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公島起義催生膠東“八路海軍”

來源︰大眾日報作者︰于岸青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8-07-06 09:34

逸仙艦

劉公島上的日軍輔導部舊址

1944年11月13日,廣泛發行于山東抗日民主根據地的《大眾日報》,頭版頭條發表了一條重要消息——《深恐調赴南洋送死 劉公島偽海軍六百余反正 乘艦艇三艘安抵我海岸》。抗戰後期,日本侵略者日趨窮途末路,偽軍反正的情形並不少見,但正像報道中所說,“大股偽海軍反正在華北此尚為第一次”。起義消息經《大眾日報》《新華日報》、延安新華社等報道,美國舊金山電台也予以轉發,引起強烈反響。

我們知道,中國人民解放軍華東軍區海軍是1949年4月23日在江蘇泰州白馬廟宣告成立的,這一天也成為人民海軍建軍紀念日。然而鮮為人知的是,早在抗日戰爭後期,八路軍膠東軍區就組建了一支近千人的海軍支隊,它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第一支使用海軍番號的部隊。這支部隊的組成人員,就主要來自劉公島和龍須島起義的汪偽海軍。

槍響孤島:六百余偽海軍暴動殺敵

《大眾日報》消息報道:“……本月五日威海劉公島汪偽海軍華北要港司令部(包括基地隊、練兵營等全部)六百余人……在教官鄭道濟率領下,殺死日寇十七名,及偽高級軍官多名,攜帶鋼炮三門、機槍五挺、長短槍六百余支反正抗日,于六日乘軍艦一艘、汽艇兩艘在酒館(威海市以西約四十里)附近海岸登陸,現已開入我根據地,與我東海區部隊取得聯系,我軍民正準備盛大的歡迎。按大股偽海軍反正在華北此尚為第一次。”

日軍及汪偽正氣急敗壞。十幾天後,11月27日的《大眾日報》一版再登消息《繼劉公島舉義後龍須島偽海軍反正》:“繼劉公島偽海軍反正後,龍須島偽海軍六十七人又于十日夜活捉敵輔導員河口、金子等二人起義抗日,投奔我軍。並協同我軍于十二日晨向敵二零號炮艦攻擊,敵傷亡不詳,但听到船艙內里號聲不絕。現該部已安抵我東海軍分區司令部。”僅僅五天後,就又發生了龍須島起義。

雖然時間、地點相隔如此之近,其實這兩次起義卻有著不同的發展軌跡。

劉公島因其在威海東部海面、扼渤海咽喉的獨特地理位置,自古以來就是海防重地。汪精衛公開投敵當漢奸後不到兩年,1940年3月,汪親任海軍部長的汪偽海軍部即成立,其下轄的威海衛基地隊司令部就設在劉公島,司令部所轄六個派遣隊,五個在劉公島,一個在位于山東半島最東端、同劉公島隔海相對的龍須島上。

練兵營是個訓練新兵的機構,1941年在島上西畽設立,每期名額一兩百人不等,多是以模糊的愛國名義和虛假的優厚待遇為名,從青島、煙台、威海以及平津地區招收青年學生。劉公島上有幾十人的日軍輔導部,這才是真正掌握島上軍政大權的部門。輔導部就設在島上高處的一幢別墅內,居高臨下俯視著司令部、練兵營、棧橋、碼頭,以及海上艦艇的活動情況。

先後來到島上的數百名練兵,原本就多是在被蒙蔽哄騙或迫于生計的情況下加入進來的,上島後日軍和偽上層軍官對士兵肆意克扣盤剝、打罵侮辱,激起了士兵們的強烈不滿。當時,島上練兵營內流傳著一首打油詩:“劉公島上真是好,四面環水中是孤島。學兵好比籠中鳥,想跑也跑不了。海軍的伙食真是‘好’,一日三餐吃不飽。饅頭就一個,咸菜一小條……”加上不少人在做學生時就有較強的愛國、報國思想,反日抗日情緒逐漸在基層官兵中悄悄蔓延開來。

1944年下半年,八路軍在各戰場已開始了局部反攻,膠東軍區連續發動了夏季和秋季攻勢,攻克敵據點上百個,兵臨煙、威城下。此時,在劉公島上受壓迫已久的練兵們也看見,日本軍艦上十六七歲的“小鬼子”出現得越來越多,說明日本已兵源不足;日本鬼子拆走了丁提督府門前的兩門大炮,這說明日本資源枯竭,鋼鐵不足;偽軍官們則忙著將財物托島上最大的“海祥”艦南運,為以後逃跑時留後路。意識到日軍的失敗不可避免,在練兵營衛兵隊少尉隊長鄭道濟,以及上士班長連城、畢昆山、李仁德、劉國璋,中士副艇長王文翰等人的秘密鼓動和組織下,一個決心殺敵起義、逃離孤島的骨干團隊形成了。

到了10月底,暴動預想逐步在練兵營內傳開。一天,一位骨干又成功發展了一名勇敢力大、敢打敢沖的新成員,兩人興奮得喝醉了酒,在宿舍大喊:“中國人不當亡國奴!我們要打鬼子殺漢奸!”被大家用被子捂住,幸而也無人告密……但很顯然,起義已迫在眉睫了!

轉眼到了11月3日,這天是日本裕仁天皇生日,劉公島上三十多名日軍全部集中在輔導部內會餐、狂歡。鄭道濟覺得這是一網打盡的好機會,但多名起義骨干認為過于倉促,準備不足,秘密會議采納了連城提議,推遲兩天,定在11月5日武裝起義。

5日是星期天,按慣例島內官兵可出島進城游玩。出島的船有兩班,上午8時開、11時返島,下午1時開、5時返島。開船前,連城和畢昆山兩次來到碼頭,裝作看熱鬧夾雜在人群中,暗自觀察、清點日偽出島的人數,發現日軍共有13人出島,偽海軍基地司令李玉琨、副司令王景和及校尉級軍官十多人也乘艦離島,島內只有個別日偽軍值班留守。

下午1點30分,鄭道濟按計劃將起義骨干及部分練兵集合于練兵營第二兵舍,他站在床板上高聲呼喊:“弟兄們,我們再也不受鬼子漢奸的欺壓了,我們要拿起武器,消滅日本鬼子和漢奸,願意打鬼子的弟兄們勇敢地站出來!”隨後宣布,正式起義!

起義人員被編為三個突擊隊,立即分頭開始行動。

畢昆山和劉國璋率第一隊直奔日軍輔導部。他們沖進值班室,卻發現空無一人。隊員石涌沖上二樓,這里是島上制高點之一,窗口平時就架著兩挺可以控制很大範圍的機槍。看見一個鬼子正朝機槍躥去,石涌抬手一槍未打中,驚慌失措的鬼子忙從樓側的小樓梯躥回樓下,被劉國璋堵個正著,手起刀落結果了他。這時,正在不遠處棧橋上釣魚的3名日軍听到槍響,扔下魚竿往輔導部跑。畢昆山從窗口看見,判定這三人不敢走大門,而會抄近路從側背面小夾道返回,于是率人埋伏,一舉將這三個鬼子擊斃。對起義成敗至關重要的一處——日軍輔導部,被順利拿下了。

第二隊由連城和崔大偉率領,向基地隊司令部接近。他們佯裝找人,說通門崗,徑直奔向值班室,將正在值班的偽少尉軍官丁爾為擊斃,佔領了司令部。

鄭道濟親率第三突擊隊沖向西炮台派遣隊,先悄悄將槍架上的武器收走,然後說服守衛士兵加入了起義隊伍,兵不血刃地完成了計劃。

隨後,起義隊伍又按計劃控制了“同春”“東海”等艦艇,並分路解決東畽、東泓、西畽、旗頂山等幾個派遣隊。起義隊伍計劃周詳,執行堅決,加上廣大士兵對日偽殘酷統治和任意凌辱久已不滿,接下來的行動也很順利,不到兩個小時,劉公島上所有要害處所都被起義隊伍控制。

但至關重要的最後一擊是,對即將返島的日偽軍官的殲滅戰。鄭道濟他們迅速把起義暴動的痕跡掩藏好,棧橋、練兵營等處按照往日的秩序恢復常態,連城帶領40多人、兩挺機槍埋伏在了棧橋附近。

下午5時30分剛過,從威海衛返島的“日生利”號交通艇徐徐靠岸,7名日軍士官以及十幾名偽軍官依次走上棧橋,裝作帶纜接船的崔大偉等十幾名起義練兵,腰里暗藏手槍,看似隨意地一一跟在上岸的日偽軍官後面,當走在前面的日軍快到棧橋末端時,連城突然開槍發出了動手的信號,“人盯人”的練兵們紛紛掏槍射擊,毫無防備的敵人一個個應聲倒地,沒被打死的企圖逃跑,埋伏在棧橋下面的練兵們一擁而上,干淨利落地將其全部消滅。

至此,劉公島武裝起義大獲全勝,共殲滅日軍17名、頑偽官兵40余人,繳獲艦船4艘、軍用舢板兩條、火炮兩門、機關槍4挺、步槍600多支、手槍30多支,起義隊伍無一傷亡。

這天,海上刮著三四級的西北風,劉公島雖槍聲不斷,但位于其西南方向的威海衛的鬼子卻絲毫未察覺。

鄭道濟把起義部隊編為8個行動隊,包括部隊、家屬、海員在內,共計600余人,分乘“同春”“東海”“日生利”等艦船,午夜時分駛離劉公島。次日拂曉後,為防日軍飛機追擊轟炸,船隊在威海西約四十華里的雙島港西海岸登陸。

山村談判:隊伍開赴抗日根據地

登陸後,起義隊伍先是疏散隱蔽在野外樹林里,躲避日軍從青島派來的飛機搜尋和轟炸,然後來到距雙島港最近的夏家畽村。傍晚,鄭道濟再次召集大家作抗日動員。入夜後,隊伍即向牟平、酒館一帶行進,那里是預定的目的地,鄭道濟等人準備去那兒立足並尋找國民黨中央軍。

其實,在劉公島上閉塞的日子里,鄭道濟他們完全不清楚,此時除青、煙、威等城市被日寇佔據,萊陽、即墨局部農村被國民黨投降派趙保原部佔據外,整個膠東半島已在我八路軍和民兵武裝的攻勢下基本連成一片,成為抗日民主根據地,前後雙島及夏家畽就已是根據地的邊緣區,地方黨組織第一時間就向八路軍膠東軍區東海軍分區報告了情況,軍分區黨委也從威海得到了暴動的消息,馬上決定派人爭取這支隊伍一起抗日。軍分區派出文西獨立營接應他們。

7日拂曉,起義隊伍行抵雙林前村,很快村里的小學教員受八路軍委托接連送來兩封信,大意是:听說你們是劉公島偽海軍殺掉鬼子出來抗日的,歡迎你們參加八路軍共同抗日,希望你們派人上山來談談。

鄭道濟與起義骨干連城、畢昆山等人商量後,派連城為代表上山,並提出參加八路軍的三個條件:一是願意服從命令听指揮,但並非繳械投降;二是隊伍不拆散不改編,干部不受訓;三是家屬要給予妥善安置。

飛馬趕來的東海軍分區政治部敵工股股長辛冠吾一見連城,馬上對他們的英勇行為表示欽佩,並代表膠東軍區、東海軍分區首長對他們參加八路軍表示熱烈歡迎。對于連城提出的三個條件,辛冠吾直率地說:“你們參加八路軍是光榮反正,當然不是繳槍投降,隊伍肯定不拆散、不改編,你們放心好了。至于干部受訓問題,你們可能听了敵人的反動宣傳,思想有顧慮,八路軍對干部主張培養提高,恐怕到時候你們會主動要求受訓的。關于家屬問題,不僅能妥善安置,而且要比你們想象得還好。我們八路軍是說話算數的,你們不要有什麼顧慮。”

談判成功了,這是形勢所趨,更是人心所向。消息一傳開,山上山下的兩支隊伍,包括村里的群眾,一片歡呼。

當晚7時,起義隊伍向根據地縱深開進,正式踏上了革命征途。

與劉公島上偽軍自發起義不同,龍須島起義則是早有中共地下黨員經過積極的爭取和策劃,只不過劉公島起義使起義時機不期而至。

劉公島起義震動敵偽,龍須島也變得風聲鶴唳。這里駐扎有偽海軍一個派遣隊,中尉隊長叢樹生是文登縣東山後村人,妻子在家鄉參加過婦救會,對他的思想傾向有一定的積極影響。中共地下黨組織也積極聯絡龍須島偽軍中的熟人進行活動,準備相機起事。

11月5日劉公島起義後,日軍除封鎖消息外,力圖加強對龍須島偽海軍的監視和防範。8日,龍須島派遣隊的日軍輔導員奉命回劉公島開會,研究防止偽軍暴動的對策,島上只剩了兩個鬼子兵。10日上午,中共地下黨張杰和傾向革命的龍須島派遣隊隊副李傳璽約請叢樹生見面,介紹了劉公島起義的情況,鼓動他也把隊伍拉出去參加八路軍。叢樹生當機立斷,當晚在八路軍榮成獨立營的接應下率眾起事,活捉了兩名鬼子,率67人奔赴已被我軍解放的榮成參加了八路軍。

膠東命名:共產黨領導下首現“海軍”

劉公島起義部隊進入根據地後,沿途受到我抗日軍民的熱烈歡迎。1944年11月10日,部隊到達離東海軍分區駐地只有幾里路的文西縣阮東村,軍分區首長設宴款待起義骨干並召開歡迎大會,八路軍的真誠、平等相待,根據地群眾的熱情,使起義隊伍從官兵到家屬都深受感染。數日後,隊伍西移大宋家村至北長嵐村一帶,在這里換上新的八路軍灰色棉軍服。東海軍分區黨委派來了聶鳴九、辛冠吾、陳伯堅等同志臨時負責政治工作,部隊開始接受黨的教育。

時任中共山東分局書記、山東軍區司令員兼政委的羅榮桓獲悉情況後,因其高技術兵種的特殊性質,特向延安作了匯報,毛澤東聞訊後也十分高興。11月13日,羅榮桓就該部隊的整編、教育、人才保留、家屬安置等,專門向膠東軍區司令員許世友、政委林浩等人作了具體指示。

膠東軍區起初想把起義隊伍整體編為邊防支隊,鄭道濟等人出于對自己海軍身份的驕傲和喜愛,堅持保留“海”字番號,經上報山東軍區批準,11月22日,東海軍分區在文西縣鋪集(1941年12月,文登析為文登[東]、文西兩縣)召開命名和授旗大會,司令員劉涌宣布起義部隊命名為八路軍“山東膠東軍區海防支隊”,任命鄭道濟為上校支隊長,膠東軍區司令部警衛營營長王子衡為副支隊長,膠東軍區政治部副主任歐陽文兼任支隊政委,連城、畢昆山等分別被任命為中隊長。大會上,鄭道濟代表支隊全體指戰員莊嚴宣誓:

“際此殺敵舉義重回祖國之時,我們痛悔過去之誤入歧途,現在中國人民面前及共產黨旗幟下忠實宣誓:我們決在共產黨八路軍首長領導下,為打倒日本帝國主義,建立獨立自由幸福的新中國及解放全人類的事業奮斗不懈,我們堅決服從領導,執行命令,忠于國家,忠于民族,矢志不渝,此誓!”

不久,叢樹生帶領龍須島起義的60多人也到了這里,兩支起義部隊在根據地腹地牟平縣大石畽村會師。龍須島起義部隊被編為第四中隊,叢樹生任中隊長。需要特別指出的是,被抽調來與叢樹生搭檔、任四中隊政委的,就是後來寫出著名小說《林海雪原》、塑造了膾炙人口的英雄楊子榮的軍旅作家曲波。

也是在這時,人民海軍歷史上一件具有重要意義的事情發生了:為進一步落實黨中央和山東軍區要為將來建設新海軍作準備的思想指示,膠東軍區經請示,將海防支隊改稱為“海軍支隊”!

其實此前從1941年到1944年,我山東抗日民主根據地清河區、渤海區曾先後組建了多支海防支隊、大隊。1940年末到1941年初,新四軍也曾收編蘇北國民黨雜牌軍海防團,建立直屬新四軍軍部領導的海防總隊。此次膠東軍區海防支隊改為海軍支隊,盡管只是一字之差,卻是中共中央及毛澤東等領導人高瞻遠矚、未雨綢繆,為將來建設新中國正規化海軍作鋪墊的具體體現。這支“八路海軍”也就成為人民軍隊歷史上第一支以“海軍”名義出現的部隊,而日後的事實證明,它也確實成為新中國人民海軍的搖籃。

東北征戰:傳奇部隊屢立奇功

“海軍支隊”于1944年12月完成組建充實後,1945年初轉入軍政訓練和形勢、思想、紀律教育。1945年8月3日的《大眾日報》以長篇通訊《改造中的海軍支隊》再次報道了這支隊伍,熱烈地預期海軍支隊將“生長成中國的一支新海軍”:

“膠東軍區海軍支隊(原劉公島偽海軍),經過□年(應為半年——記者注)來的整訓,部隊面目已開始煥然一新,初步建立了為人民服務的思想。政治工作已在部隊中初步建立起來……現在大家對政治工作,都有了比較正確的認識和態度,迫切要求進步,要求多上政治課,過去報紙發下後都不願看,現在則爭著看。有的還自己訂一份大眾報。過去對共產黨害怕,現在有不少要求參加共產黨。並有的向政委表示:‘這次反掃蕩如果我犧牲了,希望能讓我參加黨。’二中隊全隊,過去只十一支鋼筆,現在都把買零嘴吃的錢省下買鋼筆,全隊鋼筆增加到七十一支……幫助群眾勞動已成為習慣……完成了開荒任務……軍事教育在海軍支隊的進行是有其特殊困難的……經過了多方面的動員之後,以陸戰為主的教育方針被大家所認識了。學習情緒逐步地提高了……半年來的海軍支隊,在黨與上級的正確領導下,已開始成為一支為人民服務的隊伍。目前,正在總結半年工作,研究今後部隊建設的具體問題。以便使海軍支隊生長成中國的一支新海軍。”

然而,解放戰爭的爆發使這支新海軍接受了更急迫的使命——挺進東北,根據戰爭形勢的需要也改掉了“海軍”番號。

日本投降後,海軍支隊曾小試牛刀奉命配合主力攻打即墨縣城,殲滅了駐青島一帶拒絕向八路軍繳械投降的日偽軍。9月,海軍支隊在萊陽縣水溝頭鎮(今萊西縣)再次擴編,膠東軍區牟平獨立營充實進來。補充來的人中有一位二十七八歲“年齡不小、軍齡不長”的新兵楊宗貴,這個曾闖關東多年的“老江湖”在東北還有一個名字、日後數十年震響全中國——楊子榮!

接到挺進東北的號令,海軍支隊從龍口渡海,于27日晨在遼寧莊河登陸。根據遼東軍區司令員兼政委肖華的指示,部隊改番號為“東北人民自衛軍遼東軍區第三縱隊第二支隊”。11月7日,二支隊急速北上哈爾濱,擔負保衛北滿分局和軍區的任務。在此後幾年時間里,他們解放城鎮,轉戰農村,宣傳土改,擴大隊伍,歷經大小戰斗百余次,殲敵數千,尤其是在艱苦的剿匪斗爭中表現出色,屢立奇功。1947年2月以後,這支在戰斗中不斷發展壯大已達幾千人的英雄部隊,分別編入一縱(抗美援朝“萬歲軍”第38軍前身)、六縱、獨立第八師(1949年進駐北平改稱中央縱隊第一師,拱衛中央機關)、炮兵縱隊、鐵道縱隊等部,先後參加了遼沈、平津、渡江、解放大西南等重大戰役,抗美援朝戰爭中也有他們英勇的足跡。在漫長的征程中,原海軍支隊的成員先後有100多人英勇犧牲。

1949年6月開始,中央軍委在全軍範圍內抽調原海軍支隊中劉公島、龍須島起義官兵170余人,參加人民海軍的建設。

原海軍支隊的成員文化程度高,又懂得海軍專業知識,同時經過三年解放戰爭的鍛煉考驗,軍政素質全面提高,很快便成為海軍建設的骨干。1951年,蘇聯幫助培訓首批四艘潛艇艇員,學成後其中有三名艇長、一名艇政委是劉公島起義人員;第一批去蘇聯艦長班學習的八名學員中也有四名參加過劉公島起義;第一批任驅逐艦艦長的四位艦長有三名是劉公島起義人員。劉公島起義人員皮久庚,在新中國成立後任南海炮艦大隊大隊長,業務精熟、作戰勇敢,台灣蔣軍頗為忌憚,懸賞十萬大洋買其人頭。每當台灣電台廣播“皮匪久庚”的出航消息,台灣蔣軍特別是海軍便高度緊張,如臨大敵。

原海軍支隊支隊長鄭道濟,先後任安東軍分區副司令員、大連港務管理局副局長等職,並曾參加解放一江山島的戰役;原二中隊隊長畢昆山後任海軍指揮學校指揮系主任、訓練部部長,還曾任葉劍英元帥秘書。1953年2月20日,毛澤東視察海軍洛陽艦,親筆寫下“為了反對帝國主義的侵略,我們一定要建立強大的海軍”題詞,該艦艦長正是原海軍支隊四中隊隊長、當年領導龍須島起義的叢樹生。

在抗日戰爭、解放戰爭的幾年里,盡管這支“八路海軍”以“海軍”名義存在的時間並不長,而且大多數人、大多數時間都是“陸戰隊”,但毫無疑問,他們是新中國人民海軍的重要基石之一,他們的歷史功績不應被忽視,更不能忘記。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