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核司令":他的名字走入國家絕密檔案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熊杏林 鄒維榮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8-04-10 15:28

開欄的話

歷史的天空中,總有一顆顆耀眼的星星,無怨無悔地燃燒自己,照亮世界。

在中華民族邁向復興、人民軍隊闊步前行的偉大征程中,也有一群燦若星辰的科技巨匠——軍隊兩院院士、領軍拔尖人才和專家骨干。他們數十年如一日探索科學奧秘,為人類進步、國家富強和軍隊建設作出了突出貢獻、建立了不朽功勛。

術業有專攻,精神無界限。作為國家和軍隊的寶貴財富,軍隊科技創新人才攀登的科技高峰也許普通人無法企及,但他們崇高的精神境界、家國情懷、使命擔當,對于奮進在強軍征途上的每一名官兵,具有普遍的示範意義和巨大的激勵作用。

為引導全軍官兵特別是廣大科技戰線工作者自覺維護核心、听黨指揮,大力推進國防科技自主創新,為建設創新型人民軍隊營造良好輿論氛圍,解放軍報今天起開設“強軍報國•軍隊科技創新人才風采”專欄,敬請關注。

程開甲近照

一生為國鑄核盾

——記“兩彈一星功勛獎章”“八一勛章”獲得者程開甲院士

■熊杏林 解放軍報記者 鄒維榮

“我為中國人民迸發出來的創造偉力喝彩!”2018年新年前夕,听到習主席發表的新年賀詞,院士程開甲備受鼓舞。

對于他所參與的事業來說,世界對中國的喝彩聲,是從一聲巨響開始的。1964年10月16日,中國自主研制的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成功。

半個多世紀過去了,2017年7月28日,在人民軍隊迎來90歲生日之際,習主席親自將“八一勛章”頒授給為那聲東方巨響嘔心瀝血的杰出科學家、中國核武器事業的開拓者——程開甲院士。

幾天後,這位被譽為“中國核司令”的老院士迎來了自己的百歲生日。回望百年人生,他說︰“我這輩子最大的幸福,就是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和祖國緊緊地聯系在一起。”

一句肺腑之言,一生為國鑄盾,映照百年風雲。

在中華民族積貧積弱的苦難歲月,程開甲邊流亡邊完成了大學學業。在浙江大學就讀的四年中,為了躲避日本侵略者的炮火,學校搬了7個地方,被稱為“流亡中的大學”。

中華之大,竟然沒有一個求知青年安放課桌的地方。多年以後回憶起往日的一幕幕,那份悲憤和苦楚,程開甲仍刻骨銘心。

1946年,程開甲來到英國求學,嘗盡了被人瞧不起的滋味。有一次去海灘游泳,幾個中國留學生剛下水,英國人就立即上岸,還指著他們說︰“有一群人把這里的水弄髒了。”

“看不到中華民族的出頭之日,海外的華人心中都很悶、很苦。”他說。

1949年發生的一件事,讓程開甲看到了民族的希望。即使已經過去60多年,程開甲仍然能夠清晰記起當年的每一個細節。

“那是4月的一天晚上,我正在蘇格蘭出差,看電影新聞片時,看到關于‘紫石英’號事件的報道。看到中國人毅然向入侵的英國軍艦開炮,並將其擊傷,我第一次有‘出了口氣’的感覺。看完電影走在大街上,腰桿也挺得直直的。中國過去是一個沒有希望的國家,但現在開始變了。就是從那一天起,我看到了中華民族的希望。”

“紫石英”號事件,讓程開甲開始了解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解放軍。他給家人、同學寫信,詢問國內情況。先他回國的同學胡濟民告訴他︰“國家有希望了。”那一刻,程開甲決定回國。

1950年,程開甲婉拒導師玻恩的挽留,放棄英國皇家化工研究所研究員的優厚待遇和研究條件,回到了一窮二白的中國,開啟了報效祖國的人生之旅。

回國的行囊中,除了給夫人買的一件皮大衣外,全是固體物理、金屬物理方面的書籍和資料。

1952年,程開甲向組織遞交了入黨申請書,1956年正式加入中國共產黨。程開甲用自己的一生兌現了在入黨申請書上寫下的誓言︰“一輩子跟著黨,個人一切交給黨。”

回國後,程開甲被安排在南京大學工作。當時,南京大學的教授很少,學校把他當作歸國高級知識分子,給他定為二級教授。但他在填表時,執意不要二級,只肯領三級的薪金,他說︰“國家還在進行抗美援朝戰爭,我這份薪金夠用了。”

新中國成立初期,國家優先發展重工業。南京大學物理系決定開展金屬物理研究,學校把初創任務交給程開甲。為了國家建設的需要,程開甲毫不猶豫地將自己的研究方向由理論研究轉入應用研究,率先在國內開展了系統的熱力學內耗理論研究。

1958年,根據國家發展原子能事業的需要,南京大學物理系決定成立核物理教研室,學校還是把創建任務交給程開甲。程開甲再次服從組織安排,開始探索新的領域。

1960年,一紙命令,把程開甲調入中國核武器研究所。從此,“程開甲”這個名字走入國家的絕密檔案。

1961年,正當程開甲在原子彈理論攻關上取得重大成績之時,組織上又一次安排程開甲轉入一個全新的研究領域——核試驗技術。從此,程開甲進入人生旅途中的20年“羅布泊時間”。

在羅布泊,程開甲參與組織指揮了包括我國首次原子彈、首次氫彈、首次兩彈結合試驗和首次地下核試驗在內的各種類型核試驗30多次;20年中,他帶領團隊解決了包括核試驗場地選址、方案制定、場區內外安全以及工程施工等方面的一系列理論和技術難題;20年中,他帶領團隊利用歷次核試驗積累的數據,對核爆炸現象、核爆炸規律、核武器效應與防護等,進行了深入理論研究,為建立中國特色的核試驗科學技術體系作出了杰出貢獻。

面對一次次組織安排、一次次調整研究領域,程開甲在一篇文章中寫道︰“回國後,我一次又一次地改變我的工作,一再從零開始創業,但我一直很愉快,因為這是祖國的需要。”

程開甲院士曾寫下這樣五句話︰“科學技術研究,創新探索未知,堅忍不拔耕耘,勇于攀登高峰,無私奉獻精神。”

這五句話,既是他一生創新攻關的座右銘,也是他一生淡泊名利的自畫像。

走進程開甲院士的家,你很難把這里的主人,與“兩彈一星功勛獎章”和“八一勛章”獲得者聯系起來。

這里沒有寬敞的客廳,沒有豪華的家具,甚至沒有一件能夠吸引你眼球的飾物。離開戈壁灘後的程開甲,一直保持著那個年代的生活方式,過著與書香為伴,簡單、儉樸的生活。

偉大的科學家是不求名利的。但真正為祖國作出了重大貢獻的科學家,祖國和人民不會忘記。

程開甲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三、四、五屆代表,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六、七屆委員,中國科學院院士。他的研究成果,榮獲國家科技進步獎特等獎、一等獎,國家發明獎二等獎和全國科學大會獎、何梁何利科技進步獎等多項獎勵。1999年,被黨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授予“兩彈一星功勛獎章”。2014年,黨中央、國務院為他頒發了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2017年,中央軍委隆重舉行頒授“八一勛章”和授予榮譽稱號儀式,習主席親自將“八一勛章”頒授給這位杰出科學家……

“我只是代表,功勞是大家的。”對于這些崇高的榮譽,程開甲有他自己的詮釋︰“功勛獎章是對‘兩彈一星’精神的肯定,我們的成就是所有參加者,有名的、無名的英雄們在彎彎曲曲的道路上一步一個腳印去完成的。”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