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歲那年,周淑玲成為抗聯小戰士———

她傳送的情報讓隊伍繳獲了彈藥

來源︰遼寧日報作者︰張 昕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7-09-26 14:49

抗聯老戰士周淑玲。 (照片由李勇提供)

提示

采訪周淑玲可謂一波三折。由于春節之後的一次肺內感染,已經98歲高齡的老人家一直住在醫院里。周淑玲的小兒子李勇考慮再三,在采訪的前一天決定由自己來講述父母的革命故事。

不一樣的“九一八”

李勇的母親周淑玲,老家在黑龍江省寶清縣三道河子,“九一八”事變爆發那年,周淑玲只有11歲。幼小的她親眼看見日寇殘害村民,燒殺掠奪無惡不作。就在那時,周淑玲的心里種下了對侵略者仇恨的種子。之後,周家祖孫三代都參加了抗聯,家里成了抗聯隊伍的地下聯絡點,在抗擊日偽軍的戰斗中,先後犧牲了7位親人。李勇說,母親每次說起“九一八”事變後家鄉遭受的苦難,眼神中滿是痛苦。

李勇的父親叫李銘順。在李勇心中,父親是戰爭年代能沖鋒陷陣、和平年代能默默耕耘的大英雄。“九一八”事變爆發時,李銘順在東北軍吉林軍區二十六旅六七五團五營二連當兵。他所在的團駐防在牡丹江南的鐵嶺河一帶。李銘順在回憶錄中記述︰“事變的消息傳來後,東北軍廣大士兵義憤填膺,紛紛要求與日寇決一死戰。東北軍士兵大都是東北人,一听說日寇佔領了自己的家鄉,燒殺擄掠,無惡不作,有的吃不下飯,睡不著覺,有的流著淚找到營長、團長,訴說保家衛國的決心,要求開往前線消滅日寇。”

當時日寇很快佔領了遼寧、吉林兩省的主要城市,又到了哈爾濱。東北軍的戰士們恨得咬牙切齒。李銘順認清了國民黨不抵抗的現實,逢人就講自己的革命觀點,很快,軍營中形成了一股堅決主張抗日的力量。不久,李銘順以出早操為名,帶著一個排的戰士出了村子。這支自發抗日的隊伍戰斗在萬達山區,馳騁在三江平原上,同日偽軍進行激烈的戰斗。

最難忘的兩件事

與父親直接殺上戰場相比,母親抗日是從做地下情報員開始的。李勇告訴記者,母親15歲時開始為抗聯傳送情報。

在周淑玲的記憶中,有兩件事是她這一生最引以為傲的。一件事是有一年秋天,三叔扛著一個大麻袋回家,並把它放在房頂藏了起來。三叔前腳剛走,日本兵後腳就到了。他們沒找到三叔,卻抓住了四叔並百般折磨他,要四叔說出三叔的下落。當時周淑玲意識到這事肯定和那個麻袋有關。她爬上房頂,打開麻袋一看,里面全是炸藥、手榴彈和抗聯的紅袖標。身體單薄的周淑玲不知哪來的力氣,連拖帶拽把麻袋拖到屋後藏了起來。沒找到三叔、也沒找到麻袋的日本兵走到門口扇了周淑玲兩個耳光,算是泄了憤。雖然挨了打,但听說麻袋里的物資被運到了抗聯三十二團,在戰場上派上了用場,周淑玲心里高興極了。

另一件事發生在有一年冬天的傍晚,周淑玲在自家附近發現了十幾輛日本卡車。警惕性很高的她躲在山頭仔細觀察,發現車上裝的是被服和彈藥等物資。當時抗聯的斗爭條件異常艱苦,這些物資若能送到抗聯戰士手中,那可是解決了大問題。周淑玲趕緊將情況報告給抗聯領導。第二天,埋伏許久的抗聯戰士在伏擊戰中擊斃20多個日本兵,繳獲了不少物資。

後來因為漢奸告密,日偽軍把周淑玲家的房子燒了,周淑玲為了躲避抓捕來到抗聯第三軍。這期間,周淑玲先後得到父親、三叔、五叔戰死的消息。盡管親人的犧牲讓她悲痛欲絕,但周淑玲一直認為,中國絕對不能被日寇佔領,為了反抗侵略,犧牲生命也是值得的。

1938年,在抗聯第三軍,周淑玲與志同道合的團長李銘順結為夫妻。在艱苦的環境中,他們先後失去了兩個孩子。

經歷一次次生死考驗,周淑玲始終堅持著。1939年11月,他們撤到蘇聯。日本投降後,夫婦倆終于回到了祖國。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