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顆手雷的故事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作者︰藍坤發口述 李家林整理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8-07-13 09:55

黃立貴像

在福建省南平市建陽區革命歷史紀念館里有一顆鐵制手雷,格外引人注目。這顆手雷是1936年底紅軍獨立師師長黃立貴住在與閩北書坊一山之隔的麻沙鎮溪頭(舊稱竹溪壟)楊家山觀音岩時,親手交給一位老接頭戶保管的。這位老接頭戶名叫藍元子,是我的父親。然而,次年7月12日,黃師長在掩護戰友突圍時,不幸中彈犧牲。黃師長犧牲後,父親聞悉悲痛欲絕,時常將手雷拿出來,緬懷心中最敬重的黃師長。為此,父親將這顆手雷珍藏了50多年。

父親生前告訴我︰1936年9月,因形勢需要,蘇維埃閩贛省委機關駐扎在溪頭。由于我家的房屋背靠大山,後面是密林,便于隱蔽和撤退,因此我家就成了閩贛省委機關的接頭戶,我父親也成為地下交通員。紅軍獨立師師長黃立貴和他的妻子李冬娥、獨立師二團三營營長李福漢、閩中分區區委婦女部部長徐蓮嬌等都經常在我家住宿、開會、接頭、吃飯。為了保護省委機關同志的安全,年少的父親就在家門口擔負站崗放哨的重任。久而久之,父親與黃師長結下了深厚感情。每當黃師長和他妻子同父親在一起時,總會親昵地叫父親為“小藍子”,還教父親識字、宣傳革命道理。在黃師長影響下,父親加入了少共國際師。

1936年10月的一天,李冬娥與戰友到杜潭、界首、黃坑一帶擴紅,在回溪頭途經油坪村時,不幸遭受國民黨頑兵(指“國民黨頑固而未開化的軍隊”)的包圍,因槍少彈缺,已有數月身孕的李冬娥在掩護戰友突圍時,因行動不便,不幸中彈犧牲,年僅28歲。當這噩耗傳到父親耳朵里時,父親想到和藹可親的冬娥阿姨在溪頭組織婦女成立洗衣隊、制鞋隊,想到她教唱革命歌曲時的情景而傷心欲絕。黃師長看到父親沉默寡言,反而安慰說︰“要革命,就得有犧牲!這個仇一定要報!”說完這番話後,黃師長將一頂八角帽送給父親留作紀念。從此以後,父親常常戴著它,引以自豪。

1936年11月初,國民黨反動派調集大量兵力向溪頭進發,閩贛省委機關便撤出溪頭向附近的豬母崗方向轉移。省委駐扎在溪頭期間,除了我父親外,溪頭的游擊隊和鄉親們都為保衛省委和支援紅軍做了大量工作,紛紛主動幫助紅軍設崗放哨,送糧送鹽,幫助購買電池、藥品等各種生活必需品,保證了閩贛省委機關組織群眾順利地開展各項革命斗爭活動。

而在這年冬天的一個下午,黃師長來到我家歇腳,因要到邵武二都一帶擴紅,臨走時,黃師長從兜里掏出一顆鐵制手雷交給父親,他說,這顆手雷引線脫落了,請你保管好,等下次回來,他會讓兵工廠重新安上炸藥和引線,讓它發揮殺敵作用。然而,沒想到的是,黃師長給父親保管的這顆手雷卻永遠地留在了我父親身邊。

記得父親生前說,原先住在觀音岩的家,為何搬到油坪村?那是因為房子被萬惡的反動保安團燒毀了。大約在1937年春,國民黨頑軍加緊對蘇區的“圍剿”,為了捕獲黃立貴師長,懸賞金額從2000元大洋提高到5000元大洋。為了黃師長的安全,父親總是及時將收集到的情報,千方百計告訴他。有一回,反動民團頭子帶著幾個人持槍沖進我家中,將父親綁起來,並凶神惡煞地威脅說︰“有沒有看見共軍頭頭黃立貴?如不老實交待,就將你的手指剁掉!”父親想到黃師長平常待他如親人般,于是,堅決不理睬敵人的威脅。反動民團頭子無奈之下,竟將父親左手的小拇指剁掉,痛得父親昏迷過去。又有一次,反動民團听說我家曾是紅軍領導人的接頭地點,便沖到我家里大發雷霆,毆打我父親,並一把火將這座老宅燒毀。迫于無奈,父親才不得已搬到距離觀音岩十多華里的油坪村。

1937年7月12日,黃師長帶領20余名戰士沖過敵人在邵武的封鎖線,在邵武下游涉水過河尋找省委機關的同志時,不幸被偽甲長楊玉發看見,這個壞蛋立即引來敵76師所屬第六連匪兵,將黃師長一批人團團包圍,用機槍瘋狂掃射,黃師長終因隨身攜帶的子彈打光,而被匪兵的子彈射中,光榮犧牲,年僅32歲。事後,鄉親們听到這個不幸的消息,都悲痛萬分。父親則手捧八角帽,下定決心要繼續跟紅軍走,為黃師長報仇,為保衛蘇維埃政權而戰斗到底!

(藍坤發口述 李家林整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