犧牲75年後,他的名字鐫刻在英烈牆上

來源︰中國青年報作者︰王達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7-11-13 09:47

11月3日,伴隨著響亮的鑿刻聲,鐫刻著迄今為止人民空軍犧牲空勤人員和飛行員名字的英烈牆上增加了3位烈士的名字——馮達飛、余旭、彭高飛。

自2009年建成開始,鐫刻在這面巨牆上的英烈名單長度一直在緩慢增加。去年在飛行訓練中犧牲的余旭、彭高飛烈士姓名被鐫刻在名單的最後,馮達飛烈士的名字則排在了名單的第一部分——“人民空軍成立前”,此時距離他犧牲已經過去了75年。

馮達飛烈士是中國共產黨首批參加作戰任務的飛行員之一,被選派到蘇聯學習飛行,曾經駕駛從國民黨軍隊繳獲的飛機從福建漳州飛抵中央蘇區,有著傳奇的人生經歷。這個並不為人熟知的名字刻進英烈牆背後,也隱藏著一段打撈歷史的故事。

中國共產黨首批參加作戰任務的飛行員之一

提起馮達飛烈士的經歷,63歲的廣州新四軍研究會宣講團常務副團長耿海薪博士如數家珍,仿佛在介紹一位熟悉的老朋友。而在一年多前,他對這位革命先烈卻不甚知曉。

去年9月,耿海薪作為廣東省農委新農村建設辦公室顧問去連州市考察精準扶貧情況。在了解當地情況時,他發現了馮達飛的故居和紀念館,頓時覺得這位烈士“分量很重”︰“他是1924年黃埔軍校一期學員,在黃埔軍校加入中國共產黨。此後歷任紅七軍縱隊司令員、紅八軍代軍長、抗日軍政大學第二大隊大隊長、新四軍教導總隊副總隊長兼教育長、新四軍新二支隊副司令員等職。”

考入黃埔軍校時,馮達飛23歲,和後來成為我軍著名將領的徐向前、陳賡、左權等人是同期的同學。

“馮達飛家人說他自幼聰明,愛學習,很孝順。”後來被耿海薪邀請到連州參加馮達飛紀念活動的北京新四軍研究會理事朱宏佑說,“看他的照片,相貌堂堂,一表人才。用他的家鄉話說,真是個靚仔!”

1924年9月,孫中山決定在大沙頭創辦大元帥府軍事飛機學校(又稱廣東航空學校)。11月,馮達飛和劉雲等10名同學從黃埔軍校畢業後被選拔進入廣東航空學校學習。其間,他和劉雲、唐鐸等同學一起執行東征作戰任務,成為中國共產黨首批參加作戰任務的飛行員之一。

“中國共產黨真是有遠見卓識,在建黨時間很短、沒有自己的軍隊的情況下就選派共產黨員和進步青年學習飛行。”朱宏佑不禁感慨。

1925年8月,從廣東航空學校畢業的馮達飛又被選派到蘇聯空軍第二飛行學校學習。在這里,他接受了系統的航空知識培訓。“校中功課共有十余種,而以政治、戰術、機械、飛行、觀察為主要……出野外所穿的皮衣約有20斤重,所著的皮靴,重約8斤,行走不甚便捷。”他在寄給姐姐的信中介紹當時的求學生活。

求學期間,馮達飛利用假期游歷考察了意大利航空大學和德國陸軍大學將校組,並于1926年6月轉入基輔混成軍官學校東方班炮兵科學習。這些才能在他回國後參加廣州起義、百色起義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耿海薪覺得,必須要讓更多的人了解這位有著傳奇色彩的革命先烈。今年5月10日,他與廣州新四軍研究會合唱團團長賴曉峰(上饒集中營突圍的幸存者、著名藝術家賴少其之女——記者注)及盧春寧協助連州市委宣傳部策劃和舉辦了馮達飛烈士殉難75周年系列紀念活動。

這次活動得到了廣州新四軍研究會的大力支持。廣州新四軍研究會執行會長、原全國政協委員、原廣州軍區副政委王同琢中將親自率領廣州新四軍研究會合唱團、宣講團等近百人前往連州參加紀念活動。

同時,他們還邀請了昔日和馮達飛共事的革命者後代參加了這次活動。“馮達飛烈士的名字應該刻在空軍英烈牆上啊!”在活動中了解到馮達飛的經歷後,人民空軍首任副司令員常乾坤之子常說。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