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村諜案︰日本發動“九一八”事變的借口

來源︰北京日報作者︰楊麗娟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9-04-12 14:54

日軍在中國東北地區搜集情報後所作的兵要地志報告。

手表泄密

中村一行被秘密處決後的半個月,一切都風平浪靜,直到7月中旬。從1984年開始就致力于搜集中村事件歷史資料的馮學忠告訴記者,日本方面最早察覺到中村震太郎的行動可能出現異常的,是日本關東軍特務機關的片倉衷大尉。

原來,中村震太郎進入興安一帶刺探情報之前,就是片倉衷接待的他。出發前,雙方約定了一個日期,到時片倉衷到王爺廟(今烏蘭浩特市)接應中村等人。誰知,約定的日期已過去了好久,一直到7月18日,片倉衷也沒有在王爺廟找到中村的蹤跡。他感到情況不妙,就前去哈爾濱向關東軍特務機關匯報。

幾乎與此同時,日本關東軍的“少壯派”板垣征四郎、石原莞爾一行,正在東北參加所謂的“北滿參謀旅行”——這已是他們的第三次“參謀旅行”,說白了,其實就是侵華前的軍事情報偵察和搜集。這一次,他們到達黑龍江省昂昂溪時,正好遇到井杉延太郎的妻子、昂榮旅館的女主人,她告訴板垣和石原,自己已與井杉失去聯系將近一個月,請求關東軍協助尋找。

多條線索匯在一起,日本在中國東北的各個情報機關迅速開始了尋找中村下落的行動。

不久,日本在齊齊哈爾的一個情報聯絡點——朝日旅館兼妓院的女特務植松菊子,從一名嫖客口中探听到風聲,說是前不久兩個日本人、一個俄國人和一個蒙古人被屯墾軍殺害了。這個嫖客還透露了一條關鍵線索,中村的手表就在屯墾三團三連司務長李德保手中。

原來,中村被處決當晚,手表掉在地上後,李德保恰好前去送夜餐,心中貪念閃過,竟然隨手撿起手表裝入了自己的口袋。後來為償還賭債,他又把手表抵押在王爺廟的一家當鋪。

貪財的李德保全然不知,這塊手表並非一塊普通手表。“這種手表是日本廠家專門為日本軍官生產的高級手表,表的全部機件全都固定在三條金屬構件上,所以被稱為‘三道梁’手表。”馮學忠解釋說,“三道梁”手表通常不會在日本市場上流通,更不會出現在中國市場。

植松菊子的情報傳到關東軍特務機關,特殊的“三道梁”手表自然成了關東軍搜尋的重要目標。那麼,王爺廟當鋪里的手表又是如何被日軍拿到的?

董平輿的回憶中只簡單提了一句︰“中村被扣後,他所戴的手表為我看守士兵摘去,典于洮南一當鋪中,後被洮南日本領事查獲買去。”而根據關玉衡的長子關松軍在1998年接受馮學忠訪談時的說法,手表被日軍獲取的關鍵,竟是日本間諜川島芳子設的陷阱。

據說,李德保是個吃喝嫖賭抽五毒俱全的好色之徒,為此,時任奉天特務機關長的土肥原賢二派出了著名的女間諜川島芳子。川島芳子原是滿清肅親王善耆的女兒,辛亥革命後被善耆送給日本浪人川島浪速做養女。從小接受日本軍國主義教育的川島芳子,成年後長期為日本做間諜,1928年的皇姑屯事件、後來的“九一八”事變及成立“偽滿洲國”,都不乏她的身影。

接到土肥原賢二的命令後,川島芳子便通過朝日旅館的老板和之前透露消息的嫖客,將李德保引到旅館內。李德保哪里是川島芳子的對手,幾杯酒下肚,便把屯墾三團處決中村等人的事情竹筒倒豆子般說了個干淨。酒足飯飽之際,川島芳子騙李德保說,自己從南滿帶了不少“白貨”(海洛因),因急于回國想低價出售。一心想要發大財的李德保馬上就說要全部買下,只是隨身帶的錢不夠。川島芳子裝作無意道,錢不夠,有什麼抵押物也可以。果不其然,李德保當即拿出了一張當鋪的契票……

就這樣,關東軍特務機關憑借川島芳子騙到手的契票,從當鋪贖回了中村的“三道梁”手表。而自以為天降橫財的李德保,當晚就被川島芳子一杯毒酒送了命。

見到手表的土肥原賢二大喜過望,當時,日本軍部正在策劃軍事佔領中國東北,只是苦于無借口,責成他“便宜行事”。如今,有了“三道梁”手表在手,中村之事對他而言簡直是天賜良機,至于中村等人是否真的已經死亡、到底因何而死,從來就不是他關心的內容。

據關玉衡回憶,土肥原賢二還執意親自到興安地區勘察,名為尋找更多的所謂“證據”,實則到處煽風點火,甚至意欲勾結蒙古貴族。只不過,由于屯墾軍嚴陣以待,土肥原賢二沒有討到什麼便宜,就灰溜溜地中途折返了。但這絲毫沒有影響他和關東軍蓄謀已久的決定,他們要借中村之事大肆炒作、控制輿論。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