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隆巷事件︰重慶地下黨經歷血與火的洗禮

來源︰重慶日報作者︰魏中元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8-07-25 16:12

因為城區改造,渝中區大梁子的興隆巷8號已變成新華路210號居民區。

中共四川臨時省委機關舊址——重慶城區大梁子興隆巷8號。本版圖片除署名外均由記者魏中元、齊嵐森拍攝、翻拍。

核心提示

1928年3月至10月,在短短8個月的時間里,剛剛成立的中共巴縣縣委的領導機關三次遭到以劉湘為首的軍閥政權的嚴重破壞,數十名黨團干部先後被逮捕、殺害,是中共重慶地方黨史上的悲壯一頁。

3月9日,正在重慶城區興隆巷8號舉行的中共巴縣縣委成立大會被警察包圍,時任中共四川省委書記傅烈、省委組織局主任兼巴縣縣委代理書記周貢植等不幸被捕後慷慨就義。建立僅一月的中共四川省委和正欲成立的巴縣縣委被破壞,史稱“興隆巷事件”。

興隆巷事件後,中共四川省委任命喻克由為縣委書記,重組巴縣縣委。3月28日,喻克由回家探親時被捕,剛建立不到半個月的中共巴縣縣委又遭到破壞。

不久,中共四川省委再次建立巴縣縣委。當年10月1日,由于叛徒出賣,敵人在重慶城區大搜捕,中共四川省委代理書記張秀熟、巴縣縣委書記王松樵、團縣委書記池望秋等數十名黨團干部先後被捕,中共巴縣縣委第三次遭到破壞。

但是,剛毅的共產黨人並沒有被敵人的白色恐怖所嚇倒,他們前赴後繼,拋頭顱、灑熱血,積極投身于革命斗爭中。其間,黨在重慶地區的地下組織又多次遭破壞,到1935年春夏,幾乎被破壞殆盡。直到1936年6月漆魯魚等人成立重慶救國會,又為重慶黨組織的恢復重建奠定了基礎。

“打倒帝國主義!”

“中國共產黨萬歲!”

1928年4月3日,朝天門沙嘴刑場,9名青年高呼口號倒在了敵人的槍口下。

當時的報紙這樣報道了這一事件︰“行刑號聲一響,淒惻聲中,首點其所謂中央共黨特派員賀澤(即傅烈)者上。賀年廿余,身體甚偉壯,發長寸許。頭圓而大,面作微哂狀……沿途高呼打倒帝國主義等口號。”

“這9人是當時中共在四川和重慶的領導成員,包括省委書記傅烈、省委組織局主任兼巴縣縣委代理書記周貢植等,他們都因為興隆巷事件而殉難。”7月13日,重慶市委黨史研究室主任科員黎余對記者說。

巡警“收捐” 意外引發災難

7月的重慶,驕陽似火。

盡管不是休息日,但解放碑商圈依然人流如織,協信星光時代廣場前不時有外地游客匆匆而過。記者在查詢對比了民國時期的重慶地圖,又咨詢渝中區文管所工作人員後確認,如今這座大型商場的位置大致就是以前的興隆巷,重慶黨史上著名的興隆巷事件便發生于此。

時光回到1928年3月9日,中共巴縣縣委成立大會準備在興隆巷8號的灰色小樓里舉行。

下午2點,前來主持會議的傅烈剛走進房內,喝了口水,正準備說話,突然,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有人在外面大聲地喊道︰“收捐!收捐!”屋里的人相互看了看,都沒有出聲。

原來,當天三個巡警上門來收“公巡捐”,在樓下沒見到人,便上樓來催繳錢款。當他們看到一屋子的年輕人圍坐在桌邊時,便以為是在聚眾賭博,馬上堵住門口大喊︰“抓賭!”並吹口笛呼喚其他警察前來。

就在屋內一片混亂時,傅烈從凳子上站起來,示意大家冷靜,並開始與警察理論。但當其中一名警察從屋內搜出一個袋子時,傅烈、周貢植等人的臉色都為之一變……

“警察搜出的文件就是黨組織的名冊、文件及傳單。這個意外事件的發生,讓中共四川省委和正欲舉行成立大會的巴縣縣委遭到嚴重破壞。”黎余說。

傅烈入川 重建地下黨組織

事實上,興隆巷事件發生時,距中共四川省委成立也才不到一個月的時間。

1927年,震驚中外的“三三一慘案”發生後,中共在四川的領導機關——中共重慶地委遭到破壞,領導人楊公、冉鈞等不幸殉難,幸存的共產黨人和左派人士也大量轉移,中共組織在重慶地區遭到嚴重破壞。

為了改變這種現狀,當年7月,中共中央決定指派骨干成員到四川重建組織。不久,受黨中央派遣的傅烈、周貢植等,聯絡動員了一批散落在武漢、宜昌一帶的川籍共產黨員返回四川,重建黨組織。

在傅烈、周貢植等人的努力下,重慶的革命工作慢慢復蘇。1928年2月10日,傅烈等人在周貢植家召開臨時省委擴大會議。在這場為期6天的會議上,除了宣告中共四川省委成立外,大會還根據1927年11月中共中央臨時政治局擴大會議精神,著重討論了由傅烈起草的《四川省暴動行動大綱》,研究和討論了全省利用春荒舉行暴動等問題。周貢植也在這次會議上被選為省委組織局主任。

經過緊張的籌備,傅烈在3月初以“渝一組織”的名義發出通知︰“經省委決定︰組織縣委,並指定你為縣委XXX(職務),定于3月9日在話語樓8號(即興隆巷8號)開成立大會,希按時出席。”

但誰也沒想到,成立大會還沒正式開始,興隆巷事件就給中共在四川和重慶的地下黨組織帶來幾乎毀滅性的打擊。

寧死不屈 9名烈士英勇就義

“長官,我說過多少次了,我叫賀澤,是名廣東的商人,並不是你們要找的傅烈。”1928年3月10日,重慶衛戍司令部內,得知抓到中共“大魚”,時任重慶警備司令王陵基親自審訊傅烈,而傷痕累累的傅烈卻一直用粵語堅持著這樣的說辭。

“在被捕之後,傅烈在獄中堅貞不屈,受盡了敵人的酷刑。”黎余介紹,敵人先用煤油灌進傅烈嘴里,再用鐵絲穿著兩個大拇指把他吊起來打,拇指關節折斷了,又上夾板繼續吊打。盡管數次被敵人折磨得昏死過去,但傅烈仍咬緊牙關。當敵人逼問他口供時,傅烈斬釘截鐵地說︰“砍斷我的頭顱,也休想從我身上得到你們需要的片言只字!”

在獄中,傅烈依然惦記著黨和同志,曾兩次通過探監的地下黨員送信給組織,告知需要轉移的材料存放的地點,以及對重建黨組織的建議。同時,他還寫了兩封家信。在給父親的信中,他寫道︰“我這次犧牲並不出于意外,父親不必過于悲傷,我自問沒有什麼對不起家庭的地方……若干年後,你一定理解(我)的。”而另一封給妻子陳才用的信中,他說︰“你是知道我怎樣死的和為什麼而死的!你要為我報仇,要繼承我的遺志,為黨的事業奮斗到底。”

興隆巷事件的發生,直接導致傅烈、周貢植等9名烈士英勇就義。

而對于重慶的地下黨組織來說,磨難這時候才剛剛開始,在隨後的數年時間里,地下黨組織又多次遭到敵人破壞,到1935年時,重慶的地下黨組織幾乎被破壞殆盡。但革命的火種在巴渝大地從未熄滅,1936年6月漆魯魚等人成立重慶救國會,又為重慶黨組織的恢復重建奠定了基礎。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