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裕︰“斗膽直呈”為勝戰

來源︰學習時報作者︰康泉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8-08-23 08:58

粟裕大將戎馬一生,戰功顯赫。他不但善于組織指揮大兵團作戰,而且能從戰略全局思考問題,結合實際,獨立思考,積極探索戰爭的特點和規律,一次次向上級“斗膽直呈”具有戰略意義的建議,獲得黨中央和毛澤東的信任支持,在波瀾壯闊的解放戰爭中創造了一個個經典戰例。

“內線殲敵”——力主打高邵和隴海路東段戰役。為迎接抗戰後新的斗爭,1945年10月,中央軍委要求新四軍“必須將佔領地段向南北擴展,創造出有利于打運動戰的戰場”,後又強調“將創造戰場的任務當作戰略任務”。

“運河是道門,高郵是把鎖”。粟裕從戰略全局及其發展趨勢考慮,提出在南北兩線各組織一個戰役︰在南線組織高郵邵伯戰役,攻克並控制高郵、邵伯、泰州一線,創造未來自衛反擊作戰的戰場;在北線組織隴海路東段戰役,使華中與山東兩大戰略區連成一片,創造華野與山東野戰軍在戰略上相配合作戰的廣闊戰場。12月5日中央軍委復電同意粟裕意見。

11日,陳毅等新四軍領導根據中央軍委新的指示作出津浦路作戰部署,指令粟裕部隊投入津浦南段進行大的戰略破擊。“為了準備內線殲敵戰場,我們建議主力不置于津浦路。”粟裕手捧電令,心急如焚。他親自起草長達千言的電報,分析敵我雙方的戰略態勢,建議仍按原計劃舉行高郵邵伯戰役和隴海東段戰役。當時情況下,這是一個符合全局利益、符合華東戰場實際的戰略構想。

粟裕調整部署,縮小作戰規模,在我軍兵力不佔優勢情況下,運用“轉三闕一”的戰法,順利攻佔邵伯,經過一夜又一天激戰勝利攻克高郵,駐扎的日偽軍宣布投降。此戰打破了蔣軍“開鎖進門,長驅直入,直搗兩淮”的企圖,大大改善了華中南線戰略態勢,為後來的蘇中戰役創造了良好的戰場條件。

1946年1月4日,華中分局向黨中央、華東局和陳毅發電,再次提出組織隴海路東段戰役的建議,“為打破頑之企圖,在主要方向采取先發制人手段”。10日接到同意的復電。13日午夜國共兩黨停戰協定將生效。機不可失,粟裕決定將戰斗提前到11日晚發起。時間緊迫,來不及發布書面作戰命令,就派人當面傳達。經過三晝夜激戰,控制了隴海東段鐵路線300余里,使華中和山東兩大戰略區連成一片。

“先在內線打幾個勝仗”——蘇中戰役“七戰七捷”。1946年夏,蔣介石撕毀停戰協定,指揮大部隊進軍解放區。中央軍委、毛澤東提出以山東、晉冀魯豫和華中三支野戰軍進入國民黨統治區作戰,實行外線出擊的方針,並指示華野主力兵出淮南,與山東野戰軍配合作戰。接到命令後,粟裕從敵我實際出發,深入分析研究。他認為,各主要作戰方向應充分利用內線殲敵的有利條件,哪里好消滅敵人就在哪里打仗。並指出蘇中與淮南作戰相比,蘇中之敵較弱。6月27日,粟裕向中央軍委和陳毅發電建議,在蘇中先打一仗再西移。

軍委對粟裕的建議高度重視,7月4日決定“我先在內線打幾個勝仗再轉至外線,在政治上更為有利”。這個決定是中央軍委對原定戰略計劃的一次重要調整,實際上是批準了華中軍區的建議。

遵照中央內線打幾個勝仗的指示,粟裕以蘇中解放區為依托,乘敵人正在實施戰略展開之際,以殲滅敵有生力量為主要目標,首戰宣泰、再勝如南、三戰海安,捷報頻傳,但關于內線作戰與外線出擊得失利弊的討論仍在進行中。

7月27、28日,陳毅根據津浦線戰場情況,兩次電示要求五旅留在淮南,粟部亦宜逐漸向西轉移。戰爭年代不成文的規矩,下級向上級提同樣內容建議,只允許提三次。雖然已經提了兩次,但粟裕認為華野主力使用方向關系全局,確有必要再次建議。第三次他采取十分鄭重的態度,建議五旅到蘇中參戰,集中兵力大量殲敵,使用了“斗膽直呈”的措辭。解放戰爭期間的電報中,這是他第一次使用這樣的措辭。

中央軍委經過慎重研究並反復征求意見,復電接受粟裕建議。8月10日成功發起的李堡戰斗,進一步統一了部隊思想,內線殲戰的方針成為上下共識。隨後取得攻黃救邵的勝利,徹底打破了蔣介石三個星期解決蘇中問題的迷夢,在我軍民中樹立了必勝的信心。

“暫緩渡江南進”——逐鹿中原改變中原戰局。1947年底,中國的革命戰爭已達到一個歷史轉折點,我軍由戰略防御進入攻勢作戰。蔣介石為改變其戰略上的被動地位,調整部署,調集重兵于中原戰場,國共兩軍在整個中原地區形成拉鋸狀態。

為迅速改變中原戰局,繼續發展戰略進攻,1948年1月27日,中央軍委向粟裕發出絕密電報,提出了由粟裕率葉、王、陶三縱渡江南進執行寬大機動任務的三個方案,希望粟裕“熟籌見復”。粟裕1月31日回電就渡江時間、路線、渡江後留在中原各部隊的作戰方針等問題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並簡要重申了前次電報中對中原戰局的看法。

接到粟裕電報,毛澤東特意把原定2月1日返回的陳毅留下一起研究,結論仍是堅持渡江南進。粟裕依據軍委批準的方案加緊組織準備,同時敏銳地觀察中原戰局出現的重要變化。他權衡中原作戰和渡江作戰的利弊︰一是中原地區地勢和交通既便于敵人互相支援,也有利于我軍實施機動作戰;二是中原黃淮地區的新解放區已有初步基礎,且背靠老解放區,可以及時得到人力物力支援,而渡江南進既無根據地依托,連續作戰將遇到很大困難,減員必大又無法得到補充。綜合分析,粟裕認為,留在中原地區作戰,對打開中原戰局將更有利。

盡管有充足的根據,但粟裕深知對軍委已經確定並正在付諸實施的戰略決策,是不宜輕易提出不同建議的。經過深思熟慮,粟裕放下個人顧慮,報陳毅、劉鄧後,于4月18日以個人名義致電軍委和華東局,報告主力暫不渡江南進而留在中原作戰的構想。他寫道︰“以上是職個人不成熟的意見,加以對政局方面情況了解太少,斗膽直呈,是否正確尚祈指示。”

在解放戰爭戰略轉折的關鍵時刻,粟裕敢于一次次實事求是地“斗膽直呈”,對軍委重大戰略決策部署提出不同意見,表現出一名共產黨員的高風亮節和軍事家的遠見卓識。4月30日,陳、粟奉命到達毛澤東住地匯報,毛澤東一改會見黨內同志不迎出門的習慣,大步走到門外,同粟裕長時間握手問候。

毛澤東主持召開中央書記處擴大會議,听取了粟裕的匯報,與會同志一致同意粟裕的建議,並決定他任華東野戰軍的代司令員和代政治委員。這一重大決策,擂響了中原會戰的戰鼓,對此後南線作戰的整個進程,包括豫東戰役、濟南戰役、淮海戰役、渡江戰役等,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