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村諜案︰日本發動“九一八”事變的借口

來源︰北京日報作者︰楊麗娟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9-04-12 14:54

關玉衡

證據

董平輿的猜測很快得到了證實。從中村一行的行李和棉服中,屯墾三團的士兵不僅搜出了望遠鏡、羅盤針、寒暑溫度計、測土儀器等專業設備,還搜到了十萬分之一比例的軍用地圖若干份、詳細的調查筆記以及一支三八式馬槍和一支南部式手槍等。

更令人驚訝的是,中文、日文兩種軍用地圖都用鉛筆勾改過,顯然,中村一行一路走來,一邊實地偵察,一邊根據實況校改地圖。他的調查筆記更是詳盡細致,除了沿途所經之地的人口、物產、森林礦藏、土壤、水源、氣候、雨量等情況,甚至連興安屯墾區的兵力、槍炮種類、官兵數量、將校姓名、營房堅固程度以及車輛馬匹糧食輜重等信息都有記載。“這麼詳細的資料,當時的興安區官方都掌握不了。”史志專家、科爾沁右翼前旗黨史地方志局前局長馮學忠告訴記者。

簡單查閱這些證據,董平輿內心已經斷定中村等人就是間諜,但此時並無審訊記錄,證據也需要時間整理。他思索一下,一邊悄悄派人去向團長關玉衡匯報,一邊禮貌地對中村一行提出︰“前方時有土匪出沒,路途不靖,你等可在我們的團部里暫住一夜,等候明天我們的出勤士兵回來,將派兵護送你們回到洮南。”

董平輿當然不是真的為中村一行的安危擔心,這只是他的緩兵之計。中村幾人估計也看出了他的用意,並不樂意,但最終還是被扣留了下來。

6月26日凌晨,得知消息的關玉衡二話沒說,連夜趕回了團部。把董平輿呈上來的證據翻譯成中文後,關玉衡發現,中村隨身攜帶的筆記中,頭一篇就交待了他的真實身份︰昭和六年一月,日本帝國參謀本部派遣他做情報科情報員。他竟然是貨真價實的日本陸軍大尉!此外,筆記里不僅寫著中村在日本東京出發送行的情況,還詳細記錄了他一路所經過的地點,比如洮南府、哈爾濱、齊齊哈爾、海拉爾、免渡河……

身份既已確認,關玉衡開始對中村等人進行正式審訊。沒想到,面對鐵證如山,中村依然不認賬。關玉衡在《中村事件始末》一文中回憶︰“中村的態度傲慢自大,自稱是‘大日本帝國陸軍大佐’,蠻橫暴躁,以不會說中國話為由企圖推卸間諜罪責,嗣乃用日語審訊……從他的神氣上也可以看出他是日本軍人的樣子,但他依然供認是‘退役’的陸軍大佐。”

日本的“大佐”,相當于中國的上校,比大尉要高三級。中村自抬身份,又強調已經“退役”,無非是想推卸日軍的罪責,同時嚇唬中國軍人。關玉衡當然不會被所謂的“大佐”身份嚇到,這個性情豪爽剛直的東北漢子,17歲投筆從戎,是張學良在東北講武堂的同窗好友,也曾在兩次直奉戰爭中摸爬滾打過。

見一時撬不開中村的嘴,關玉衡便先去審問另一名日本人井杉延太郎。果然,井杉延太郎隨即承認,自己是曹長,現已退役,在一家采木公司工作,此次是做中村的助手;中村是陸軍大尉,所帶的地圖全由中村自己掌握;俄國人叫米羅闊夫,會日語,負責看俄文地圖兼做翻譯。

從中村所帶的種種文件和井杉延太郎的口供來看,事實再清晰不過,中村的軍人身份確鑿,獲取軍事情報的證據擺在眼前,毫無疑問,他是日本參謀本部派遣的軍事間諜。

既然如此,中國軍隊在中國的領土和防區內,逮捕、審訊外國間諜,甚至按照中國的法令與國際慣例處決國外間諜,本應是完全正當的行為。然而,此時的關玉衡,卻只覺得眼前的四個人太棘手了。他很清楚,弱國的外交總是不利的,如果放了中村一行,無異于放虎歸山,中村等人探取的情報必然被日軍掌握,並且,日方很可能還會倒打一耙,污蔑中國軍人無故扣押中村等人;可若不放人,日本人在東北享有治外法權,但凡走漏風聲,日本有的是辦法將中村一行要回,後果同樣不容樂觀。

如何才能妥善地處理這個間諜案件?關玉衡決定在全團召集連級以上人員開會,集思廣益,征詢意見。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