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六計與古今戰爭∣第26計︰“指桑罵槐”

來源︰中國國防報作者︰韓紅澤 張 苗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8-07-19 00:12

原 典

指桑罵槐,語出自民間諺語。指桑罵槐的原意是指著桑樹卻罵給槐樹听,借用來比喻對別人間接指責、批評的方法,後來廣泛指以懲治、攻擊某一個特定的典型敵人,來警告、規勸其他敵人的行為。

三十六計中,此計原文為“大凌小者,警以誘之。剛中而應,行險而順”,即強大一方要懾服弱小一方,應運用警告的辦法來誘導他。適當的強硬,可以得到擁護;使用果敢手段,可以令人信服。引申到軍事上,是一種用脅迫、警告等暗示手段達到樹立某種威嚴的謀略,既可運用于軍隊內部管理,又是一門對敵和外部勢力斗爭的藝術。

古代戰例

春秋時期,齊國相國管仲決定降服魯國和宋國,以此擴大齊國的勢力範圍和影響。

但管仲降服魯國和宋國,並未采取以往諸侯國常用的發起直接軍事進攻的手段,而是先滅掉了魯國的弱小鄰國——遂國。

遂國不僅是魯國的鄰國,還是其附庸國。齊國滅掉遂國後,感受到壓力的魯國領會了齊國的意圖,立即謝罪求和,與齊國結盟。

而魯國位于齊國與宋國之間,隔開了齊國和宋國,本是宋國抵擋齊國的屏障。但齊魯結盟後,失去魯國屏障,安全受到威脅的宋國也只得向齊國求和,以保證安全。

齊國相國管仲先是以滅遂國震懾魯國,使得魯國降服並與齊國結盟。又以齊魯聯盟,對宋國施加壓力,降服了宋國。

現代戰例

1958年8月23日中午12時,中國人民解放軍福建前線炮兵陣地萬炮齊發,金門島陷入一片火海。蔣介石忙向美軍“求救”,美國隨後決定為蔣軍護航。9月4日,美國調來軍艦與原先在台灣海峽的第7艦隊會合,形成了一個作戰集群。

9月8日,美蔣組成海上編隊,由美艦護航蔣軍艦船向金門開來。毛澤東指示︰“只打蔣艦,不打美艦。”中午12時,美蔣聯合編隊抵達金門料羅灣港口。毛澤東下令︰“立即開炮!”沒想到我軍大炮一響,美國軍艦立刻丟下蔣艦向台灣方向逃去。9月11日,美國再次護送蔣軍4艘運輸艦、7艘作戰艦向金門駛來。下午14時57分,我前線炮兵以強大火力射擊駛近料羅灣的蔣軍運輸艦和金門島上的目標。美軍故伎重演,听到炮聲後立即向外海撤退。通過這兩次炮擊,黨中央徹底摸清了美國當局的戰略底牌。

計謀分析

以上兩個戰例中,齊國相國管仲以弱小的遂國為“桑”,以較強大的魯國和宋國為“槐”,不僅獲得了遂國的土地,還以最小成本和代價爭取到了魯國和宋國的降服。如若直接攻打魯國、宋國,容易在眾諸侯國中產生較大的負面影響,易引起其他強國的干涉,反倒會得不償失。毛澤東巧妙處理台灣海峽戰事,以蔣軍艦船為“桑”,以美國的態度為“槐”,不僅沉重打擊了蔣軍,又警告了美國當局,同時對美國的底牌有了較清楚的認識。

以上兩個古今戰例在運用“指桑罵槐”這一謀略時,都采用了敲山震虎的表現形式。即運用敲擊山梁的辦法來顯示威風,從而達到震懾老虎的目的。管仲滅遂國,在戰略戰術上對魯國形成壓力,迫使其降服,又通過降服魯國對宋國施加壓力,進而降服宋國。解放軍炮擊金門和台灣艦船也屬于敲山震虎。毛澤東下令炮擊,迫使美軍艦船為了自保放棄所謂的“同盟”伙伴,達到了戰略上的威懾目的。

事實上,“指桑罵槐”還有兩種形式,即殺雞儆猴與旁敲側擊。殺雞儆猴,即通過懲罰一方達到對另一方警醒的目的。旁敲側擊,即不直截了當指明問題,而是迂回地表達自己的責難或不滿。這種方式在國際政治斡旋和外交談判等場合被廣泛使用。

“指桑罵槐”的謀略在不同時節、不同形勢下的表現形式各具特色,想要運用好“指桑罵槐”之計,需要做到以下三點︰

一是正確處理好“指桑”與“罵槐”的關系。此計中,“桑”表示被懲罰或者打擊的一方,“槐”表示被警告和震懾的一方,可以把“指桑”和“罵槐”分為四種。第一,實指實罵。即所指的“桑”和“槐”都很明確,並且對它們采取了實實在在的懲治措施;第二,實指虛罵。即所指的“桑”很具體,但所罵的“槐”並不明確;第三,虛指實罵。即表面上所指的“桑”不明確,但暗里所罵的“槐”卻很明確;第四,虛指虛罵。即何為“桑”,何為“槐”,都沒有具體指明,只是抓一件事借題發揮,目的在于引人警戒。無論是哪種形式的“指”和“罵”,都應該明確“指桑”只是手段,“罵槐”才是最終目的,施行此計的關鍵在于,戰場上出現了需要“指桑罵槐”的形勢時要將“桑”與“槐”的分量衡量好,應注意“桑”輕“槐”重,不能顧此失彼,更不能反向替代,要確保能成功“罵槐”。

二是指揮員要胸懷全局。無論是在政治、軍事和外交中對于弱小對手的警告利誘,對較強大對手的旁敲側擊,還是在部隊管理中用警告等暗示手段統領部下和樹立威嚴,“指桑罵槐”計歸根結底都帶有“警”的底色,更多體現的是一種戰略上的威懾作用。這就要求指揮員對外要胸懷全局,對內要令行禁止、嚴明軍紀。毛澤東親自下令炮擊,其目的並不是為了打擊幾艘蔣軍艦船,更多的是對蔣介石集團所謂的“盟友”美國予以戰略上的震懾,從而一舉摸清美國力求自保的“紙老虎”底細。之後,中共中央要求中方代表在中美大使會談中與美國當局進行了有理有力有節的斗爭,從而粉碎了美國當局對台灣問題的不良企圖。管仲滅遂國,並不是真的看重遂國的土地,而是為了以此在戰略上對魯國形成威懾和壓力,使魯國降服。而降服魯國後,又對宋國形成了戰略威懾,進一步迫使宋國降服。

三是充分把握使用“指桑罵槐”的分寸。需要強調的是,雖然“指桑罵槐”之計在軍事中運用比較普遍,但其並不是一種攻城拔寨、斬將殺敵的計謀,而是一種對外強調戰略震懾、對內講究“殺雞駭猴”的“奇”計。戰爭話語權終究是需要硬實力、真“肌肉”的,在充滿信息不對稱的戰場上,在敵弱我強的戰爭態勢下,此計相對比較有用。而當敵我差距較大,敵優勢明顯強于我時,使用此計就可能導致“指桑罵槐”未成,反倒使得強敵惱羞成怒,事態惡化。因此,對于“指桑罵槐”計的使用,一定要掌握火候和分寸,確保達成戰略或戰術目的。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