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龍登門送錦帳 寺廟開倉迎紅軍

來源︰中國青年報作者︰陳垠杉  孫海華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9-07-25 15:46

香格里拉市獨克宗古城,游客在見證紅軍與藏胞民族情誼的世界最大轉經筒前拍照留念。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孫海華 見習記者 陳垠杉/攝

噶丹松贊林寺的金頂,在陽光下熠熠生輝。300多年來,幾經修葺,使這里愈顯宏偉。歷史長河中最動人的,莫過于83年前紅軍留下的故事。7月24日,“記者再走長征路”采訪團一行,來到雲南省香格里拉市噶丹松贊林寺,追尋當年的紅軍足跡。

素有“小布達拉宮”之稱的噶丹松贊林寺,建于1679年,一度為川滇一帶的黃教中心。寺院由八大老僧組成老僧會,管理全教事物,在當時的中甸藏區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

1936年4月,在賀龍、任弼時、蕭克等率領下,紅二、六軍團沖破國民黨圍追堵截,勝利渡過金沙江,到達中甸縣上江區。一路前行中,糧食不斷消耗,前面還要過雪山,紅軍急需更多補給。

按此前的做法,紅軍常常從百姓、商戶手里購買糧食。但由于國民黨的宣傳,當地不少民眾早已逃到山上,躲了起來。不能偷!不能搶!只有一個辦法——就是求助噶丹松贊林寺的僧侶。“寺廟的糧倉有大量存糧,而藏民信仰堅定,都會听從寺廟的意見。”迪慶藏族自治州委黨史研究室主任孫彬濤解釋。

事實上,此時的噶丹松贊林寺喇嘛們也心懷恐慌、緊閉寺門。要打破這一局面,必須先取得八大老僧的信賴。但八大老僧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物?初到此地,對藏區情形並不了解的賀龍,找到了陸雲鶴。

雖是當地窮苦百姓,但陸雲鶴通曉漢藏語言,熟知康巴地區情況,他掌握的信息可以為紅軍提供很多便利。為了讓陸雲鶴信任紅軍,賀龍將他帶到自己住的指揮部,朝夕共處。

深入了解紅軍後,陸雲鶴將自己所知一一告訴賀龍,還提醒他“過雪山登頂時,千萬不能停,不然就永遠醒不過來了。”對陸雲鶴提供的信息,賀龍如獲至寶。

很快,紅軍就越過茫茫的小中甸草原,到達中甸縣城。紅軍並沒有急著去噶丹松贊林寺拜訪僧侶,而是每到一處先打開監獄,砸斷農奴身上的鐐銬,解救出他們。

與此同時,紅軍不斷宣傳自己的民族政策,告訴百姓“紅軍是番民的好朋友!”據孫彬濤介紹,“當時,‘保護寺廟,尊重僧侶’的標語四處張貼。”擁護僧寺的藏民開始有所松動,越來越多人回到了家。目睹紅軍的所作所為,有人還舉起香案、手捧哈達,將紅軍大部隊迎進了中甸縣城。

消息很快傳到噶丹松贊林寺僧侶的耳邊,他們也想一探究竟——“紅軍到底是不是好人?真的會保護我們嗎?”八大老僧派來一名使者夏那古瓦,由他代表噶丹松贊林寺前往與賀龍展開第一次對話。

得知八大僧人要派人來,賀龍十分高興,把他們當成最尊貴的客人親自到門口迎接。第一次對話很是順利,賀龍告訴夏那古瓦,紅軍在中甸只是路過,稍事停留作短暫休整和籌糧後,就向德榮、鄉城進發。賀龍還說,紅軍是共產黨領導的部隊,尊重愛護各少數民族兄弟,尊重各民族的風俗習慣,保護寺院,保護僧侶生命財產不受侵犯……

听了賀龍的肺腑之言,夏那古瓦緊皺的眉頭舒展了,臉上露出笑容。他說,我對紅軍的擔心是多余了,紅軍是我見過的最好的軍隊!”

原來,在求見賀龍前,夏那古瓦一直很擔心,怕到紅軍指揮部後會有所不測。為此,他專門向喇嘛寺提出要求︰如果自己出事,家中老小的生活今後要靠喇嘛寺照管。在迪慶紅軍長征博物館,記者見到了夏那古瓦的孫女青瑪,她也一再告訴記者︰“走以前,爺爺以為紅軍是壞人;回來時卻一直在強調,紅軍是好人!”

見面結束,賀龍將一封致八大老僧的親筆信交到夏那古瓦手里。信是這樣寫的︰“紅軍允許人民宗教信仰自由,因此對貴喇嘛寺所有僧侶生命財產絕不加以侵犯,並負責保護。”

夏那古瓦回寺後,八大老僧听完夏那古瓦的描述,又看了賀龍的信件,稱贊賀龍紀律嚴明、愛護藏胞,是一支天下最好的軍隊。

重大轉機就此出現。5月1日,夏那古瓦再次受噶丹松贊林寺委派,牽著16頭耗牛,馱著青稞、酥油、糌粑,手捧潔白的哈達,來到紅軍指揮部慰問紅軍指戰員。他還帶來了好消息——噶丹松贊林寺答應打開糧倉,出售一部分糧食給紅軍,並邀請賀龍等蒞臨噶丹松贊林寺觀光。

賀龍高興地接受了寺院送來的禮物,並答應第二天前去觀光。對夏那古瓦回寺後的工作,賀龍給予了充分肯定,表揚他為紅軍做了件大事,並發給夏那古瓦一張中華蘇維埃人民共和國中央軍事委員會湘鄂川黔分會的委任狀。

5月2日是個晴朗的日子。賀龍、任弼時、關向應率領紅軍40人來到噶丹松贊林寺。隊伍還沒到,賀龍就遠遠看見身穿絳紅色袈裟的喇嘛們早已列隊等在大門口,歡迎他們的到來。賀龍立即下馬,走到喇嘛們中間,拱手合十,用藏族禮儀祝福他們吉祥如意。

落座後,賀龍再次向八大老僧闡述了紅軍的政策和宗旨。他說,紅軍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隊伍,其宗旨就是要解放全中國,使各族人民都過上幸福美滿的日子。雖然到了藏區,但紅軍堅決貫徹黨中央的民族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尊重各民族風俗習慣,一定會保護寺院和僧侶的生命財產不受侵犯。

聞听這席話,八大老僧疑慮恐懼全消,個個面露笑容。有人直言,此前是誤听了國民黨的宣傳,對紅軍產生恐懼心理。現在才知道,紅軍是番民可敬可信的朋友!“貴軍有什麼需要幫助,我寺定當效勞!”

賀龍當場將書有“興盛番族”的錦幛一幅,和一對精制的大瓷花瓶等禮物贈予噶丹松贊林寺。八大老僧也拿出了象征高貴禮品的爪格達(藏語,即“外出時裝食物用品的褡褳,用皮精制而成”)和一對銀嵌木碗,贈送給賀龍。

賀龍回到指揮部次日,喜訊傳來!噶丹松贊林寺打開寺廟的3個倉庫,將3萬余公斤青稞和一批犛牛肉、粉絲、紅糖等食物出售給紅軍。不僅如此,噶丹松贊林寺還贈給紅軍茶葉兩馱、肉3馱、紅糖兩馱、鹽1馱。

看到寺里的動向,縣城里的商家、富戶和很多普通藏民,也紛紛拿出自己的存貨。據統計,紅軍在中甸一共籌糧10多萬公斤,為翻越雪山、北上抗日提供了有力支持。“但是,紅軍並沒有白拿藏胞一點東西,而是都支付了高于市場價幾倍的現金。”孫彬濤補充說。

孫彬濤還提到這樣一個場景︰1950年5月,當年長征途徑中甸的部隊再次回到此地,不知來者何人的藏胞又一次躲進山里。等到紅軍進了縣城,人們才奔走呼喊︰“別躲了,是紅軍來了!”噶丹松贊林寺的僧眾和群眾再次吹響長號,迎接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到來。

如今,賀龍贈送噶丹松贊林寺的紅綢錦幛已成為國家級文物,被珍藏于國家軍事博物館。而香格里拉的獨克宗古城內,世界最大的轉經筒金光閃閃,和近旁的迪慶紅軍長征博物館一起,見證著紅軍與藏胞的民族情誼。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