’,實際上,‘九一八’事變後,中共滿洲省委一直在高度緊張工作。”

事變發生的第三天,中共滿洲省委、共青團滿洲省委聯合發表了 《為日本帝國主義武力佔領滿洲告全滿洲朝鮮工人、農民、學生及勞苦群眾書》。

“這是根據當時東北地區民族分布和具體斗爭特點發表的告民眾書。”張璐解釋說,這一公告譴責了當時的國民黨政府“鎮靜忍耐,坐待帝國主義宰割,出賣民族利益”的立場,揭露了日本帝國主義侵略滿洲的目的,是“增加在滿蒙、華北的統治,來解決國內的‘經濟危機’”,強烈要求日本強盜放棄一切在東北的殖民特權。

這一公告早在1931年就指出了日本的侵略胃口不僅僅在于東北,同時團結東北地區各民族同胞共同抗擊日本侵略,是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最早實踐。

9月21日

省委全會要求對日本的斗爭要“十倍加緊”

目前,我們能夠看到的文獻是一份手寫的省委全會決議的影印件。“省委決議用手寫,這本身就反映出我黨早期斗爭環境的惡劣。”張璐說。

1931年9月21日,也就是事變發生的第四天,中共滿洲省委召開了全體會議,作出了《日本帝國主義武裝佔據滿洲與目前黨的緊急任務的決議》,決議內容共有五大項,指出“我們必須堅決地公開地向廣大群眾指出這一事件的意義,加緊揭破國民黨各派與一切政治派別的欺騙作用,用盡一切辦法在全國以至全世界擴大宣傳,特別要加強中、韓勞苦群眾反對日本帝國主義的聯合戰線和組織,十倍加緊在日本一切企業中的爭斗”,並且要求各級黨組織積極號召和領導廣大群眾進行反日斗爭。

這份省委決議實際上是對東北地區黨組織的抗日斗爭進行了有針對性的部署。

9月22日

將日軍侵華形勢上報黨中央

張璐告訴記者︰“中共滿洲省委在加緊部署東北地區黨組織的抗日斗爭同時,也完成了遞交黨中央的關于日本開始侵略東北的報告。”

她在檔案文獻中查到了這份在事變發生的第五天,也就是1931年9月22日發出的《關于日軍佔領滿洲情形、省委的策略及工作布置》報告。

這份報告從日軍佔領滿洲的情形、我們的策略和工作布置以及幾個要解決的問題等幾個方面進行了詳細匯報。

就在同一天,中共中央作出了《關于日本帝國主義強佔滿洲事變的決議》,這一決議表明了中國共產黨堅決捍衛國家民族獨立的嚴正立場,號召在滿洲地區“應該加緊組織群眾的反帝運動”,“反抗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強調中共滿洲省委和東北人民組織“游擊戰爭,直接給予日本帝國主義以嚴重的打擊”的重要性。

9月23日

派200多名黨團員到抗日隊伍中去

張璐介紹說,由于國民黨當局奉行“攘外必先安內”的對外妥協投降路線,東北軍的大多數官兵處于“憤恨與彷徨”的狀態。

針對這一情況,在事變發生的第六天,中共滿洲省委為組織抗日武裝召開了緊急會議,同時作出了《滿洲省委對兵士工作的緊急決議》。現在可以查到的這份決議同樣是手書的,共有九大項。

這份決議指示,“黨應加緊領導與號召兵士群眾,發動他們不讓日本帝國主義軍隊繳械,反抗國民黨長官之一切命令的斗爭,以至嘩變”“如果有佔領當地反抗日軍進攻的力量,必須利用這一機會領導他們,並且發動當地工農群眾的斗爭,反抗日軍的進攻”。此後,中共滿洲省委派出了200多名共產黨員和共青團員到各種抗日隊伍中去發展黨組織。

此後,根據斗爭形勢的發展變化,中共滿洲省委又相繼發布了三份宣言,高高舉起抗日救亡大旗,讓東北人民看到光明和希望,對“九一八”事變後,東北迅速掀起抗日浪潮起到了巨大的推動作用。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