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修良︰從事情報工作的女市委書記

來源︰天津日報作者︰時鋒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9-04-12 14:54

南京解放前夕,在白色恐怖籠罩下的國民黨反動統治的中心,曾活躍著一支秘密力量,他們戰斗在敵人的心髒里,獲取情報、瓦解敵人、策動起義、策應人民解放軍渡江作戰……這就是由中共南京市市委書記陳修良領導的地下情報組織。

1946年3月,陳修良被任命為中共南京市委書記。 這是中共歷史上第一位被任命的女市委書記。

5月,陳修良根據華中局的指示,在市委專門設立了以盧伯明為負責人的情報系統;1948年又專門設立了以沙廣威為首的策反系統。這兩個系統都由她單線聯絡,由她直接向上海局報告。換而言之,市委書記親自領導這兩項生死攸關的要害工作。

要在國民黨配備有8000名職業特務的南京截取敵人的機密情報,其艱險程度不言自明。陳修良靠著對黨和人民的忠誠,臨危不懼,膽大心細地深入敵人內部搞情報。

有一天下午,她戴著一副墨鏡,來到市委委員方休的家中。方休當時的公開職業是小學教師,與陳修良單線聯系。一見面,方休立即悄悄地告訴她︰“我一個妻弟是國民黨的軍統特務,他剛從重慶回到南京,暫住我家,我們說話小心點兒。”出于職業習慣,陳修良當即詢問了那特務的具體工作情況。方休告訴她,妻弟好像是電台機要人員,並且提出想把房子挪一挪,與一個特務長住一起總不大行,萬一出了破綻不是鬧著玩的。

陳修良毫不猶豫就否定了方休的提議。幾天之後,陳修良再次造訪方休。見面伊始,方休就迫不及待地說︰“妻弟出差去了,留下一個手提包,妻子打開一看,里面有一包軍事密碼,這事該怎麼辦?”

陳修良當即鄭重地說︰“能不能拿出來給我看看?”方休自然允諾,讓妻子把提包拎了出來,一看,正是黨中央極其需要的國民黨軍事密碼!

“方休同志,這份東西我需要借用一下,讓情報部門的同志抄一抄,你看行嗎?”

“可以。不過只能用半天,下午他就要回來。”

她緊緊地握了握方休的手,她知道方休做出這個允諾需要多大的勇氣。

南京市委負責情報的盧伯明在妻子和助手的幫助下,連續抄了3個小時才把密碼抄完。下午陳修良將密碼“完璧歸趙”的同時,盧伯明也跨上了南下上海的火車。

幾個月之後,黨中央給陳修良發來嘉獎令,中央高度評價這份密碼對掌握國民黨軍隊調動情況所起的重大作用。

1947年末,蔣介石策劃的重點進攻被粉碎之後,中共的領袖們把目光投向“策動國民黨黨政軍人員起義”這一戰略目標上。

1948年9月,上海局發布了給南京市委的指示信,要求市委“積極進行策反工作”。南京市委立即建立了一個由沙文威負責的策反系統,並通知南京各情報人員,凡是在國民黨軍事機關有起義線索的,一律集中到策反系統。一個個策反對象被篩選出來,而首先納入陳修良視野的,正是被人稱之為“天之驕子”的國民黨空軍轟炸機八大隊的一個飛行員俞渤。

俞渤是廣西人,少年時代是在桂林度過的,桂林失守後,俞渤考入中山大學,只讀了一年便因家庭經濟困難而輟學,這時他聞知國民黨招收空軍飛行員的消息,便毅然遠去重慶考上國民黨空軍。1945年春又奉命前往美國訓練,歸國後便擔任了轟炸機八大隊的飛行員。

當時的內戰戰場上,國民黨陸軍嘩變者已屢見不鮮,但空軍系統駕機起義還不曾有過先例,如果策反成功,對于瓦解國民黨軍士氣定會產生巨大影響。幾經接觸,當沙文威領導下的特工、時任國民黨空軍第四醫院中尉航空醫官林誠試探著把談話引入實質時,俞渤毫不猶豫地表示答應,並且告訴林誠,他這個機組共5個人,其他人平常都與他友好,完全可以爭取他們一起起義。不久,俞渤等人駕機起義。這之後,國民黨駐寧部隊先後又有4架最先進的B24轟炸機飛往河北解放區。

策反空軍起義成功後,陳修良、沙文威認為策動國民黨海軍起義的時機也已經成熟。他們決定把策反目標鎖定為國民黨軍最先進的巡洋艦“重慶號”。

“重慶號”巡洋艦原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在地中海的旗艦,它是國民黨海軍中裝備最精良的軍艦。在人民解放戰爭勝利發展的形勢下,中共中央上海局以及南京市委等情報策反部門多渠道積極工作。艦上的南京地下黨員畢重遠于1946年進入國民黨艦艇士兵訓練班。1948年8月“重慶號”回國後,南京的黨組織就派人與他聯系,要他團結士兵,相機行事,策動起義。1949年2月17日,“重慶號”奉命離開上海,在吳淞口外停泊。當獲悉敵人要該艦逆江而上,到江陰與海軍第二艦隊配合,阻止解放軍渡江的消息後,艦上的“士兵解放委員會”主要成員決定拒航,把起義地點改在吳淞口。

1949年2月25日凌晨1時,“士兵解放委員會”拘禁了包括艦長鄧兆祥在內的所有在艦軍官。鄧兆祥原有起義思想基礎,但不知下層士兵已在醞釀嘩變,當他得知這是在中共南京市委、上海地下黨的領導下進行時,毅然參加起義,下令開航,使軍艦順利駛向解放區。

1949年3月,中共南京市委委員朱啟鑾和情報系統干部白沙化裝成商人,冒著生命危險過江到達合肥人民解放軍前委司令部,送去國民黨京滬杭警備總司令湯恩伯的《京滬、京杭沿線軍事布置圖》《長江北岩橋頭堡封港情況》《江寧要塞彈藥數量表》等重要敵情資料,為配合解放軍解放南京做出了貢獻。

自3月國民黨宣布“封江”之後,長江上的大小船只便統統被趕進了內河,解放軍在江北很難找到船只,關鍵時刻南京市委顯露身手。4月23日夜晚,下關電廠、下關機務段輪渡所工人駕駛著“京電號”、“凌平號”過江到達浦口;24日中午,被策反的水上警察局二號巡艇也開到浦口;緊接著,南京市委又組織民船和停泊在下關沿江一帶的公、私營輪船公司的大小機動船只一齊出動(老江口的火車輪渡,一次能裝載一個團的部隊、戰車)。

24日凌晨到中午,經過輪渡往返不停地運輸,停留在浦口一帶的解放軍三十五軍全軍人馬順利過江。經過激烈戰斗,懸掛在總統府上的青天白日旗被扯下來了。

這天下午,設立在勵志社的解放軍第八兵團第三十五軍軍部門前,一輛吉普車戛然而止。為首的一位中年婦女告訴哨兵,她需要去見三十五軍何克希政委。

哨兵猶疑滿腹,他不知道這位穿著旗袍的老百姓憑什麼資格要見軍首長。可是,當他把中年婦女通報的姓名轉報值班室後,何克希卻立即跑了出來︰“陳修良同志,我正在到處找你!我正在到處找你!好啊,我們勝利會師了!”

會談結束後,將軍又立即派兩個警衛員護送陳修良到寓所搬取行李。當軍用吉普停在一間普通的民居前時,人們怎麼也想不到穿著樸素、一天到晚外出“打麻將”的張太太,竟然是共產黨的南京市市委書記!

4月27日,劉伯承、鄧小平進駐南京,中共中央決定重組南京市委︰劉伯承為書記、宋任窮為副書記,陳修良任組織部長、張際春任宣傳部長、陳同生任統戰部長、陳士渠任衛戍總司令。不過陳修良沒在這個崗位上干多久,1950年她被調往上海,從此就離開了南京。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