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隨父母轉戰東北的日子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荊南飛責任編輯︰王俊
2018-09-11 18:07

臨危受命擔重任

1945年底到達張家口解放區,父親被留下任熱東(今朝陽)軍分區組織科長。當時熱東分區剛剛組建,混進了一些偽警察、兵痞和土匪,需要審查、甄別和清理;熱東地處進出東北的咽喉,是勢在必奪的戰略要地,國民黨軍發起了全面進攻圍剿,企圖消滅我軍。

軍分區一面組織部隊靈活反擊,一面對內審查清理,並避其鋒芒,組織地委直屬機關、軍分區機關非作戰人員、家屬、傷病員向後方冀東遵化一帶轉移。父親擔負審查清理任務,母親(任熱東分區政治部機關指導員)帶領政治部轉移人員後撤。後撤隊伍走了兩天,暴露出一大堆問題︰單位多而雜,互不隸屬,領導不統一,宿營點上打亂仗;後勤保障厚薄不均、有多有少;人員思想不穩定,還有部分剛剛入伍的十五、六歲女兵,有畏敵情緒;更為嚴重的是,軍分區領導獲悉土匪武裝企圖配合國民黨的正面進攻,對我後撤人員圍而殲之。面對這些問題,地委王國權書記和軍分區丁盛司令員當機立斷,決定後撤隊伍組建“干部大隊”,任命地委趙秘書長任大隊長,剛剛出色完成清查任務的父親任政委。

父親臨危受命,同大隊長馬不停蹄追上了後撤隊伍。此時土匪已經對後撤隊伍形成了包圍,父親顧不上休息,迅速帶領後撤隊伍連夜跳出了包圍圈,土匪撲了個空,我又躲過了一劫。到了安全地點後,父親向後撤隊伍宣讀了軍分區的任職命令,由大隊統一指揮轉移,完善組織機制,確定轉移路線,強化組織紀律,合理分配物資,加強安全警戒,穩定軍心,徹底改變了混亂局面,保證了轉移隊伍全部安全到達遵化縣。我們在這里駐扎了三個多月,父親組織大家搞生產自救,妥善地解決了生活問題,得到地委領導和分區首長的贊賞。1946年4月,父親就被調回前方任新組建的“解放團”政委,不久改任8縱24師72團政委。

多年以後,杜平伯伯(曾任東北野戰軍組織部長,建國後任南京軍區政委)還對我說,“你爸爸原來是共青團的干部,在東北熱東轉移的時候,我發現他有魄力、會帶兵,就讓他當團政委。”

為革命痛失愛女

我本來還有一個妹妹,但由于戰爭使得我們天人相隔,這也成了父母一生的遺憾。

1947年夏季攻勢後,東北戰場的態勢發生了根本改變,我軍由戰略防御轉為戰略進攻。7、8月份,父親率部從遼西向新開嶺轉移,參加秋季攻勢,造成打大仗、打大城市,解放東北的戰略態勢。這時母親要生妹妹,不能跟隨部隊轉移。母親時任24師供給部衛生處協理員,師里派衛生處童子英阿姨留下來照顧,並留下一名警衛員。戰時的農村條件,沒有醫院、沒有醫生,童阿姨只好找來有經驗的“接生婆”來接生。好在是順產,總算母女平安。妹妹出生後的第三天,母親就帶著我和剛出生的妹妹追趕部隊去了。當時警衛員和童阿姨用擔架抬著母親,在過一個小河溝時因為路滑,妹妹掉進了水里。妹妹出生時就沒有經過必要的護理,又掉到水里嗆了一下,老是吐,我當時不到三歲,部隊戰事又緊,兩個孩子實在沒法帶,追上部隊後,父母反復商量,最後忍痛決定把妹妹先寄養在老鄉家里,等勝利了再接回來,沒想到這一別竟成永別。

遼沈戰役結束後,部隊有了穩定的後方,母親準備把妹妹接回來,還做好了新衣服。父親多方打听找到了收養妹妹的老鄉家,但得知妹妹半年前就得病死了。母親知道後非常悲痛,父親安慰母親說︰“鬧革命很多家庭都有這種情況,為了遼沈戰役的勝利,我們貢獻一個女兒也值了。” 後來,父親所在部隊改編為第四野戰軍45軍135師405團,入關先後參加了平津戰役、衡寶戰役、廣西剿匪等解放全中國的戰役戰斗。任405團政委期間,率部痛斬國民黨王牌“鋼七軍”,所在團被授予“猛虎撲羊群”榮譽錦旗,“猛虎團”稱號享譽全軍。

多年來,父母堅定不移的崇高理想,不計得失的大局觀念,無私奉獻的高尚品德,拼搏奮斗的革命精神,始終激勵、鞭策著我,不斷前行,每當我遇到困難和挫折時,父母不屈不撓的精神,總能激起我直面人生、奮起拼搏的勇氣。因此,我將這視為父母留給我們的寶貴遺產,希望能將父母的精神代代相傳,成為子孫後代做人的指引和風範。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