瓊崖縱隊解放樂城︰圍點打援的經典戰例

來源︰海南日報作者︰陳立超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8-09-12 15:22

馬白山

鄭章

圍點打援是運動戰的一種典型樣式,也是毛澤東十大軍事原則的具體體現,在解放戰爭時期臻于完善,代表作有楊得志指揮的清風店戰役和粟裕指揮的豫東戰役。瓊崖縱隊在解放海南時也有過圍點打援的經典戰例,瓊崖縱隊五總隊和一總隊第一支隊的指戰員們,靈活機動地運用圍點打援的戰術,盡可能減少自身損失的同時解放樂東縣城。

伏擊援軍,圍困樂城

1946年12月,中共瓊崖特委根據黨中央的指示,決定開闢白(沙)保(亭)樂(東)三縣連成一片的五指山中心根據地。瓊崖縱隊經過幾個月的艱苦奮戰,先後解放了白沙、保亭兩縣。1947年底,瓊崖縱隊司令部又命令第五總隊和第一總隊的一支隊(暫歸五總隊指揮)繼續向樂東縣進軍,完成五指山中心根據地的擴大、鞏固任務。

樂東縣位于五指山的東南部,當時,國民黨軍在整個樂東境內僅剩下樂城(縣城)、千家、九所、黃流等幾個為數不多的孤立據點,駐守的多是國民黨的地方部隊和反動土頑武裝。總隊指揮部決定發動群眾,孤立守敵,各個擊破,最後圍殲樂東縣城守敵。

從1948年5月份開始,由瓊崖縱隊參謀長馬白山和總隊長陳武英、政治委員吳文龍、副總隊長鄭章指揮的第五總隊采取圍點打援的辦法,即一面虛張聲勢,部署少數兵力包圍樂城,誘敵增援;一面集中優勢兵力埋伏于各個交通要道,迎擊來援之敵。按照瓊崖縱隊總部的要求,進攻樂東的瓊縱部隊以連為單位分別駐扎在抱由、志仲、多港、多更、白地、舊地、掃水等村莊,指戰員認真執行三大紀律、八項注意和黨的民族政策,組織群眾開展訴苦運動和清匪反霸斗爭,並積極發展生產。有了牢固的群眾基礎,瓊縱部隊便開始拔除樂東縣城周圍的敵人據點,切斷各地與樂東縣城的交通聯絡,孤立樂東守敵。

國民黨瓊崖當局為了挽回敗局,委任王衍祚為樂東縣長,企圖通過他打開局面,鞏固其僅存的地盤。但王衍祚從三亞坐火車赴任途中被瓊縱部隊伏擊,還未到任就當了俘虜。廣東省政府委員兼第九區(海南)行政督察專員韓漢英繼而委任陸軍少將韓超雲任樂東縣長,榆林要塞守備總隊派出一大隊大隊長朱挺英率領四個中隊給他護駕,準備強行突入樂城赴任。

瓊縱部隊在掃清樂城外圍的敵人據點之後,便部署了對樂城的包圍。當時估計敵人可能從樂城東南的志仲方向來,便命令十三支隊前往伏擊。誰知,狡猾的敵人卻從樂城西南的千家來了。接到情報後,從志仲調回部隊已來不及,前來樂東檢查作戰的瓊崖縱隊參謀長馬白山和鄭章決定︰從包圍樂城的十五支隊抽出三個連,在千家墟往樂城的途中設伏。

5月20日早上八時許,韓雲超帶領300余人,由千家墟向樂城行進。九時多,護送的先頭部隊首先進入伏擊圈。劉英豪副支隊長一聲令下,霎時,輕重機槍和手榴彈一齊向敵人開花,僅用10分鐘左右就消滅了先頭部隊的敵人。韓雲超及其主力也被同時攔腰截擊,韓雲超當場被擊斃。敵人見勢不好,組織火力拼命突圍,大部分敵人向樂城逃竄。這次戰斗,擊斃新任樂東縣長韓雲超和官員13人以及官兵42人。援敵殘兵進入了樂城。韓超雲被擊斃後,韓漢英便電令已進駐樂東縣城的朱挺英代樂東縣長。

這場精彩的伏擊戰給予國民黨援軍重創,但是為什麼殘敵仍然突入樂東縣城了呢?副總隊長鄭章後來在1987年出版的《星火燎原》叢書之三•海南島革命斗爭專輯中撰文詳細介紹了當時的考慮。他寫道︰“當時,伏擊部隊考慮到自己的力量比較弱,難以全殲敵人,便在給敵人一定打擊後主動撤退。”雖然敵人援軍進了樂城,但是仍然無所作為,反而加劇了城內缺糧的情況。

誘敵出擊,解放樂城

朱挺英殘部撤入樂城之後,在城內繼續構築工事,企圖拼命死守。但此時樂城周圍已經沒有國民黨的援軍。九所、崖城據點雖然還有一些國民黨部隊據守,但自身也陷于重重包圍之中,無法救援樂城。榆林要塞也沒有機動兵力可調。龜縮在樂城的國民黨守軍400多人,被圍困10多天後,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決定孤注一擲,妄圖向瓊崖縱隊反攻解圍,搶糧保命,繼續掙扎。

6月6日清晨,樂城守敵除留下自衛隊一百多人守城,其余全部出動到城外去搶糧。瓊縱第五總隊長陳武英、政委吳文龍判定敵人可能向掃水村(又名造水村)進攻,便決定由駐扎在掃水村的第一總隊第一支隊第一大隊在村里構築工事,迎擊出來搶糧的敵人;第二大隊駐志仲村,十三支隊兩個中隊駐舊地村,分別尋機配合殲敵。

瓊縱圍城部隊對出城的敵軍適當阻擊一陣後,便佯裝撤退誘敵出城。從樂城至掃水村有一條小河。瓊縱部署在河岸上的一個班與敵人接觸了一下立即退走。敵人以為只是小部隊騷擾,過河後就直插掃水村。在掃水村外,瓊縱的一個排邊打邊退,引得敵人蜂擁而來,把整個村莊圍住。

敵人從掃水村東北面向瓊縱守軍迂回進攻,戰斗打得非常激烈。瓊縱第五總隊第一支隊第一大隊三個中隊頑強抗擊敵人。這時,總隊部命令第十三支隊兩個中隊開進掃水村接替部分陣地,命令第一支隊第一大隊兩個主力中隊迂回敵後。在村中固守的第十三支隊兩個中隊和第一支隊第二中隊被200多名敵人包圍。第一支隊第二中隊雖然傷亡了30多人,但陣地始終巍然不動。後來,第十三支隊的兩個中隊和第一支隊的兩個中隊又把敵人團團包圍,內外夾擊敵人。

親自指揮這場戰斗的第五總隊總隊長陳英武事後回憶︰“第一支隊的第一、第三中隊當機立斷,組織20多人的突擊隊,匍匐前進,接近敵人陣地,幾十顆手榴彈一齊投向敵人,炸得敵人血肉四濺,擊斃敵大隊長以下官兵30多人。敵人失去指揮,亂作一團。我軍越打越勇,銳不可擋,敵軍潰退至水田洋的隱蔽地形掙扎,我第一支隊利用灌木叢為掩護,迅速接近敵人,集中8挺機槍和所有手榴彈,向敵群猛烈殲擊。”

這次戰斗從上午八時一直打到下午三時,戰果輝煌。據《樂東縣志(第一輪)》記載︰這次戰斗共斃、傷、俘敵大隊長、代縣長朱挺英,副大隊長林成秀等官兵136人,繳獲高射機關炮1門,輕機關槍12挺,長、短槍55支。樂東縣城守敵聞風喪膽,連夜潰逃。1948年6月6日,瓊崖縱隊佔領樂東縣城。至此,白、保、樂連成一片,五指山區全部解放,為解放海南踏出重要一步。

趁熱打鐵,奇襲黃流

樂城解放後,國民黨在今樂東縣的據點僅有黃流、佛羅、九所(當時均屬于崖縣管轄)等沿海據點,為進一步擴大解放區,瓊崖縱隊以掃水村戰斗勝利為契機,巧妙的奇襲黃流,順利解放黃流鄉。

1946年6月,瓊縱第五縱隊第十三支隊副支隊長張積成和四大隊大隊長鄭南錦到崖縣沿海一帶偵察,得知崖城守敵限令黃流鄉公所在三天內將全部壯丁送到崖城。支隊部決定利用敵人送壯丁之機,化裝奇襲黃流鄉公所。

6月10日晚,第十三支隊從各個連隊挑選出來的50名干部戰士,穿上國民黨軍軍服,從樂東舊村出發,向黃流墟進發。瓊縱戰士化裝成崖城要塞守備大隊的隊伍,出現在崖城通往黃流的公路上,張積成騎在馬上,他和鄭南錦穿著軍官服,戴著大蓋帽,率領隊伍,大搖大擺地向黃流開進。

隊伍走到半路時,遇到一個從佛羅據點趕赴崖城求援的國民黨騎兵,張積成將計就計,說他們就是從崖城趕來的援軍。敵兵信以為真,便在前頭給瓊縱部隊引路,並將自己的馬交給鄭南錦這位“崖城要塞守備大隊的副大隊長”騎。在與敵騎兵的交談中,張積成等人了解到黃流鄉公所的詳細情況,就誑他先順路到黃流鄉公所去找孫家才鄉長辦點公事,然後再去佛羅。敵兵深信不疑。

到達黃流墟後,瓊縱隊伍集中在鄉公所。引路的敵兵把鄉長孫家才找了出來,向他介紹說,這是崖城要塞守備大隊的張大隊長和鄭副大隊長。張積成立即給了孫家才一個下馬威,厲聲責問他,竟敢違抗國軍命令,遲遲不將該鄉的壯丁送去崖城補充兵力。孫家才嚇得直發抖,陪著笑臉承諾三天內一定將壯丁送去。張積成責成他馬上集合鄉自衛隊,能當國軍的都要帶走,但這些人的槍支留給鄉公所。孫家才不敢違令,老老實實地將鄉自衛隊一個不缺地集合起來。

張積成見時機已到,指揮戰士們將孫家才和鄉長助理捆了起來,並迅速收繳了屋內的槍支彈藥。第十三支隊隊長韓飛後來在《智襲黃流》一文中寫道“當我們帶著槍支彈藥、押著俘虜通過黃流墟的街道時,老百姓見平日作威作福的地頭蛇孫家才被捆了起來,無不拍手稱快。孫家才還以為自己是被“國軍”錯抓了,仍作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後來,當他看到我們同主力部隊會合了,才明白過來,就像觸了電似地癱倒在地上。”這次戰斗前後不過20分鐘,黃流自衛隊和鄉公所共40多人就都成了俘虜。

解放樂東,是瓊島二十三年紅旗不倒的壯麗篇章上的光輝一頁。據統計,1948年1月至7月,瓊崖縱隊共殲敵1000余人,繳獲輕機關槍25挺,重機關槍2挺,長、短槍446支,拔除敵據點30余座,解放保亭、樂東縣兩座縣城,攻陷崖縣、臨高兩座縣城。在半年多的戰斗中,瓊崖縱隊犧牲62人,傷92人。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