銘記歷史|警惕和平的晴空再起陰霾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尚偉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8-07-10 09:56

在人類歷史上,總有一些重大事件,直接影響到歷史發展的進程,甚至促成歷史軌跡的轉折。正因如此,與重大歷史事件相關的時間和空間坐標,往往成為引發人們紀念與反思、回顧與展望的重要標識。7月7日和盧溝橋,便是中華民族的重要紀念日和紀念地。

1937年7月7日,日本帝國主義悍然發動震驚中外的盧溝橋事變,開始了蓄謀已久的全面侵華戰爭。這一具有歷史界碑意義的重大事件,同時也標志著中國人民全面抗戰的開始。

81載斗轉星移,盧溝橋上的斑駁彈痕昭示著那段悲愴的歷史記憶不容忘卻,那烙滿時光印記的石獅子正在見證中華民族走向偉大復興的滄桑巨變……請關注《解放軍報》的報道——

警惕和平的晴空再起陰霾

——寫給銘刻在歷史界碑上的盧溝橋

■軍事科學院軍隊政治工作創新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尚 偉

“盧溝橋盧溝橋,男兒墳墓在此橋”

日軍進攻盧溝橋前夜,國民黨第29軍代軍長兼37師師長馮治安已預感到戰事在所難免。他指示盧溝橋守軍︰“國家存亡,在此一舉。假若沖突,盧溝橋即是你們的墳墓!”

8日清晨,29軍陣地遭到日軍猛烈進攻,官兵奮起反抗。時任29軍副軍長兼北平市長秦德純命令219團團長吉星文︰“犧牲奮斗,堅守陣地,即以宛平城盧溝橋為吾軍墳墓,一尺一寸國土,不可輕易讓人。”

墳墓,本應是生命最遙遠的歸宿,但29軍官兵卻把墳墓當作自己唯一的退路。這種氣概,還體現在《盧溝橋歌》的歌詞中。歌詞分三段,每段的前兩句,重復著“盧溝橋盧溝橋,男兒墳墓在此橋!”

這首歌刊印在東北一家出版社1937年出版的一本圖書中,並未傳唱開來,且詞作者也無從查證。那本圖書收藏于中國人民大學圖書館,書頁雖已發黃,但從這首歌詞中,依然能讓人感覺到盧溝橋抗戰官兵鏗鏘的誓言和澎湃的豪情。

盧溝橋事變後,穿梭在槍林彈雨中的不只有軍人。

7月7日那天,戰地記者方大曾正在家休假。當得知日軍進攻的消息後,他迅速整理相機和膠卷,在10日早晨與母親和妹妹匆匆告別後,帶著行李騎著自行車向盧溝橋進發。奔走于兩軍相搏的戰場,他目睹了許多慘烈和悲壯的場景。宛平城下,他看到人們在掩埋陣亡將士的遺體,童子軍在向商戶募捐;盧溝橋上,被眼前景象所感染的他發出“偉大的盧溝橋也許將要成為偉大的民族解放戰爭的發祥地”的感嘆。

由此,他撰寫了長篇通訊《盧溝橋抗戰記》,記錄下29軍將士的壯舉。後來,他又在《血戰居庸關•新的長城》中寫道︰“一些臨時工事亦被炮火轟平,居庸關從今以後再也不會看到它的模樣了,有的是由我們忠勇的抗日將士的血肉所築成的一座新的關口!”

“四萬萬人齊蹈厲,同心同德一戎衣”

盧溝橋事變的第二天,中共中央就發出通電︰“擁護和贊揚馮治安部的英勇抗戰。”毛澤東、朱德、彭德懷、賀龍等還聯名致電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介石︰“敬懇嚴令29軍奮勇抵抗,並實行全國總動員,保衛平津,保衛華北,規復失地,紅軍將士,咸願在委員長領導之下,為國效命,與敵周旋,以達保土衛國之目的。”

日軍的殘暴行徑,加速了中華民族的覺醒。此後,“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積極投身到抗擊侵略者的洪流之中,中華兒女的愛國主義比以往任何時期都表現得更廣泛、更強烈、更持久。

1938年7月,周恩來和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政治部第三廳廳長郭沫若決定發起“七七獻金”活動,以“喚起每一個老百姓的抗戰意識”。毛澤東得知周恩來捐出了當月全部薪金後,捐出自己作為國民參政員的月薪。活動即將結束時,台前“還是擠滿了人,把台幾乎都擠垮了”。面對如此熱烈的愛國場面,活動不得不延長兩天,並增設了10余座流動獻金台。持續5天的活動,獻金人數超50萬。7月11日《新華日報》發表《獻金台上》一文指出“這次獻金運動,是中國興亡的重大測驗,測驗的結果如何?可以萬分肯定地回答︰中國不會亡,中國一定復興!”

日本法西斯強加于中國人民的這場浩劫,讓中華民族從苦難中猛醒。中華兒女前僕後繼、浴血奮戰,最終取得近代以來抗擊外敵入侵的第一次完全勝利。正如毛澤東所指出,這是“戰爭史上的奇觀,中華民族的壯舉,驚天動地的偉業”。而今天,當我們行進在實現偉大夢想的征程上,仍然需要這樣的警醒和團結。

“讓和平的陽光永遠普照人類生活的星球”

“落日盧溝橋上柳,送人幾度出京華。”盧溝橋本是和平之地,日本軍國主義的炮火,卻把這座歷史名橋變成了與戰爭相連的歷史界碑。然而,戰爭的烽煙,並不能遮蔽正義的力量,和平的陽光依然透過戰爭的陰霾映照在中國大地上。

歷史是最好的教科書,也是最好的清醒劑。只有正確認識歷史,才能更好開創未來。遺憾的是,挑起侵華戰爭並給中國造成巨大災難和傷害的日本政府,至今仍不肯向歷史和中國人民認罪。

倒行逆施的一小撮人,永遠擋不住歷史滾滾向前的車輪。2005年5月19日上午10點45分,91歲的日本侵華老兵本多立太郎緩步走上盧溝橋,在橋面中間雙膝跪下,為自己在日本侵華戰爭中的罪行向中國人民謝罪。其實,本多立太郎並未參與盧溝橋事變。1939年5月應召入伍的他,8月被派駐到中國江蘇省金壇縣,兩年後返回日本。期間,他曾在日軍軍官的催逼下殺害過一個中國戰俘,並為此一直深感自責。

然而,跪在盧溝橋凹凸不平的橋面上,本多立太郎卻真誠地說︰“日本侵略過中國,該謝罪的就要謝罪,該賠償的就要賠償。我希望日本青年能夠和中國青年和平相處。作為一個90多歲的老人和一個負有罪責的人,我希望中日之間永不再戰。”

這是一個日本老兵的告白,也是對不肯認罪的日本政府的嚴肅鞭撻!

中國人民對戰爭帶來的苦難有著刻骨銘心的記憶,對和平有著孜孜不倦的追求。我們希望,本多立太郎的懺悔,不只屬于那些自發而孤獨的謝罪者。我們希望,世界各國都能和中國一樣,為維護世界和平做出力所能及的行動,讓和平的陽光永遠普照人類生活的星球。

盧溝橋事變81周年之際,游客在盧溝橋抗戰舊址參觀。新華社記者  彭昭之攝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