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諜報員智取《田中奏折》

來源︰遼寧日報作者︰商越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9-04-12 14:54

蔡智堪在情急之下寫給東北邊防司令長官公署的信。

潛入皇宮,兩夜時間描完奏折全文

蔡智堪覺得,采用金錢收買最高機密這種方法難以奏效,不如利用日本政客間的矛盾,智取奏折。蔡智堪打探到,《田中奏折》出籠後,遭到日本保皇派和民政黨的抵制,日本內務大臣牧野伸顯(民政黨顧問)和保皇人士急于將這一陰謀公諸于世,希望世界輿論阻止日本軍閥發動侵略戰爭。

考慮周全後,蔡智堪利用自己在日本政界的關系,很快與牧野伸顯達成協議。牧野伸顯安排自己小妾的弟弟、皇室書庫官山下勇秘密接應蔡智堪潛入日本皇宮。

研究這段歷史多年的省檔案館研究館員孫成德告訴記者,1928年7月下旬,蔡智堪喬裝成圖書修裱師,隨身攜帶牧野伸顯送來的金盾形“皇居臨時通行牌”,由山下勇領路,進入皇宮的“皇室書庫”。

在《我怎樣取得田中奏章》一文中,蔡智堪回憶︰“我進入書庫的時間是零點50分。‘田中奏章’系用日本內閣奏章專用的‘西內紙’精繕而成,共六七十張,奏簽‘田中首相奏章’。”蔡智堪原想用照相機將奏折拍照下來,但是夜里天黑又無法使用閃光燈,只好采取抄寫的辦法,“我將碳酸紙(半透明的紙)裝鋪原件上,用鉛筆描出。”

他花費兩個晚上才描寫完畢。

之後,蔡智堪專程從東京前往奉天(沈陽),把抄錄文件面交時任東北保安司令部長官公署外交秘書主任的王家楨,次日返回日本。事後他把自己在東京的一棟房子提供給山下勇居住,又付2.5萬日元作為對山下勇的感謝和報酬。

王家楨收到抄件後,立即派人翻譯成中文,並定名為“田中奏折”,呈報給東北保安司令張學良。經張學良批準,作為機密文件印刷了200本,發給東北的軍政要人,以了解日本人的陰謀,作為采取措施時的參考,同時報送南京國民政府。

“把《田中奏折》在國際範圍公布出去的是閻寶航。”孫成德說,閻寶航時任“遼寧省國民外交協會”常務委員會主席。1929年10月,在日本召開的“國際太平洋會議”預備會上,閻寶航把翻譯成英文的《田中奏折》分發給英國、美國、加拿大等各國代表,遂引起會議代表強烈反響和震驚,日本帝國主義侵略中國和世界的陰謀從此公諸全世界。

“盡管日本一直否認《田中奏折》的存在,但根據已經掌握的線索,特別是獲取、傳遞、翻譯、公布《田中奏折》的當事人——蔡智堪、王家楨、閻寶航等人的回憶,能夠證明其確實存在。”孫成德表示,日本策劃的“九一八”事變、發動侵華戰爭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戰,與《田中奏折》設計的路徑如出一轍,其真實性已經得到鐵的印證,歷史不會忘記日本軍國主義對中國和世界犯下的滔天罪行。

故事講到此,記者不禁產生疑問,張學良早在1928年下半年就知道了日本的侵略計劃。按理說,他應該對日本關東軍的一舉一動都充滿警惕性。可是,3年後,日本關東軍炮轟北大營,發動“九一八”事變,張學良卻做出了錯誤的判斷,執行不抵抗政策。如此怪事,實在讓人難以理解。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