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軍歧路,挺立英雄

來源︰北京日報作者︰劉冕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8-07-11 16:18

插圖/傅--

砰!砰!砰!

1927年8月1日凌晨2時,連續三聲槍響,南昌城內各處起義軍應聲而起。揭開了中國共產黨獨立領導武裝斗爭和創建革命軍隊的序幕。

隨後,22000余人的起義隊伍南下,計劃“先得潮、汕、海陸豐,建立工農政權,後取廣州,再舉北伐!”

剛剛誕生的隊伍信心滿滿,誰也沒有料到,僅僅一個多月後,在敵人的瘋狂反撲下,他們險些夭折——主力部隊損失殆盡,朱德領導的“斷後”部隊成了四面楚歌的孤軍。

前進還是撤退?放棄還是堅持?留下還是離開?每個人都面臨選擇。

南昌起義失敗後,最終有八百余人的隊伍上了井岡山。他們保存住的革命火種,從此再未熄滅。

“黨要我怎麼干就怎麼干”

1927年10月初,拂曉,濃霧籠罩了一切。

朱德率三千人據守三河壩,和國民黨錢大鈞部的兩萬大軍已經血戰了三晝夜。數天前,南昌起義的部隊在這里分兵︰周恩來、賀龍等率領主力向潮州、汕頭進發;朱德率部據守三河壩,掩護主力南下。

兵力懸殊,但朱德部決死一戰,生生把潮水一樣的敵人擋了三天。阻擊任務完成,部隊撤離,南下追趕主力。

可他們迎面遇到的,是從潮汕突圍出來的僅剩幾百人的起義軍——南下的主力部隊在敵人的圍追堵截下已被各個擊破,起義領導人失散,下落不明。轟轟烈烈的南昌起義失敗了。

猶如冷水兜頭潑下,斷後部隊再也沒有和主力會師的機會,他們已成南昌起義部隊最後的孤軍。

此時,距南昌城的勝利剛過去兩個月,起義軍所有的運氣仿佛消失殆盡了——

8月5日,兩萬三千人的起義軍離開南昌南下,準備奪取廣州,重建廣東革命根據地,然後再舉行北伐戰爭。

第二天,部隊剛離開南昌,打先鋒的蔡廷鍇就率部“叛逃”,一下子帶走了6000人。

在南昌起義的領導人中,蔡廷鍇地位特殊,他並非共產黨員,對共產黨也並不了解。因為與葉挺私交甚厚,種種機緣巧合下參與南昌起義。事起倉促,雖然身在南昌起義領導人之列,蔡廷鍇的打算卻是“待機定進退”。

蔡廷鍇成名于北伐,參加南昌起義卻轉而投身蔣介石,後來參與“圍剿”紅軍甚為出力。“一二八事變”中,蔡廷鍇率十九路軍抗擊日寇,打出了中國軍人的血性。再後來蔡廷鍇又舉事反蔣,被蔣擊敗後無兵無權,最後以反蔣聯共的民主人士身份,參加了新中國的政協會議。

蔡廷鍇在政治上的反復變化,其實不單單是他個人的問題,而是他所代表的民族資產階級的兩面性。在革命處于低潮的情況下,要他們堅定跟著共產黨人走,是無法辦到的。

其實,南昌起義的領導人中,不光蔡廷鍇不是共產黨員,當時的起義軍總指揮賀龍也還沒有入黨。

賀龍青年時“兩把菜刀鬧革命”,1914年參加了孫中山領導的革命黨,以兩把菜刀起家,組織起一支農民革命武裝。這支武裝在軍閥林立的舊社會,屢遭失敗,幾經起落,在賀龍的堅強領導下,逐漸發展壯大,在討袁護國和護法戰爭中屢建戰功。到1927年,賀龍已是第二十軍軍長。

仗越打越多,官越做越大,賀龍卻越來越迷茫。“清朝倒了,袁世凱死了,全國還是一片亂糟糟。大小軍閥各佔一方。”“我走的路子對麼?”賀龍問身邊的參謀。

參謀劉達武回答︰“你常講要為受苦人打天下,誰能說路子不對?不過打來打去,還沒有打出天下來,你也在摸夜路呀。”

“摸夜路”的賀龍,在共產黨人身上看到了光。1959年1月,賀龍在八一南昌起義紀念館參觀時回憶說:“1927年7月底,汪精衛決定在廬山召開反共軍事會議。當時只有兩種選擇,要麼上廬山,要麼去南昌。我主意已定,就是跟共產黨走。這時敵人來拉攏我,送來金條銀洋。我對他們說,國民黨我不入,要入黨,就參加共產黨。”

7月28日,賀龍見到了前來領導南昌起義的中共前敵委員會書記周恩來。听了周恩來關于起義的基本計劃後,賀龍說︰“我完全听共產黨的命令,黨要我怎麼干就怎麼干!”

周恩來滿意地點頭說︰“共產黨對你下達的第一個命令,就是黨的前委委任你為起義軍總指揮。”

在天空最為黑暗,共產黨人最為困難的時候,共產黨找到了賀龍,賀龍也找到了共產黨。起義部隊南下途中,由周逸群、譚平山介紹,賀龍加入了共產黨。

入黨第二天,賀龍向官兵宣布︰“昨天晚上我入黨了。過去我們所作所為,無非就是打富濟貧,扶弱抑強,替老百姓平冤出氣,但干不出什麼大名堂。現在我知道,共產黨的共產主義就是為了消滅人吃人、人剝削人、人壓迫人的萬惡社會,進而建立共產主義的美好社會。大家要明確這個遠大目標,加入到中國共產黨里來。如果大家願意入黨,我來當介紹人。”

沒想到,年輕的共產黨和這位新黨員,很快遭遇了嚴酷現實的考驗。

由于敵人力量過于強大,再加上戰略戰術的失誤等種種原因,南下的起義軍最後遭至失敗。

10月2日,南昌起義的領導機關一行幾百人,到達了普寧縣的流沙鎮。第二天,葉挺和賀龍分別帶著為數不多的部隊趕到了這里。中共前敵委員會在路旁的一座小廟召開了緊急會議。這是南昌起義領導機關的最後一次會議,實際上也是失敗情況下的善後會議。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