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嘀嘀嗒”︰中共地下電台誕生記

來源︰解放日報作者︰袁念琪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8-08-09 17:55

“同志們,永別了,我想念你們!”

國民黨軍警破門而入,“  蹬”沖向小閣樓。在“嘀嘀嗒嗒”聲中,李俠發出這最後一組電碼。電影《永不消逝的電波》,樹立了一代中共地下報務員的形象。

臨近解放,遭敵破壞的中共上海地下電台,一部是張唯一領導、負責與黨中央聯系的李白電台,1948年11月,李白犧牲。另一部是秦鴻鈞電台,先後由劉長勝和張承宗領導、對接中共華東局。後為長期隱蔽和安全考慮,上海只與中央聯系,停止與華東局聯絡。該電台在1949年3月被破,秦鴻鈞就義。

中共地下電台是伴隨黨和革命事業的發展而誕生的。在1928年黨的“六大”後,籌建電台擺上了議事日程。當時,黨中央無論與湘贛邊界等不斷壯大的革命根據地的紅軍,還是與白區各地堅持斗爭的黨組織聯系,都需現代化的、更為快捷方便和安全的無線電通訊。于是,地下電台的籌建,必然選擇了當時中國最現代化的上海。

上海︰中共首個報務員由國軍電台培養

1928年10月的一天。時任中共法南區委所屬法租界黨支部書記張沈川,趕往三馬路(今漢口路)上的惠中旅館。接上級通知,中共中央常委秘書長兼組織部長伍豪 (周恩來)要找他談話。

走進一樓的一個房間,張沈川見到周恩來,他剛開完“六大”,從莫斯科來到上海。屋里等待談話的,有何叔衡等五六個人,沒互相介紹,談完一個走一個。張沈川記得清楚︰“恩來同志和我談話時,對我的情況問得很詳細。問我過去在什麼地方念書,參加過哪些政治運動。”

“你是什麼時候入黨的?由誰介紹的?”周恩來問。

“1926年11月在南昌入黨,介紹人是朱雅林(曾在黃埔軍校政治部工作,擔任過中共中央政治局秘書等職)。”

張沈川回憶︰“最後,他代表組織決定讓我去學習無線電通信技術,要我找到學習場所後,向組織上匯報。以後,李強就經常幫助我學習,每月的生活費也是他帶給我的。”

他說的李強,為中央特科第四科無線電通訊科的科長,是籌建地下電台的負責人。

與周恩來談話後,張沈川留意起這方面的信息。一天,他從報上看到上海無線電學校的招生廣告。學校在老西門的蓬萊路,門口掛著兩塊牌子︰一塊校牌,另一塊是“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第六軍用電台”,並有衛兵站崗。其實是兩塊牌子一套班子,劉鶴年台長兼校長,辦學校是利用電台的資源賺外快。

化名“張燕銘”的張沈川,經考試後被錄取。為方便學習,他搬到離校不遠的菜市路(今順昌路),住在培德小學的亭子間里。組織為他買了電鍵、蜂鳴器和干電池等,還花12個銀圓買了個礦石收音機和一副耳機,相當于527.4元。那時,一個普通職員每月薪水,不過4到6元。李強來幫他裝了天線和地線,只能抄收徐家匯天文台長波發射的法文氣象預報。

學校第一期學員50名,1928年11月開學,全是走讀,上課在夜晚。來自交大的兩位教授教無線電學基礎知識,軍用電台的報務員則教收發報。1929年5月結業後,經劉鶴年同意,張沈川留在電台做實習生,並搬入電台宿舍。同住的技工姓楊,張沈川向他學了換裝發射天線、充蓄電池和裝無線電收音機等技術。

晚上,有的報務員要出去玩,就叫張沈川代班收發報。剛開始,報務主任還在一旁監工,幾次下來沒差錯,就讓他獨自代班。中共培養的第一名報務員,在國民黨軍隊的電台上起了班。趁深夜一人值班之機,他偷偷抄了兩本軍用電台的密電碼交給組織。

到了夏天,黃埔軍校電訓班畢業來實習的張健等3人來到這里。張沈川感到,自己被他們盯上了。果然,一天上班,見收報機上貼了張紙條︰“昨天晚上誰值班?工作有錯誤。”

他想,昨晚是自己代班,值班本有記錄,明擺著是要找茬。于是,他向劉鶴年提出︰現在實習人多,自己機會少,決定離開電台,另謀職業。7月,張沈川走出了第六軍用電台。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