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嘀嘀嗒”︰中共地下電台誕生記

來源︰解放日報作者︰袁念琪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8-08-09 17:55

莫斯科︰國際無線電訓練班的中共學員

在張沈川進入上海無線電學校之前,在距上海西北七千多公里的莫斯科,中共開始在海外培訓無線電通信技術人員。兩條腿走路,總比一條腿來得好。

1928年暑假前,在莫斯科中國共產主義勞動大學(簡稱“勞大”)的上海嘉定人毛齊華,接過一份名單。給他名單的“勞大”秘書長阿勃拉姆莫索,要他這個“勞大”支部局組織委員通知方廷楨(方仲如)、陳昌浩、沈侃夫(陳寶禮)、李元杰、程祖怡與他自己一起去見他。

在秘書長辦公室。阿勃拉姆莫索對這6人說︰“應中共代表團要求,由于中國革命的需要,並得到第三國際的支持;決定派你們去國際無線電訓練班學習無線電通訊技術。”他提醒,“這是絕對保密的事,跟任何人都不能講。你們白天照常在學校上課,晚上去學習。”

一位蘇聯同志帶他們去報到。在路上,按事先約定是每人之間保持一段距離,不結伴而行,以免引人注目。走了約兩里多,到了國際無線電訓練班駐地,接待他們的也是蘇聯同志。從此,他們每周兩晚來學習,每次兩小時。平時,還是在“勞大”學習和工作,其他同學根本不知道他們有這項秘密學習任務。

不久,學校放暑假。毛齊華在參觀東方大學野營活動時,正逢周恩來到校向中國學生傳達“六大”會議精神。吃飯時,周恩來對他說,“你們要抓緊學習,國內急需無線電通訊。”

“短短的兩句話,給我印象至深。”毛齊華一直記著未忘。

訓練班由蘇聯老師教授,先“嘀嘀嗒”學收發報技術,規定了每分鐘要完成的收抄數。暑假後,學習無線電基本原理、機器零件制作,還要去自動發射台和小工廠實習。老師特別強調要學會用簡單工具制作電容器、變壓器和線圈等無線電元件,以適應國內斗爭環境的需要。

到1929年底,毛齊華他們離開了“勞大”,搬進了訓練班的宿舍。此時,日後擔任紅四方面軍總政委的陳昌浩中止學習,被調去做共青團工作,學員變為5人。

從1929年下半年起,訓練班課程增加了學騎馬、開車、使用武器和掌握爆破技術等,還要學習英語。內容增加了,無線電通訊仍是主業。除了參觀國際電台,自1930年起,實際應用增多。毛齊華和他的伙伴常帶著自己制作的收發報機,乘火車到幾十公里外的莫斯科郊外開練,與業余電台CQ(CQ是業余電台通信中沒特定聯絡對象的普遍呼叫,一般呼叫1到3次︰CQ。CQ。CQ。听到呼叫的任何台都可回答,發出呼叫的逐個與應答台聯絡)。毛齊華說,“順利時,一個晚上可和十幾個西歐國家業余愛好者電台通報。”

1930年初冬,畢業回國的毛齊華、方廷楨、沈侃夫、李元杰4人到上海。按規定住進三馬路一家旅館。第二天,李強來了,與中共在蘇學習無線電通訊的同志會師。此為後話。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