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解放戰爭時期我軍在西北戰場的情報網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田潤民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9-07-23 15:37
蒙定軍  資料照片
王超北  資料照片

解放戰爭初期,西北戰場國民黨軍隊共計25萬之眾,而人民解放軍野戰部隊只有2萬多人,兵力相差10倍多,裝備更是天壤之別。然而,僅用了兩年多時間,陝西境內大部解放。這其中,情報工作發揮了重要作用。

由中共中央情報部、中央軍委三局領導下的西安情報處、中共中央西北局屬下的陝甘寧邊區保安處、中共關中地委領導的西安軍事情報組,構成了解放戰爭時期我軍在西北戰場的情報網。

青化砭戰役的內應

1947年3月,我西北野戰軍撤離延安後,于延安東北地區對國民黨軍胡宗南集團連續進行了青化砭、羊馬河、蟠龍3次殲滅戰,共殲敵1.4萬余人,其中尤以首戰青化砭至關重要。此戰之前,中共中央機關已決定東渡黃河,轉移到晉西北,而青化砭戰役勝利後,毛主席則決定留在陝北。

戰前,我軍5個旅埋伏在青化砭四周,敵軍派出20多個便衣和一個連沿著公路兩側山梁搜索,竟沒有發現我軍的任何蛛絲馬跡。更奇怪的是,行進中的敵第31旅旅部和第92團2993人進入共產黨的根據地喪失了起碼的警惕。整個戰斗持續時間不到兩小時,陷于包圍中的敵軍顯然沒有困獸猶斗,包括旅長李紀雲少將在內共2593人很快就當了俘虜。

實際上,李紀雲抗日戰爭期間曾在忻口戰役中同八路軍並肩戰斗抗擊日寇,與共產黨、八路軍建立了信任關系,隨後加入共產黨,成為我黨隱藏在國民黨軍隊中的秘密工作人員。當年,蔣介石部署胡宗南數十萬大軍進攻延安,毛主席留守陝北,黨中央和彭德懷、習仲勛領導的西北野戰軍將關鍵的第一仗選在青化砭伏擊李紀雲的第31旅,絕非巧合。李紀雲作為我軍的內應,毅然率部進入彭德懷預設的天羅地網,于我軍而言,功不可沒。

青化砭戰斗後,我軍有意讓李紀雲伺機“逃脫”,輾轉返回南京。然而,李紀雲此後再也未能獲得蔣介石的信任,一直在上海和南京賦閑。

羊馬河、蟠龍戰役的情報

青化砭伏擊戰後,胡宗南發現解放軍西北野戰軍主力在延安東北地區,于是調集11個旅向延川、清澗地區進犯,企圖截斷黃河渡口,然後向左迂回包圍西北野戰軍于子長縣附近。之後,很快發覺我西北野戰軍主力在蟠龍、青化砭地區集結,胡宗南遂令其主力向青化砭西北方向推進,企圖消滅我西北野戰軍。

胡宗南這一作戰命令被我中央軍委三局的偵听電台成功截獲。1947年4月11日,毛澤東致電彭德懷、習仲勛︰“注意偵察,並準備乘該旅移動途中伏殲之。”彭德懷排兵布陣,又在羊馬河為敵第135旅布下了一個“口袋”。此役,西北野戰軍以傷亡479人的代價,斃、傷、俘敵第135旅4700余人。

如果說羊馬河戰役是毛澤東根據中央軍委三局提供的情報指示彭德懷、習仲勛領導的西北野戰軍打的話,那麼,蟠龍戰役則是彭德懷、習仲勛根據獲得的情報向毛澤東請示要打的。

1947年4月27日,彭德懷、習仲勛向毛澤東報告︰“董(釗)劉(勘)兩軍27日15時進抵瓦(窯堡)市,有犯綏德模樣。”“我野戰軍本日隱蔽于瓦市東南及西南,擬待敵進逼綏德時,圍殲蟠龍之敵。”毛澤東28日復電︰“計劃甚好,讓敵北進綏德或東進清澗時,然後再打蟠龍等地之敵。”

那麼,彭德懷、習仲勛的軍事情報是從哪里獲得的呢?情報的來源是蒙定軍領導的隸屬于中共關中地委的西安軍事情報組。

蒙定軍早在1931年就奉中共陝西省委指示打入楊虎城部隊從事秘密工作,1946年又奉黨的指示成立西安軍事情報組,後派楊蔭東打入國民黨軍隊。1947年春,楊蔭東擔任國民黨第七補給區司令部辦公室少校參謀。第七補給區負責陝西、晉南、豫西、川北、隴東國民黨部隊後勤供應。楊蔭東的到任,等于把該地區國民黨幾十萬軍隊的供應分布、補給計劃甚至軍事行動掌握到手。1947年4月下旬,楊蔭東獲知胡宗南集中董釗的整編第1軍和劉戡的整編第29軍向綏德、米脂推進並企圖壓迫我軍東渡黃河這一作戰計劃,而敵軍的補給物資集中在蟠龍,由整編第167旅守衛。楊蔭東將這一重要情報轉給蒙定軍,蒙定軍馬上報告中共關中地委,關中地委則通過電台報告西北野戰軍前委。

彭德懷、習仲勛領導的西北野戰軍圍殲蟠龍敵第167旅的作戰計劃獲得毛澤東批準後,遂派出一支部隊佯裝主力北撤,誘敵北進,而集中主力4個旅攻殲蟠龍之敵。1947年5月2日,蟠龍戰役打響,5月4日結束,殲守敵6700余人。

王超北和西安情報處

西安情報處直屬李克農領導的中共中央情報部。

從獲取的情報數量和質量來看,西安情報處在解放戰爭中貢獻最為突出,先後向黨中央發送國民黨軍事、政治、經濟情報多達2400多份,計30余萬字。特別是在宜瓦戰役、西府戰役、荔北戰役等戰役中,西安情報處向中央及時提供了大量胡宗南部隊的政治軍事重要情報。為此,1947年10月,中央表揚西安情報處負責人王超北︰“最近你處所來軍事情報頗有價值。”1948年7月,中央又表揚他︰“一年來,你處軍事情報很好,對西北我軍幫助很大,望繼續努力。”

同年8月,蔣介石在南京召開軍事會議,中共中央和毛澤東幾次指示王超北,要他了解南京軍事會議內容。王超北經過多方努力,獲取蔣介石“撤退東北,確保華中”的戰略情報,這樣機密的情報就連當時國民黨西北行轅主任都尚不知曉。黨中央根據這一戰略情報,作出發動遼沈、平津、淮海三大戰役的決策。因此,中央和軍隊領導對王超北給予很高評價。毛澤東稱贊王超北︰“龐智(王超北的化名)是無名英雄。”賀龍則說︰“超北的一個情報,抵得上戰場上一個師。”

王超北堪稱我黨情報奇才,與潘漢年齊名。因此,我黨情報界有“南潘北王”之說。

王超北一生傳奇故事頗多,其中之一是把父親留給他的16000大洋的遺產用來修築西安情報處秘密機關。他親自設計,在西安大蓮花池街7號(今63號)院落,建築了兩個地下工作室和兩個入口、3個出口、全長約200米的地下通道。20世紀50年代,蘇聯專家參觀後感慨︰這里比斯大林建的第比利斯地下印刷所還高級。

在國民黨特務、憲兵、警察林立的西安,王超北把電台設在國民黨政府主席祝紹周辦公室附近的地下室里。同時,他開闢了東路、北路和南路三條地下交通線,護送我黨干部和愛國人士去延安,給黨中央傳遞了不便電傳的大量情報。

傳奇之二是,王超北把國民黨中統陝西省負責人李茂堂爭取過來,成為內線,經黨中央批準成為西安情報處副處長。

王超北領導下的西安情報處,不僅為黨中央和人民解放軍提供了大量軍事情報,而且為保護古都西安作出了不可替代的貢獻。1949年5月20日,我人民解放軍第6軍開進西安市區。王超北帶著閔繼蹇前來迎接解放軍。閔繼蹇原是國民黨中央軍校七分校西安辦事處主任,被王超北爭取過來,擔任西安民眾自衛總隊副總司令。有了這樣一支武裝力量做內應,解放軍順利進入西安市區。自衛隊還配合人民解放軍維持治安,保護歷史文物和工廠、機關、學校、商店。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