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諜報員智取《田中奏折》

來源︰遼寧日報作者︰商越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9-04-12 14:54

蔡智堪在情急之下寫給東北邊防司令長官公署的信。

東京宴會上,諜報員收到從沈陽郵來的大餅

“惟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滿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倘支那完全可被我國征服,則其他如小中亞細亞及印度南洋等,異服之民族必畏我敬我而降于我,是世界知東亞為我國之東亞,永不敢向我侵犯。”

這段狂妄宣言出自《田中奏折》,暴露了日本帝國主義侵略中國、稱霸世界的狼子野心,其計劃已經成為後來日本發動“九一八”事變、“七七”事變,全面侵華乃至發動太平洋戰爭的步驟說明書。

那麼,作為日本侵略中國、稱霸世界的核心機密,《田中奏折》深藏于戒備森嚴的日本皇宮,它是如何泄露出來的呢?

馮璐告訴記者,《田中奏折》上呈後,田中義一曾向世界公開發表宣言稱︰“中國內亂能波及滿蒙(指當時奉天、吉林、黑龍江及內外蒙古),紊亂治安。帝國因有特殊地位與權益,不論亂自何方,帝國決予以適當之處理。”此言論一出,震驚世界,各國的情報人員紛紛赴日本,企圖探知“東方會議”的詳細內容,繼而得知《田中奏折》的存在。

1928年,日本關東軍制造了震驚中外的“皇姑屯事件”,炸死了張作霖。在此關頭,張學良決定“改旗易幟”,服從國民政府的領導,力求實現全國統一,粉碎日本分裂侵佔東北的陰謀。同時,他加派諜報人員,搜集日本對華政策的情報,《田中奏折》自然成為情報人員工作的重點。

成功獲取《田中奏折》的就是東北地下情報員、愛國商人蔡智堪。

蔡智堪是台灣苗栗縣人,12歲隨父親赴日留學。畢業後,他在東京經營貿易商行,自備輪船往來于日本至新加坡等地,收入頗豐。

他有強烈的愛國之心,在18歲時,加入孫中山在東京成立的同盟會。此後,他以做生意為掩護,廣泛結交日本政界高層人士,開始參加反抗日本軍國主義的秘密活動。後來受聘成為張作霖、張學良父子的東北行轅顧問,即地下情報員,由張學良外交秘書主任王家楨單線與蔡智堪聯系。

1928年4月,蔡智堪正在家中宴請日本國會議員中野剛正等人,突然收到一個從沈陽寄來的小郵包,內裝東北大餅一張。

坐在一旁的中野剛正看到說︰“品嘗一下中國點心可否?”蔡智堪哈哈一笑︰“大餅要烤制才好吃。”婉言拒絕了中野。散席後,蔡智堪破開大餅,發現里面果然夾有王家楨的密信︰“英美方面傳說,田中首相奏章,對我頗有利害,宜速圖謀入手,用費多少不計。”

蔡智堪深知,這次任務充滿艱難險阻,但為了國家和民族的安危,他決心冒險一試。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