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村諜案︰日本發動“九一八”事變的借口

來源︰北京日報作者︰楊麗娟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9-04-12 14:54

東京《日日新聞》關于中村事件的報道。

折沖外交

就在日本方面大肆炒作輿論時,關玉衡此前托人轉呈給張學良的快郵,終于收到了回復,張學良在電報中指示︰“妥善滅跡,做好保密。”有了這封電報,面對日本方面的來勢洶洶,關玉衡沉著冷靜,毫不慌張,一方面請還在北平的張學良退還中村間諜的證據,以便日後更好地與日方交涉;一方面尋找機會,向時任東北軍參謀長榮臻(張學良在北平養病期間,由榮臻代理東北軍副司令長官職務)報告中村事件的內情。

9月10日,東北軍炮兵重炮旅旅長王致中來到了屯墾三團關玉衡處,他是受榮臻的委托,以私人名義和關玉衡商議中村事件的應對之策。

當時,榮臻尚未見到中村間諜的證據,又听到興安區部隊可能嘩變的流言,生怕屯墾三團在日方的重壓下無以應對,部隊果真嘩變。因此,王致中進門頭一句話就是︰“玉衡,千萬不可把事態擴大!”緊接著,他又轉達了榮臻的主意,能拿出證據,可以進行折沖外交,如果拿不出證據,就送關玉衡取道滿洲里前去蘇聯。

聞听此言,一直擔心丈夫安危的關玉衡妻子插了一句︰“走蘇聯是上策,到沈陽折沖外交,日本人是不講理的,乃屬中策。可是嘩變全軍皆帶家屬,談何容易,乃是下策。”但關玉衡卻不願采取“上策”,他堅定地說︰“我所辦的案子件件有據,宗宗有理。只要將原始證件全部調來,我就去沈陽,如果(日本)蠻不講理,我相信我團官兵寧為玉碎不為瓦全……”之後,關玉衡的許多老友也勸他出國避避風頭,但他始終只有一句話︰“日本間諜到我防地偵察破壞,我處死他們沒罪,好漢做事好漢當,我做了死的準備!”

這時的關玉衡還沒有意識到,日軍不僅僅是蠻不講理,而是蓄謀已久,不管他是否出面對質,不管證據是否有力,對方遲早都會挑起戰爭。

他也不知道,自己決定去沈陽對質的同時,鐵了心借機挑釁的日本卻在外交上步步緊逼,林久治郎一天之內竟然三次向榮臻提出“抗議”,要求交出關玉衡為中村震太郎“償命”。榮臻迫不得已,只好派憲兵司令陳興亞率領一團憲兵,大張旗鼓地赴興安區去“拿辦”。沒過幾天,沈陽城里開始流傳︰關玉衡已被押解進城,投于某監獄中。緊接著,日本新聞記者紛紛攜帶照相機,到處查尋關玉衡的下落,沈陽城里的日本浪人也不安生,一次次地跑到某監獄去鬧事,揚言要親自懲戒關玉衡,為中村“報仇”。

這些日本人根本沒想到,此時的關玉衡正悄悄住在憲兵副司令李香甫家里。原來,陳興亞一行大張旗鼓的“拿辦”,只是做給日本人看的,他們尚未抵達屯墾三團時,王致中已經帶著關玉衡到了沈陽。抵達沈陽的當晚是9月16日,榮臻、關玉衡、王致中等人同坐一席,關玉衡將中村事件的前因後果面對面詳細匯報給榮臻,也是在當晚,榮臻親眼見到了張學良從北平派人送回的中村間諜活動的鐵證。為防止關玉衡被日本人暗殺,晚飯後,榮臻安排關玉衡住進了李香甫的私宅,李宅前面是利達公司,且掛米字旗為掩護,相對安全一些。

第二天,榮臻奉張學良之命答復林久治郎︰經調查中村案,現已將興安區三團團長關玉衡“扣押”,即為負責之處理。隨後,手握中村間諜活動證據的榮臻,正式開始與林久治郎進行中日談判。

直到此時,包括張學良、榮臻等人在內的東北當局,還幻想能夠通過外交談判解決中村事件。然而,他們萬萬沒料到,就在談判過程中,一場預謀已久的侵略爆發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