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征途中,劉伯承長征巧用“五行術”屢建奇功

來源︰學習時報作者︰李華 張建霞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9-07-30 16:09

在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中,劉伯承是一位具有堅定政治信仰、杰出軍事韜略和深厚文化涵養的軍隊將領。他在作戰籌劃上有一句名言︰“五行不定,輸得干干淨淨。”他所說的“五行”,即任務、我情、敵情、時間、地形。他把我軍看成戰爭主體,把任務當作中心,把敵情看作前提,把時間和地形看作物質條件。在紅軍長征中,他運用“五行術”隨機應變、乘勢而為,打巧仗、打硬仗,屢建奇功。

“節省子彈”智取遵義城

黨的黎平會議後,劉伯承為紅軍總參謀長兼任中央縱隊司令員。1935年1月3日中央縱隊和第五軍團一過烏江,劉伯承立即率部奪取遵義。他向受領任務的紅一軍團第二師第六團政委王集成強調︰“現在,我們的日子是比較艱難的。既要求仗打得好,又要傷亡少,還要節省子彈。這就需要多用點智慧。”冒著大雨,部隊出敵不意佔領了遵義城外圍據點深溪水鎮,並俘獲了駐守在鎮上的一個營。王集成和團長朱秋水通過俘虜摸清了遵義城的底細,決定化裝成敵人,利用俘虜去詐城,打個便宜仗。他們把想法報告給劉伯承,劉伯承听了非常贊同︰“很好,這就是智慧。不過裝敵人一定要裝得像,千萬不能讓遵義守敵看出來。”很快,第一營第三連和偵察排及全團20多個司號員,都換上了敵軍的服裝,讓那被俘的連長和十幾個士兵走在最前面帶路。乘著夜色,隊伍順利地到達遵義城門口。城樓上的黔軍哨兵盡管盤問得十分細致,因為有俘虜答話,所以守門的士兵毫無戒備地打開了城門。紅軍戰士一擁而入,一下子把城樓上的敵人收拾掉了。20多個司號員一齊吹起了沖鋒號。後續部隊像潮水般向城內沖去。敵人也搞不清來了多少紅軍,早已失去抵抗能力,敵人有3個團從北門逃走。1月7日紅軍佔領遵義。

遵義守軍北逃的方向是婁山關、桐梓。婁山關離遵義90里,是黔北連綿大山中的一道著名險隘,像一把鐵鎖鎖住了遵義通往四川的出路。如果不及時控制婁山關,中央紅軍下一步的行動將受到極大的限制。想到這一點,劉伯承與聶榮臻立即趕往第二師駐地。劉伯承要求第四團團長耿 、政委楊成武立即帶領部隊出發,佔領婁山關後佔領桐梓,同時要“奪關快、傷亡少”。第四團領導進行認真研究和調查,決定對婁山關采取正面佯攻側翼抄襲的戰術。在一個老獵人的幫助下,部隊找到可以迂回到婁山關側後的小路,前後夾擊,在1月8日迅速攻下婁山關後佔領銅梓,保證了中央紅軍駐扎遵義的安全。

六條木船巧渡金沙江

1935年5月2日,朱德命令劉伯承率干部團1個營及總部工兵營1部,于4日上午趕到皎平渡架橋,同時偵察上游各渡河點。劉伯承叫先遣分隊都換上國民黨軍的服裝,大搖大擺地向江邊急進,沿途遇到幾股民團,一律不與之糾纏,只說︰“共軍要在這里過江,我們去執行任務,封鎖渡口。”來到離江30公里的杉落樹時,一個大胖子區長出來歡迎。劉伯承和宋任窮帶了幾個警衛人員來到了區公所。胖區長說︰“上峰來了命令,要燒船封江。”劉伯承一邊喝水一邊說︰“我們也是來執行這個任務的。你把公文拿來看看。”胖區長趕緊取出公文遞上來。劉伯承問︰“船你燒了沒有?”胖區長怕受責備,解釋說︰“剛接到公文,還沒有燒。”劉伯承說︰“很好,由我們來辦吧。”接著劉伯承又將河寬、流速、水深、守渡口的兵力等情況問清楚,然後厲聲告訴胖區長︰“我們是紅軍,你帶我們去找船,如果船發生問題,唯你是問。”胖區長嚇得大汗淋灕,乖乖帶路。找到2只船後,前衛連乘船過江,消滅了30多個保安隊人員,控制了渡口。在當地船民幫助下,又找到了4只船。

劉伯承設立渡河司令部,制定《渡河守則》,同時向朱德總司令發報︰“皎平有船6只,每日夜能渡1萬人。軍委縱隊5日可渡完。”朱德下令,全軍從皎平渡過江。劉伯承獲悉全軍都從皎平渡江,立即命令宋任窮帶領第3營翻山20里搶佔通安鎮,留下工兵連守渡口。川康邊防第一旅旅長劉元塘得知江防有失,帶了2個營來增援。結果援敵在通安北面被第3營一個沖鋒就沖垮了,劉元塘急得大哭,帶殘部逃回會理。打完仗,指戰員們感嘆,要是在江邊宿營,讓敵人翻過山居高臨下壓下來,不知道要付出多大的代價。5月4日到9日,中央紅軍主力部隊渡過金沙江,擺脫了幾十萬敵軍的圍追堵截,贏得了戰略轉移中的主動權。當薛岳的追繳軍5月16日趕到金沙江邊時,只能望江興嘆。

三發炮彈開路強渡大渡河

1935年5月12日黨的會理會議決定劉伯承任中央紅軍先遣軍司令為全軍開路。劉伯承執行和宣傳黨的民族政策,獲得彝族群眾支持,與彝族果基部落首領小葉丹在彝海結盟,使紅軍順利通過彝民區,為搶渡大渡河、飛奪瀘定橋贏得了寶貴時間。

大渡河兩岸都是崇山峻嶺,安順場渡口河寬有3000米,水深浪急無法架橋。當年石達開率領太平天國起義軍2萬人在大渡河安順場無法渡河,在清軍的追擊下全軍覆沒。5月24日晚,劉伯承向第一團第一營營長孫繼先講明情況,布置奪取安順場渡口的任務並強調︰“我們會不會成為石達開,這就看你們的了。”晚上10點戰斗開始,第一營順利佔領渡口,找到了船只和幾十名船夫。25日上午9點,第一營第二連熊長林等18人登上船在火力掩護下開始強渡大渡河。劉伯承讓人架好迫擊炮對參謀說︰“叫趙章成瞄準對岸那兩個碉堡。我們就幾發炮彈了,听命令,一定要打準。”船靠岸後,18勇士飛身下船。敵人欺紅軍人少,一個軍官指揮著200余人從碉堡里和散兵壕里鑽出來反沖鋒。劉伯承舉著望遠鏡一邊觀察一邊說︰“叫趙章成開炮。”趙章成第一炮就打在敵人碉堡頂上,接著兩炮打在敵人的隊伍中。敵人死傷很大,頓時大亂。勇士們乘勢沖鋒,佔領了主要工事,殘敵潰逃。但是船小往返時間長,乘船過河全軍要一個多月,這是敵情所不允許的。中午,毛澤東、朱德、周恩來等領導來到先遣司令部。經過研究,毛澤東歸納大家意見,決定分兵兩路,沿大渡河兩岸前進,相互策應奪取瀘定橋,在瀘定橋過河。假如兩路不能會合,劉伯承、聶榮臻率部隊單獨走,到四川搞個局面。

軍情緊急。劉、聶率領一師和干部團于27日出發,向瀘定城急行軍,29日趕到瀘定城外鐵絲溝。此時紅四團政委楊成武率領該團向瀘定橋發起總攻。敵人得知橋西橋東都來了紅軍,首尾不顧,潰不成軍。紅四團于29日17時攻佔瀘定橋,30日凌晨兩點劉伯承和聶榮臻進入瀘定城。劉伯承在瀘定橋上用力連跺三腳感慨地說︰“瀘定橋!瀘定橋!我們為你花了多少精力,費了多少心血!現在,我們勝利了!我們勝利了!”

毛澤東在《七律•長征》中用“金沙水拍雲崖暖,大渡橋橫鐵索寒”對這段歷史做了具有革命浪漫主義的回顧。這不僅是劉伯承軍旅生涯中精彩的華章,也是黨史軍史中濃墨重彩的部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