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村諜案︰日本發動“九一八”事變的借口

來源︰北京日報作者︰楊麗娟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9-04-12 14:54

日本軍事間諜中村震太郎(左)和井杉延太郎(右)。

中村事件發生地察爾森鎮。

1931年6月25日,中國東北的軍事禁區里,一個身穿棉服、騎著高頭大馬的日本人,以及他的三個同伴,被東北邊防軍屯墾三團扣留了。日本人舉止怪異,態度傲慢,更可疑的是,他自稱是來自東京的農業專家,身上卻帶著軍用地圖和槍支。

他的真實身份,是日本參謀本部派出的軍事間諜、日軍大尉中村震太郎。

日本間諜潛入中國,為其侵華野心刺探情報,此時至少已有四十多年之久。中村事件,更是與中國人民14年抗戰的起點直接相關。就在中村震太郎被中國軍隊逮捕並處決不到三個月後,“九一八”事變爆發。這一證據確鑿的軍事間諜案,被蓄謀侵華已久的日本歪曲為“帝國陸軍和日本的奇恥大辱”,成為日本發動“九一八”事變的借口之一。

“農業專家”

從大興安嶺南麓的內蒙古自治區興安盟烏蘭浩特市,順著洮兒河的方向,沿縣道向西北行進30余公里,有一座安靜的邊陲小鎮——科爾沁右翼前旗察爾森鎮。小鎮屬于淺山丘陵地帶,時至今日,總面積800多平方公里的小鎮,全部人口也不過2萬人左右。對于非本地人來說,如果不特意察看地圖,恐怕連科爾沁右翼前旗地處何方都不甚明了,更別提察爾森鎮。

然而,這樣一個人煙稀少、位置偏僻的地方,竟然在1931年,就已進入了日本人刺探情報的視野範圍。

當時,察爾森隸屬于興安屯墾區,是東北邊防軍屯墾軍第三團駐地。所謂“屯墾軍”,是張學良于1928年將炮兵縮編後改編而成的,其任務是“屯墾殖邊”,同時“抵制外人的侵略”。但是,誰也沒想到,這片住民以蒙古族牧民為主的邊陲之地,竟然真的來了“外人”。

1931年6月25日清晨,屯墾三團一營營長陸鴻勛正率領士兵在團部門前操場操練。突然,平時少有人來往的團部西側大路上,出現了四個騎馬的陌生人,四人由北向南疾馳,馬上還馱著不少行李。仔細一看,為首的人頭戴皮帽,帽子上套著一副風鏡,身穿棉褲、棉襖,外面還罩一件俄式皮夾克。6月底的察爾森,天氣已經轉暖,到了穿夾衣的季節,可眼前這幾人怎麼還都是一身厚厚的棉服?

陸鴻勛不由生疑,令士兵將四人追回到操場問話。這一問,疑惑更大了,說漢語,對方言語不通,改用蒙語,仍然無人應答。陸鴻勛懷疑這些人可能是日本人,于是報告給了時任屯墾三團少校團附(副團長)董平輿(後改名為董昆吾)。

董平輿的父親是老同盟會會員,他本人于1923年從北京大學畢業後,任奉天交涉署秘書,1925年又被保送至日本陸軍士官學校學習。因此,他能說得一口相當流利的日語。接到陸鴻勛的報告時,屯墾三團團長關玉衡正好因公外出,董平輿代理團長職務。

他親自用日語詢問四個陌生人,果然,為首的那人開口了。他自稱是東京農業學會派出的農業專家,此次系由洮南出發,將去索倫山一帶調查土質、農業狀況,但前方道路不安,據說常有土匪搶劫,因此就此折回,返回洮南。其余三人分別是一名日本人助手,一名喂馬的俄國人和一名帶路的蒙古人。為了證明自己的身份,為首的日本人還從口袋里取出一張名片,上面印著“日本東京農業學會會員”和“中村震太郎”等字樣。

中村震太郎真的是調查土質的農業專家嗎?董平輿疑慮重重。

不怪董平輿多疑,畢竟,1929年就被披露的日本機密文件《田中奏折》中,日本的侵略擴張野心昭然若揭,“欲征服支那,必征服滿蒙;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中村所說的索倫山至洮南一帶,位于大興安嶺南北分界線處,地勢險要,正是“滿蒙”的心腹地帶。

況且,早在甲午戰爭前十幾年,日本間諜就開始為他們的野心在中國建立龐大的間諜網。日本著名的間諜組織樂善堂,曾用三年多時間調查寫出《清國通商綜覽》一書。此書內容涵蓋政治、經濟、金融、商貿、教育、產業、交通、地理、氣候、風俗等各個領域,三冊共計2000多頁,書中對中國的了解之詳細,甚至遠遠超過當時的清廷。1892年在日本一出版,便引起日本朝野的巨大關注。

到了日俄戰爭時強佔遼東半島和南滿鐵路後,日本在中國東北的情報組織更是變本加厲。1907年設立的滿鐵調查部(課),發展到“九一八”前後時,足足擁有2000多名骨干分子。東北最大的日本情報組織關東軍特務機關,人員最多時達4000余人。此外,日本人在東北各地開設的商店、旅館、妓院、鴉片館,也有不少是日本間諜的秘密聯絡點。

據民國著名報人王芸生編著的《六十年來中國與日本》一書,1928年初至10月初,日本赴我國東北的各種“旅行團”、“考察團”達166個,6180人,他們的主要任務就是廣泛搜集軍事情報,為日軍編制兵要地志和制定作戰計劃。而翻閱《“九一八”事變檔案史料精編》一書,僅1929年6月被東北官方發現並載入正式文件的、到中國境內勘測地形獲取情報的日本人,就有3起十幾人之多。

中村震太郎一行會不會又是喬裝打扮的間諜?董平輿不能不警惕。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