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的隱蔽戰線上曾有一群報人在戰斗

來源︰大眾日報作者︰于岸青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8-04-23 09:39

解放戰爭時期,匡亞明(左五)和惲逸群(左六)在大眾日報社與同事們合影

戰爭中,中共山東分局機關報《大眾日報》是個文化單位,也是一個戰斗單位,曾工作在大眾日報的數百名記者編輯們一手拿筆,一手拿槍,向根據地軍民傳達黨的聲音,流血犧牲亦自豪壯烈。隱蔽戰線是一個特殊的沒有硝煙的戰場,又是我黨不可或缺的戰場。隱蔽戰線與新聞記者看似風馬牛不相及,但戰爭時期,有一些大眾報人就曾戰斗在隱蔽戰線,以他們的傳奇經歷譜寫了新聞史上一曲別樣的壯歌。

匡亞明︰白天出去,不曉得晚上能不能回來

1996年12月26日,匡亞明同志與世長辭。次年,南京大學出版社出版了《匡亞明紀念文集》,其中收錄了原中共中央調查部部長羅青長同志撰寫的紀念文章《深切緬懷隱蔽戰線的老前輩匡亞明同志》,羅青長稱匡亞明是“曾在周恩來、陳雲等同志領導下工作過的我黨隱蔽戰線上的老前輩之一”。這時,大家才知道,我國著名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家、教育家、《大眾日報》創始人匡亞明同志,在他的革命生涯中還有如此令人驚心動魄的經歷。

現在我們知道,匡亞明同志在隱蔽戰線上的工作分為兩段︰一是1926年到1937年在上海從事地下工作時期,一是1942年到1945年在中央情報部工作時期。

1927年至1937年十年內戰時期,國共之間隱蔽戰線激烈較量,而此時的上海是中共白區工作和隱蔽戰線工作的主戰場之一。在極端險惡的環境中,在白區堅持斗爭的共產黨人既要面對國民黨反動派的搜捕,還要隨時警惕和防止叛徒的告發與出賣;既要面對黨組織隨時可能因遭到敵人破壞而陷于失去組織關系、孤軍奮戰的境地,還要忍受因此而來自于黨內的懷疑和不信任。這些情況,匡亞明都曾遇到過。在上海從事地下工作期間,匡亞明曾四次被捕入獄,既遭受過酷刑,也曾被長期關押。匡亞明同志與那些堅貞不屈的共產黨員一樣,憑借忠貞的信仰和鋼鐵般的意志,保持了一個共產黨員的氣節,完成了黨交給的任務。

匡亞明曾回憶,在白色恐怖籠罩下的1928年1月,“當時處境很危險,白天出去,不曉得晚上能不能回來”。大革命失敗後,黨內滋長著一種左傾情緒,奉行以城市暴動為主的左傾盲動主義,位于上海的江蘇省委便要求上海和南京等地舉行工人暴動。時任共青團江蘇省委委員和團閘北區委書記的匡亞明,在開會時表示反對無準備無群眾基礎的罷工和暴動,引起江蘇團省委某些人的懷疑,認為匡亞明是“叛徒”,于是派中央特科紅隊除掉他。紅隊隊員的子彈正中匡亞明的門牙,但因距離較遠,匡亞明幸免于難。此事驚動了上海巡捕房,國民黨特務聞訊尋到醫院來,借機千方百計挑撥、離間,並誘使匡亞明投降。匡亞明嘴部受傷不能說話,但內心十分堅定︰誤傷也是我們共產黨內部的事情,決不受敵人挑撥,決不向反革命投降。特務認定匡是共產黨的大干部,在病房外派三班倒的特務看守他。匡亞明一直不能說話使敵人放松了警惕,傷未痊愈,匡亞明伺機逃出了醫院。

到4月,黨內的左傾傾向得到糾正,上海幾個熟悉匡亞明的區委書記聯名致信中央申訴該槍擊事件,原江蘇團省委因此受到中央批評並進行了改組。雖因槍擊事件身體遭受嚴重摧殘,雖因遭到來自黨內的無情打擊和不公正對待而難免感到冤屈,雖因受傷不得不暫時離開工作崗位,但匡亞明沒有消沉,而是利用這段時間堅持寫作,寫出了一批揭露黑暗、呼喚光明的文章與文學作品,在上海文壇產生了一定的影響。

匡亞明後來回憶︰“我被捕共四次,兩次判了刑,兩次沒有證據,保釋了。我在上海坐牢,坐了一年多,轉到蘇州反省院,又轉浙江,再轉南京。七七事變以後,國共合作,中共在南京設立八路軍辦事處,反省院中的共產黨員,只要周恩來開出名單,就能釋放。”

隨著國共統一戰線的建立,匡亞明輾轉來到山東根據地,根據山東分局的指示,領導創辦了《大眾日報》。1939年秋,大眾日報社社長兼總編輯匡亞明隨郭洪濤等山東七大代表團赴延安。他不是七大代表,隨團西去延安目的是解決自己的組織問題。

經過一年多的跋涉,匡亞明一到延安,就去中央組織部報到,說明情況。部長陳雲派干部科科長王鶴壽與匡亞明談話,王鶴壽把他的歷史問題一一列出來,逐個進行調查並取得證明材料。經過反復調查分析後,中央組織部得出了由陳雲和李富春共同簽署的結論︰確認匡亞明是經過艱苦工作和監獄斗爭考驗的好同志,恢復其1926年以來的黨齡,分配到中央情報部工作,任部長康生的秘書兼第四室副主任。

解決了組織問題後,匡亞明再次投身到隱蔽戰線之中。隱蔽戰線的工作不僅包括像《潛伏》中余則成那樣潛伏在敵人心髒歷艱犯險地搜集情報,也包括身在後方從浩如煙海的公開材料中抽絲剝繭地尋找有用的信息。匡亞明領導的四室——政治研究室正是從事這種工作,他們的主要任務是加強對于歷史、環境、國內外、省內外、縣內外具體情況的調查研究。

匡亞明在四室工作期間編寫了一套《什麼是……》教育叢書,有十幾本,比如什麼是三青團,什麼是軍統、中統,什麼是CC復興社,什麼是閻錫山犧盟會等等,以通俗易懂的語言澄清了大家的一些模糊認識。比如在《什麼是CC復興社》中,匡亞明經研究認為,它是由國民黨派生出來的黨內派系組織,他們也進行情報、偵察、反共等活動,但不等于就是特務機關,是黨派問題,不是特務問題。

經過一段時間的工作,他學習中央的文件並結合自身的工作,在《解放日報》上著文《論調查研究工作的性質和作用》,將中央《關于調查研究的決定》進行了思想上的總結和理論上的提升,認為調查研究是決定革命行動的依據。這篇文章發表後,得到了毛澤東主席的肯定,指定為延安整風的學習材料之一。

解放戰爭時期匡亞明把這個工作方法帶到了大眾日報,成立了專門的研究部,這在當時的黨報工作中是一個創舉。新來的沈梅珠被分配到研究部後不高興,堅決要求上前線上戰場采訪。匡亞明笑眯眯地說︰“我講個故事吧。”

他說,在延安時,有個中央首長的秘書被調去做資料工作,秘書表示不願意。首長說,那你去做敵工工作好嗎?秘書很高興問什麼時候去,首長點著小同志的鼻子說,就請你在圖書館里做敵工工作。幾年後,這位秘書成了延安的“國民黨組織部長”,要問他哪個國民黨將領的情況,幾分鐘後就可以得到答案。匡亞明沒有講一句大道理,用一個生動的故事說服了小同志。這個故事也是匡亞明對自己在情報部工作的生動描繪。

果然,大眾日報的研究部很快發揮了很大的作用。當時的研究部部長吳寶康就在軍事形勢研究上下了大功夫,他在牆上掛一張全國地圖,每天根據新華社的軍事新聞,了解各戰場的戰爭得失情況及敵我雙方的死傷俘數字材料,我軍每攻克一座城市、殲滅一部敵人,他就在相應部位插上一面小紅旗,算出彼此力量的消長增減。積累多了,敵我雙方的形勢在圖上一目了然。吳寶康根據統計數字還繪制了不少形勢圖,如以徐州為中心的戰爭形勢圖,《大眾日報》上1946到1948年的形勢圖都是他親筆畫的。他寫的分析性報道《華東殲敵數字證明蔣介石的重點進攻必將加速他的失敗》(1947年5月31日),是較早運用統計分析方法的新聞報道——從統計數字看戰局變化,報道中運用數字分析得出了國民黨軍的“重點進攻”已經破產,此稿後由新華社總社向全國播發。

惲逸群︰打入“岩井公館”屢立奇功

1946年底,惲逸群率《新華日報》(華中版)全體同志千里迢迢從華中來到山東,全體並入《大眾日報》,惲逸群任《大眾日報》總編輯,此時,入黨幾十年的惲逸群投身到正面戰場才兩三年。而此前,他奉黨的命令打入岩井公館的傳奇經歷,是我黨隱蔽戰線上的傳奇。

1942年隱藏在上海滿鐵的中共情報小組遭到破壞,中共情報人員不畏艱險,繼續打入日本外務省情報部門。日本駐上海領事館特別調查班,對外掩護名稱為“岩井公館”,負責搜集情報,進行特工活動。特別調查班的班長由日副領事岩井英一兼任,但實際主事的是中共秘密黨員、多面間諜袁殊。

1942年初,惲逸群奉潘漢年之命從香港返回上海,繼撤出的劉人壽同志打入岩井公館,擔任中國編譯社社長,為岩井公館所辦的《新中國報》《政治月刊》等報刊提供文稿。惲逸群以其特殊的身份,運用委婉手法,揭露日偽的丑態和國民黨頑固派反共的本質,批駁投降論;甚至還通過專文的形式,把岩井公館電台收錄的延安廣播內容,用明貶暗褒的筆法加以傳播。這在上海淪陷後,日軍嚴密控制新聞、日偽大肆宣傳和平論的環境中,無疑是佔領了一塊陣地。最重要的是,惲逸群通過這個特殊身份,還收集到日本政治、經濟等方面的大量情報。惲逸群一直工作到1944年10月被日本憲兵逮捕才停止。

進入潘漢年情報系統之前,惲逸群自1935年起就在中央特科高原同志領導下從事地下工作。他利用新聞記者的身份,向黨提供了大量情報,如國民黨內部情況、各派之間的斗爭、親日派和親英美派之間的矛盾、敵偽內部的情報等。惲逸群為保證安全,把所獲情況都強記在自己的腦子里,有些特別重要的,只在報紙上或其他地方做幾個暗號,在與高原接頭時,坐下來就寫,寫好馬上交給組織。

倚馬可待的寫作方式,令所有跟他同過事的人都印象深刻。1947年下半年,戰爭形勢發生根本變化,國民黨部隊大量被殲,惲逸群能夠安穩地坐下來寫文章了,于是他應大眾日報所屬的山東新華書店主辦的雜志《新華文摘》之邀,寫出了《三十年見聞雜記》在雜志上連載,總計九萬余字。難能可貴的是,當時他手頭並沒有任何現成的資料,是多年地下工作練就的博聞強記使他全憑記憶寫下來的。在文章中,他不僅惟妙惟肖地給蔣介石畫像,還詳細剖析了何應欽、陳誠、胡宗南、白崇禧的情況,以及CC、藍衣社、軍統、“新太子派”的內幕,還有其他各派系的歷史與現狀,彼此間的矛盾與糾葛等等。後以《蔣黨真相》為名結集出版後,這本書以它內容豐富、材料翔實、剖析透徹而風行于解放區,如今已成為史學工作者們編寫民國史的重要參考資料之一。

1948年濟南解放,惲逸群率領大眾日報社進入濟南後,即奉華東局的命令率部創辦濟南市委機關報《新民主報》。當中央公布43名戰犯名單時,社長兼總編輯惲逸群提出報紙上對每個戰犯都要作一個介紹,編輯部長王中說弄不全,他說到資料室去查。結果資料室把存的資料翻了個遍也弄不全,他听了匯報後對王中說︰“好好,你睡覺去吧。”次日王中醒來,新印出的報紙已在床頭,打開一看,43個戰犯的介紹一個也不少,每個戰犯的姓名、籍貫、年齡、簡歷、現任職務等應有盡有。這是怎麼查出來的?等王中一問才知道,是惲逸群全憑記憶自己寫的。王中佩服他的記憶力非一般人所及,也就此得知他是過去搞情報工作練出來的。《四十三個戰犯介紹》一文,解放區各報競相轉載。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