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軍“神醫”與中央機關的“衛士”

來源︰中國共產黨新聞網作者︰朱 健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9-04-12 14:54

錢壯飛(1896-1935),吳興(今湖州市)人。18歲考進國立北京醫科專門學校。畢業後,在北京行醫,並在美術學校兼任教員。1925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27年轉移上海,不久調中央特科二科工作,直屬科長陳賡的單線領導。以後打入國民黨中央組織部黨務調查科任機要秘書。在顧順章叛變的危急關頭,及時向黨中央匯報,挽救了在上海的黨中央和中央特科的同志。1931年進入江西中央蘇區。曾擔任軍醫,是瑞金紅軍烈士紀念塔設計人之一。1932年調紅一方面軍任保衛分局局長、中革軍委二局局長,在周恩來副主席身邊做機要保衛工作。

中革軍委二局,擔負著保衛黨中央的重任。長征開始後,錢壯飛與二局的同志屬軍委縱隊。為了工作方便,錢壯飛將二局同志編成兩個梯隊,一個前梯隊,一個後梯隊,有時甚至分為三個梯隊,保證日夜24小時工作不停頓。

從中央蘇區撤離時,組織上考慮到錢壯飛年齡比較大,給他安排了一匹騾子,但他卻很少自己騎,經常給同志們馱行李,或是讓有病的同志騎。行軍路上有人生病,他便親自去看病,開藥方。某部一位戰士患了瘧疾,病情一天天加重。那位戰士再三懇求放下他,不要連累戰友,但同志們說什麼也不肯放棄。消息傳到錢壯飛這里,他二話沒說,拎著醫藥箱就趕過去。檢查後,他從箱里拿出一包自己在長征途中采集的草藥,沒幾天那位戰士就痊愈了。不久,錢局長的"神醫"美名在整個紅軍隊伍中傳開了,來找他看病的人愈來愈多。而錢壯飛听後一笑,說"哪來什麼神醫,我不過是個過路郎中。"

錢壯飛終日與中央領導同志在一起,而且具體負責情報工作,知道形勢的嚴峻。但他始終保持開朗、樂觀的性格。工作起來,精神抖擻,不知疲倦。一有空隙,還熱心地給戰士們講故事,幫助他們學文化。

為了做好遵義會議的安全保衛,他與二局的同志幾天幾夜未曾合眼,協助保衛局做了大量工作。會議期間,錢壯飛更是自始至終堅守崗位。一直到會議結束,大家才長長地松了口氣。1935年3月,錢壯飛被任命為紅軍總政治部副秘書長。

3月31日,部隊渡過烏江後來到貴州息烽縣流長附近,第二天因遭敵機空襲,部隊分散隱蔽。空襲過後,隊伍集合繼續行軍。走了一段路,周恩來發覺錢壯飛不在身邊,當即派人回去尋找,因處在敵軍前堵後追的戰爭環境里,沒能發現他的下落。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