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為黨的“潛伏者”

來源︰學習時報作者︰孟蘭英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9-04-30 05:36

我黨情報事業的開創者和領導人周恩來曾經要求情報人員“有苦不說,有氣不叫;顧全大局,任勞任怨”。閻又文的一生,就是這16個字的真實寫照。

解放戰爭後期,對傅作義的成功策反是北平和平解放的關鍵,而其中一位重要人物就是傅作義的秘書閻又文。在我黨執政後的相當長時間里,包括他的家人在內,沒有人知道閻又文的真實身份,以為他不過是傅作義起義的追隨者而已。在經過了近50年默默無聞、差點被湮滅的時候,歷史終于撩開了神秘的面紗,露出了他真實版的“潛伏”經歷。

閻又文,山西榮河縣(今萬榮縣)人,1933年考入山西大學法學院。日軍大舉入侵華北後,剛畢業不久的閻又文和眾多熱血青年一道毅然奔赴延安。閻又文進入陝甘寧邊區保安處情報偵察干部訓練班學習。畢業後,中共中央西北局社會部(簡稱“邊保”)安排他進入國民黨西北軍馬鴻逵部隊任職。1938年9月,經中共中央特派員潘紀文介紹,閻又文秘密加入了中國共產黨。由此改變了他一生的命運。

抗日戰爭勝利後,陝甘寧邊區保安處派王玉(新中國成立後曾任外交學院副院長)到綏遠傅作義部隊中去找一個叫閻又文的地下黨員。此時,黨組織已經和閻又文失去聯系近7年。在啟程尋找閻又文之前,保安處領導特意囑咐王玉︰只與閻又文建立單線聯系,了解軍事動態,掌握傅作義與蔣介石的關系,別的情報暫不需要,以降低暴露身份的風險。

在敵佔區,與閻又文聯系的只有王玉一個人。在解放區,知曉閻又文身份的也只有西北局社會部的少數高層領導。後來,閻又文的關系轉到中共中央社會部,這條情報線更是被壓縮到閻又文、王玉、羅青長(社會部一室主任)、李克農(中央社會部代理部長)幾個人,足見中央對這條情報線的重視和保護。這也成了閻又文的真實身份難以被世人知曉的一個重要原因。

在王玉找到閻又文時,閻又文已是國民黨第十二戰區政治部副主任,上校軍銜。更為有利的條件是,他是傅作義的機要秘書,深得傅的賞識和信任。傅作義主持的軍事、政治會議,都由閻又文記錄;傅作義的重要電報、文件及講稿都由閻又文起草、下發。這期間,閻又文與王玉先後交談了多次,他把傅作義的軍事實力、作戰計劃、師以上將領的情況以及傅作義和蔣介石之間的矛盾向王玉作了詳細的匯報。閻又文還特別提到,傅作義已經被拉到了蔣介石的內戰戰車上,他的部隊很有可能近期進攻綏東解放區。

王玉意識到,這是一個至關重要且時間緊迫的情報,應馬上送回陝北。但因返回延安的路途太遙遠,王玉就決定把情報就近匯報給我綏東部隊。然而此部隊領導听後搖頭說︰“這個信息對傅作義的軍事力量估計得太高了。”此時,王玉既不能透露自己的情報來源,也無法說服這位領導。後來,他向李克農匯報了此事。李克農說︰“我們情報工作主要是為武裝斗爭服務的,有時一份情報可勝過千軍萬馬。有水平的領導應該懂得這一點的。”果然1946年6月,蔣介石撕毀停戰協定,發動全面內戰。之後綏東戰役爆發,敵我雙方損失都很慘重……後來,李克農曾語氣沉重地總結說︰華北戰場初期失利,敗就敗在我們對情報重視程度不夠。若干年後,羅青長這樣評價︰閻又文的情報,對我華北野戰軍免受更大損失起了重要作用。

1947年12月,蔣介石任命傅作義為華北“剿總”總司令,閻又文此時已晉升少將軍銜,除繼續做傅作義的秘書外,還擔任華北“剿總”政工處副處長、新聞處處長、傅作義的對外發言人等職,進入了華北“剿總”的決策核心層。1948年10月,遼沈戰役勝局已定。東北問題解決後,就要著手解決華北的傅作義集團。此時,又是閻又文冒著生命危險,僅用了一個多星期,就把南京最高軍事會議制訂的戰略計劃告知中共中央。閻又文提供的這份情報,對華北乃至全國戰局產生了重大影響。

1948年12月14日,解放軍完成了對北平的合圍。華北幾十萬國民黨軍隊成了甕中之鱉。圍城期間,傅作義顧慮重重,情緒極不穩定。傅作義有個習慣,在作出重大決定前,總要和他的親信們商討,他找的第一個人就是閻又文。閻又文建議傅作義盡早與中共開始談判,和平解決北平問題。在這關鍵時刻,閻又文和傅作義的女兒傅冬菊日夜輪班守護在傅作義身邊,做工作……1949年1月22日,閻又文在中山公園水榭舉行了中外記者招待會,代表傅作義宣讀了《北平和平協議》。1949年1月31日,北平和平解放。

閻又文一生深藏不露,不僅生前少有人知道其真實身份,在其逝世後,仍不為人知30多年。要不是後來因為機緣所致,王玉和羅青長揭開謎底,閻又文就真的成了名副其實的“無名英雄”。

(摘自2018第7期《黨史縱橫》,原標題為《沒有硝煙的戰場——我黨保密戰線上的故事》)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