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回憶50年前那場閱兵訓練︰實在太苦了!

來源︰中國軍網微信公眾號作者︰胡仲光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8-07-27 08:35

作者胡仲光年輕時的照片。

1969年,我到部隊當兵已經是第二個年頭了。

這年,剛過完“八一”節我們就听說了,為紀念建國20周年,上海市準備“國慶節”那天,在市人民廣場舉行一次規模空前的集會檢閱活動,我們團承擔受閱部隊方隊的任務。

消息傳來,整個部隊都沸騰了,戰士們紛紛寫了請戰書,要求參加這次活動。果然,沒過幾天,我們連集中在飯廳里進行了動員,會上指導員講了這次大型檢閱活動的政治意義和任務,我們的任務是,組成60×60的陸軍方隊,通過主席台接受檢閱。最後,指導員要求我們做好隨時出發的準備。

軍令如山倒!會議一結束,大家就開始行動起來了,有的忙著整理行裝,有的忙著寫決心書和日記,有的則偷偷給父母寫起了家信。

可是幾天過去了,我們連火熱的氣氛卻漸漸淡了下來。外面已經傳來一、二、三營相繼出發的消息,後來親眼看到炮營的車隊開走了。沒多久,機炮連的老鄉也背著背包在我的眼皮底下大搖大擺地出發了,還學著《南征北戰》小胖子的腔調,說我們再不走,“仗”早打光啦。

可我們仍按兵不動,沒有一點動靜,偌大的營房只剩下稀稀拉拉沒幾個兵了。真急煞人!正當大家快按捺不住時,連隊又在飯廳里集中了,連長向大家宣布了團司令部的命令︰防化連原地待命,執行機動任務。

當年的防化連戰士

什麼叫機動呀,戰士們的情緒一下子跌進了低谷,郁悶的氣氛籠罩著整個連隊。不知什麼時候,我脫口而出說了一句︰“機動,機動,到時候是機而不動。”很快傳到了指導員的耳朵里,成了他進行思想教育的典型材料。指導員在後來的大會上說到,有的同志思想不穩定,對上級的命令理解不深,執行不堅決。說得我恨不得挖個坑鑽下去,但指導員最後一句“這種求戰心切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總算讓我松了口氣。

就在“方隊”即將合練的前一個晚上,連部突然接到團部命令,讓我們連立即抽調身高在一米七以上,正步走得好的50名戰士,到上海人民廣場參加集訓。

第二天天才蒙蒙亮,我與戰友們背著背包登上了早在路口等候的軍用車隊,朝著上海市人民廣場進發了。此時,抑郁很深的心情如開閘的潮水,一下子得到了釋放,戰友們相互擁抱在一起,我還發現有人流下了熱淚。

我們心里都明白,擔負的任務是光榮的,更明白要完成的任務是艱巨的。出發前曾看過影像資料片,北京天安門廣場那威風凜凜,英姿颯爽,走出了軍威,走出了國威的軍人風采給我們留下了深刻印象。雖說,我們在上海,但要求是一樣的。

我們連駐扎在西藏路上“一品香”招待所,離廣場很近。每天的訓練十分辛苦,一天10多個小時,有人說“眼楮一睜,練到熄燈”。開始大家還有點新鮮,一二一,正步走,天天這樣機械、單調地重復,幾天下來,個個腰酸背痛,兩腿紅腫,站立不穩,直打哆嗦,到後來連睡覺骨頭也像散了架似的。滿懷的信心大打折扣,實在太苦了!

資料圖

“訓練場就是戰場”,“給上海人民交一份滿意的答卷”的大幅標語高高懸掛在廣場上空,“苦不苦,想想紅軍長征二萬五,累不累,想想參軍當兵為了誰!”的口號此起彼伏。

關鍵時刻,閱兵部隊指揮部號召各連利用訓練空隙,組織開展學習毛主席的哲學思想,“擺正30天與3分鐘”的辯證關系,即訓練一個月(9月初到9月底)與從人民廣場東側入場經過主席台3分鐘時間的關系。戰士們的情緒被調動起來了,有的戰士雙腿腫得像饅頭沒掉一滴淚,有的戰士暈倒在訓練場上沒叫過一聲苦,一位安徽籍戰士咬破手指,寫了血書……

指導員叫了幾個有文化的戰士,把這些好人好事編成了文藝節目,在訓練間隙給大家演出。經過近一月的艱苦訓練,連隊的正步水平有了很大提高,每次全團合練時都會得到團首長的表揚。

接受考驗的時刻終于來到了。國慶節那天,我們凌晨兩點半起了床,拿出了最新的軍裝、軍帽,佩上鮮紅的領章、帽徽,穿戴一新早早來到了集結地。

這天,廣場上紅旗如林,人如潮,處處洋溢著節日的歡樂氣氛。上午10時,在簡短的會議儀式之後,檢閱活動就開始了,在紅旗方隊的引導下,工、農、商、學、兵的方隊依次進入會場。在中國人民解放軍進行曲的音樂伴隨下,我們挺著胸邁著正步,高呼“提高警惕,保衛祖國”的口號,雄赳赳,氣昂昂地通過主席台接受了檢閱,整個方隊動作規範劃一,干脆利落,一氣呵成,贏得了主席台首長和全場觀眾的熱烈掌聲,我們無疑是成功了。

當天,我們回到了營房,一切恢復了往日的平靜。晚上,我背著沖鋒槍,站在哨所里,遙望著空中綻放的一串串禮花,心里卻久久不能平靜下來。

雖說,已經50年過去了,但這段經歷仿佛還在眼前。

胡仲光與戰友合影。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