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杏南寫給家人的遺書︰為革命犧牲在所不惜

來源︰中國共產黨新聞網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9-07-09 08:34

內容簡介︰

本書以歷史遺書為主題,共收錄了35個革命烈士的故事。時間涵蓋了從中國共產黨創建時期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的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收件人多是父母、妻子。這些遺書大多寫于黑暗潮濕的牢房和走向刑場英勇就義的前夕,也有的寫于同敵人作戰的戰場上或被捕的押解途中,遺書的傳出及流轉又有不同的途徑和血淚故事。在生命的最後時刻,他們毫無例外地表達了自己為信仰而奮斗、為未來美好中國而犧牲的強烈願望。

節選︰

朱杏南寫給家人的遺書︰為革命犧牲在所不惜

朱杏南(1899—1931),江蘇省江陰市夏港鎮人,出生于富裕之家。1927年10月加入中國共產黨。八七會議後,積極參與江陰的農民暴動。1928年1月被選為中共江陰縣委委員。1929年春,調任中共蘇州吳縣縣委書記,1930年9月9日被捕。1931年5月19日在南京雨花台從容就義,時年32歲。

蘊瑩、珍妹︰

我這種結果,你們不應當悲傷而應該引為無上光榮啊!要是不這樣(此處殘損)心者。

你們今後應該處處去找光明而快樂的路,運用自由自主的權威,將舊社會的一切偽道法都打破它,你們今後一切行為行動我都認為對的同意的,你們的意志就是我的主張,因為我的心靈早在幾年前就找到寄托者了——珍妹。

(此處殘損)你在今年得田產或其他,變利貳仟元現金給可憐的珍妹自主的(地)存放,這是我一定的主張,望你勿違。她的日常的用費,當然還要照付。

我的親愛的親戚朋友們!

你們看到了我這張遺囑,就應該體會著我的意志而維護他們,維護她們。我的所有的一切田地房產,都歸我的唯一的寶貝女兒微明承繼,她是有無上的自由買賣這產業的全權,當然不受其他人之干涉或阻礙的。微明在未能自主以前,蘊瑩、蘊珍有保管產業,或運用變賣之全權。

朱杏南寫給家人的遺書能夠在數年內,將所有的田房(此處殘損)這是我的歷來的主張。

你們不要看輕了這最後的微弱的呼聲啊!

                                                                                                   民國廿年五月杏南書于中監

朱杏南寫給家人的遺書

我的親戚朋友們︰

我的心靈早在幾年前已找到了寄托者——就是主義與珍妹,所以臭皮囊的所受的一切壓迫與不自由,都不覺得痛苦了。望你們要主張將遺體運歸家鄉啊!切囑!(此處殘損)

這是朱杏南烈士犧牲前寫給家人的遺書。

為了中國人民的革命事業而英勇犧牲的烈士們中,有許多人出身富貴、家境殷實,處于當時社會的上層。但他們心中始終裝著崇高的革命理想,裝著處于水深火熱的勞苦大眾,面對眼前的安樂富貴,到手的地位錢財,沒有絲毫動心,沒有絲毫留戀。1931年5月犧牲在南京雨花台的中共吳縣縣委書記朱杏南就是這樣一位代表。

朱杏南家曾是江蘇省江陰夏港鎮第一巨富,分在他名下的田產有200多畝。他還與別人合資開設了同豐泰酒坊,經營良好,加之田產租賃收入,資金充裕,生活很是富足。富裕的生活沒有迷失朱杏南內心的追求,他沒有因為自己的有產者身份而鄙視鎮上窮人,而是對他們充滿了同情和理解。他常常對家人說︰不要去催逼繳不起租的佃戶。而當有人向他借貸時,他往往會竭力相助。

1919年,五四運動的風潮傳播到夏港這個江南小鎮時,朱杏南滿腔熱情地投入到聲援活動中。1921年,他與本鎮旅外青年組織“夏港同志會”,啟發民智,普及教育,先後創辦了閱覽室、暑假補習學校、俱樂部。其後,朱杏南還增辦小學,捐資建校舍,窮苦人家孩子免費入學。此時,他試圖以教育救國來改造舊時的中國。

第一次國共合作的實現使身在江陰的朱杏南深受鼓舞,積極投身農民運動,思想發生了很大的轉變。1927年,朱杏南加入中國共產黨。北伐軍進駐夏港後,國民黨臨時縣黨部成立,論派職務時候,有人對朱杏南說,夏港煙酒公賣局局長一職,實在是一肥缺,你何不就任?朱杏南答道︰吾有田產尚願償,卻信仰主義隨黨走去,豈為利哉?因此朱杏南堅辭未就。朱杏南家本來就是夏港巨富,若為錢財,他就不必冒身家性命之風險而投身革命。

大革命失敗後,中共江陰縣委貫徹八七會議精神,組織了多次農民武裝暴動,朱杏南積極參與其中。1928年3月參與領導江陰“峭岐暴動”,從此成為江陰聞名遐邇的農民運動領袖。

鑒于朱杏南在當地的影響力和堅決革命的精神,國民黨縣黨部人員多次對朱杏南軟硬兼施、利誘威逼,企圖使其放棄革命。國民黨縣黨部姜某等一行與朱杏南見面,企圖誘迫朱杏南叛變,遭到朱杏南當面訓斥,被揭穿陰謀詭計的姜某等一行不得不悻悻而歸。不久,國民黨懸賞1000銀圓通緝朱杏南,並利用叛徒探听其行蹤。國民黨軍警曾三次包圍朱杏南的家,企圖逮捕他。第一次朱杏南在農民的掩護下躲進豬圈未被搜到;另一次躲進樓頂的天花板方才脫險;第三次由于他反應機敏,及時躍出樓窗並爬行數家屋頂,方幸免于難。

夏港的白色恐怖愈加嚴重。鑒于朱杏南在江陰無法立足,1929年春,黨組織把他調至吳縣擔任縣委書記,化名黃春濤。一到蘇州,朱杏南即開展工作,聯系黨員,發展組織,經過一個月的努力,縣委就與76名黨員接上關系,並領導他們開展斗爭。同時,在異常險惡的環境下,朱杏南仍積極從事工人運動,並努力在太湖、陽澄湖開展農民運動,為在此建立革命根據地而積極準備。

為籌措革命活動經費,朱杏南不斷變賣歸于自己名下的土地,母親無法理解他的舉動,罵他為“敗家子”,並將銀子埋于地下,不再購置土地。

1930年9月,朱杏南在蘇州聯系工作時不幸被捕。之後,雖歷盡各種酷刑,並由國民黨省黨部、縣黨部、縣政府、監察局、蘇州駐軍等五方會審,但朱杏南堅貞不屈。最後朱杏南被轉送南京國民黨軍政部陸軍署軍法司監獄。1931年5月19日,朱杏南在南京雨花台犧牲。

本來從事中醫學習的朱杏南並未成為一名醫生,而是走上了革命道路,並為此付出了一切,包括生命。對于此,朱杏南始終沒有後悔過,並“引為無上光榮”。在遺書中,朱杏南對家事田產及女兒做了安排,尤其鼓勵家人要追求自由,推翻壓迫。他寫道︰“……處處去找光明而快樂的路,運用自由自主的權威,將舊社會的一切偽道法都打破它……”

朱杏南雖然犧牲了,但他的革命精神,卻在江南大地播撒了火種,許多進步青年追隨他的腳步走上了革命道路。他的家人,更是繼承烈士遺志,前赴後繼,為中國革命事業而接力奮斗。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