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村諜案︰日本發動“九一八”事變的借口

來源︰北京日報作者︰楊麗娟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9-04-12 14:54

身著中式服裝的中村震太郎(中)。

秘密處決

6月26日下午,屯墾三團連級以上干部集中在團部軍帳內。關玉衡說明情況後,軍帳內一時議論紛紛。有人表達了與關玉衡同樣的擔憂,說弱國無外交,一經暴露,一定會被日本政府要回去,更會再派間諜來破壞;有人提出放中村走出去,在路上悄悄殺掉;還有人認為,應該行使緊急處置權。

董平輿則直接建議︰“現在我國是弱國,並無外交可言,我們若將中村等解送沈陽,日寇必將他們及其所攜帶的調查筆記、地圖等全部索回,並且還要我方賠禮道歉,其結果徒惹得許多麻煩,毫無益處。並且中日兩國既是世仇,而且按照國際法,外國的軍事間諜是可以處死刑的。故無論如何,不能將他們釋放,也不可把他們解送沈陽,唯一辦法就是把他們在這里秘密處死。”

秘密處死中村等人,關玉衡最初並不贊成這種做法,他的想法是“明正其罪行,公開處置”,但思慮再三,覺得公開處置確實像董平輿所說,只是徒惹麻煩。于是,關玉衡提出對中村等人進行二次審訊,進一步取得他的口供,再作最後決定。

26日晚,夜幕已深,興安屯墾軍第三團團部,對中村的第二次審訊開始了。中村大約意識到自己罪責難逃,先是大放厥詞︰“如果不放我,我要上告中國政府,關東軍饒不了你們!”接著,竟然在審訊現場與三團士兵打斗起來。關玉衡本來不主張刑訊,見此情景,不得不大聲喊︰“捆倒了打!”一聲令下,官兵們一擁而上,拳腳相加,中村面對眾人,氣焰更加囂張,干脆拿出日本武士道的本領瘋狂廝打。直到站在一旁的關玉衡惱怒至極,“刷”地抽出戰刀,中村才收斂了氣焰,乖乖地供認其間諜罪行。關玉衡本以為中村這下老實了,誰料,借著在筆錄上畫押的機會,中村仍不死心,又與官兵廝打起來,甚至還試圖奪去士兵的武器,沒辦法,三團官兵只好將其打暈在地……

誰也沒想到,就在雙方激烈廝打時,中村手腕上的手表被扯了下來,掉落在地上。可惜,當時緊張的氛圍下,審訊的官兵沒有一人注意到這個細節,更沒有人想到,這塊手表後來竟成了致命的隱患。

話說回來,中村的囂張讓關玉衡更加感到事態的嚴重,雙方已經動手,此時若放走中村一行,即便有口供和證據在手,恐怕日方也不會善罷甘休。想到興安屯墾區屬于邊境軍事地區,成立之初東北長官公署就曾照會各國領事館,稱“興安區乃荒僻不毛之地,山深林密,唯恐保護不周,謝絕參觀游歷,凡外國人要求入區者一律不發護照”,禁令在先,如今中村等人卻假冒農業專家進入軍事禁區,證據確鑿,理在我方,關玉衡和三團干部終于統一意見,下定決心,當晚將中村一行秘密處決。

這時,時間已是26日午夜12點30分左右,確切地說,是27日凌晨零點30分左右。關玉衡生前在回憶文章中寫道︰“把中村大尉等四名間諜犯,一並槍決……為嚴守保密計,派團部中尉副官趙衡為監斬官,押赴後山僻靜處所執行,連同行李、馬匹,除重要文件呈報外,一律焚毀滅跡。”

不過,關于秘密處決的方法,董平輿的回憶有所不同︰“是日夜半,遂將中村等一行四人用繩縛綁,並用棉花堵塞其口。副官趙衡率親信士兵十余人把中村等一行四人用馬車拉到後山七八里處,用煤油潑澆點火,把他們燒死……其余全部焚毀,投灰于洮兒河內。”而時任三團二營中尉騎兵中隊長的金東復,在《中村事件親歷記》一文中的說法則是,“為防止槍聲引來不測”,“制定了‘刀殺’的行動方案”。

到底是槍決,還是火燒,抑或刀殺,時隔86年,我們已經無法探究哪種說法是最準確的。但無論如何,軍事間諜中村震太郎一行四人,在察爾森一帶消失了。

第二天,天剛蒙蒙亮,關玉衡就帶著所繳獲的間諜證件和證物,赴興安屯墾公署所在地向上級報告中村之事,同時,第一時間擬就快郵代電連同間諜罪證托人轉呈給當時在北平養病的張學良。

而在三團內部,關玉衡再三嚴令,任何人不許泄露處決中村等4名間諜犯的事情,違者以軍法論處。遺憾的是,再三嚴令之事,最終還是泄密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